「预充值返利」模式陷庞氏骗局,「O2O加油」能撑多久?

未来真正以技术为核心,以解决油站“痛点”为目的的加油App,才能成为这个领域最后的赢家。

一键导航,就近加油,不用下车,车主可以通过手机App或微信支付,不仅快速完成加油,还有返利可收……这智能到有点浪漫的加油方式,在吸引了大量车主使用的同时,也使得很多游资快速进入“互联网加油站”的蓝海。

加油O2O

2014年开始,大量打着“智慧加油”口号的App如雨后春笋般在北京和广东等地冒了出来。但仔细观察,你就会发现,大多数功能和营销模式高度一致的加油App展开着相似的业务,一方面它们吸引大量社会游资涌入,一方面它们采取挪用预充值,烧钱高额补贴车主的方式,最终将部分加油O 2O企业拖入庞氏骗局的崩盘境地。

不过,全国11万座加油站及其智能化较低的系统,再加上全国一年近3万亿的汽车加油交易额,互联网+加油正当其时,加油O2O大浪淘沙之后,哪些企业存续,目前仍未可知。

悬崖边上的预充值返利

油通之死,死于加油App走上了理财软件的道路。

油通、油帮帮、微车等业内大多数加油App,它们上线之初,大多要求车主现场下载后才能享受服务和优惠。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多款App都要求车主在自己的平台上缴纳预存款项,部分App甚至要求预存最低额度千元以上,只有这样才能拿到加油返利。

业内人士分析,实际上此类加油App更像理财软件,加油卡充值优惠主要采用了类似分期付款的模式,车主一次性存入大笔金额,而加油却是逐笔消费,因而有一定的时间差,所获得的折扣优惠实际上就是资金沉淀后所产生的利息。

也有质疑称,这种模式类似于P2P行业的“资金池”,以高息等方式通过平台收集起投资者的资金,以吸引后来投资者的资金付给前期投资者到期的借款,而一旦中途出现坏账或者资金链断裂无法偿还,公司可能就无法继续维持。

原油通工作人员王杰称,2014年12月国泰创投的500万资金烧完后,为了维持公司运营,老板范庆河还借债180万继续烧钱。2015年底,迫不得已,油通还抽取了客户预充值储存的100多万资金维持运转,导致至今公司负债近200万元。

用户、加油站、O2O公司均是受害者

预充值被挪用,最受伤的是用户。

2015年12月28日的油通公司停止运营公告,对于退款事宜,公告宣称“部分对外债务无法正常履行”。至此,油通用户已经没有办法继续使用预充值上的钱加油或者退款。

油通倒掉对加油站也造成了负面影响,北京房山区吉利石油燕房路加油站是油通的合作加油站,

负责人侯经理称,目前加油站也遭油通欠款,他们正在向油通公司追讨。

由于同质化严重,加油O2O还有企业陷入了互相指责对方抄袭的对垒之中。已经倒闭的北京佳油宝公司官微,更新停留在2015年9月15日下午。官微上的告知函称,车到公司涉嫌侵害佳油宝公司商业秘密,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已受理该公司起诉车到公司、于畅侵害商业秘密纠纷案件。

解决供给侧痛点是出路

而乱象之下,市场开始选择那些真正专注于为油站提供互联网+平台支持服务的加油App,那些真正以技术为核心,以解决油站“痛点”为目的的加油App,将成为这个领域最后的赢家。

实际上,目前民营油站所存在的市场销售额提升空间,令部分互联网+加油企业从预充值模式中走出,更加注重解决供给侧痛点。

1、提供营销策略才是加油App的目标

在受到同行指责之后,北京加油O2O企业车到,于近期直接关闭了App中的预充值功能。车到CEO肖广表示,车到预充值最高峰的时候,存有客户的400多万现金。

肖广认同,预充值并不是加油App的目标。他认为,中国11万加油站中,存在4万多座的长尾(主要是民营,包括各地零散的外资和非“两桶油”加油站),这些加油站缺乏网络规模、品牌、营销手段。比如民营加油站在支付方式,积分卡系统,客户细分及精准营销方面缺少最基本的能力。

具体的做法是:第一阶段,由车到出人出钱帮助非国企加油站做营销模式案例;第二阶段,车到与油企共同出资发展;第三阶段,油企开始出资经营自己的差异化营销平台。

2、供给侧实现互联网化

2014年5月在深圳创建的喂车车,与车到不同的是,喂车车一开始即不进行预充值和补贴车主,他们一上场便专攻供给侧,在国内首个提出要让供给侧“智慧加油”。

所谓智慧加油,喂车车CEO罗诣称,希望帮助中国油站在供给侧实现互联网化,帮助油站尽快成为智慧油站,更好连接油站和车主,让车主寻觅油站、交易、额外增值服务的时间更短。

在吸引用户方面,喂车车只服务2.5-3公里的车主,并认为用预充值优惠或者补贴的方式,从周边长期导流车主是一个伪命题。

虽然加油O2O企业磕绊不断,但它们的出现与牺牲,无疑都是民营油站和外资油站借势互联网起飞的风口。我们需要做的是,静观这场革新能为我们带来更多的福利。

更多评论 收起评论

我要说

热门标签

更多标签

欢迎您!

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