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路协同上车,能带来什么好处?

车路协同绕不开单车智能,同时又像单车智能的升级版,这样看就不难理解福特为什么热衷于车路协同的建设。

车路协同的玩家都有谁?互联网?ICT基建?通信运营商还是车企?

答案是大家都在,车路协同(V2X)简言之是车与一切的连接,车路协同技术的应用场景包括车辆与智能基础设施互联(V2I)、车辆与车辆互联(V2V)、车辆与云端互联(V2N),以及车辆与行人互联(V2P)。

图片3.png

车路协同绕不开单车智能,同时又像单车智能的升级版,这样看就不难理解福特为什么热衷于车路协同的建设。

6月15日晚,福特在西安落地车路协同系统,该系统可以帮助用户提前预知道路交通灯的状态,在仪表盘可以显示红绿灯信号推送、绿波车速、绿灯起步提醒、闯红灯预警、道路信息播报、电子路牌六大信息功能。

红绿灯信号推送可以在驾车通过路口前,就能让车主提前获知前方路口状况,配合系统给到的绿波车速,尽可能的避免抵达路口需要等灯。此外,对于不少人等灯时容易分心,绿灯起步提醒轻松解决起步不及时的尴尬。而闯红灯预警提前提醒车主减速刹车,避免到了路口才发现是红灯而急刹车的情况出现。车主还可根据个人驾驶习惯,对灵敏度调整、声音提醒开启/关闭等进行个性化设置。

看起来似乎导航地图也能做到类似的功能。对此,福特专家解释道,地图只能推荐一条最优路线,对于实时发生的空间状态无法及时给出反应,而福特车路协同系统则是车-路-云的网络模式来实现量产应用。

车企在车路协同中是哪种角色?

在车路协同链条中,车企处于产业下游,上游包括通信设备供应商、运营商,云平台服务商,以及高精地图,还有政策的支持推进。

每一个环节就像拼成木桶的每块木板,链条上不能有明显的缺陷。

那么车企是直接面向消费者的,唯有落地才是考验技术的标准。关于功能的好坏、使用的感受,用户会更直接地反应到车企身上。

福特是车企中最突出的代表,它在2017年开始在中国布局车路协同,于2021年将技术正式应用于福特中国量产车型上。

图片1.png

福特车路协同系统是业内首款大规模搭载于量产车的车路协同产品,目前搭载于新一代蒙迪欧、全新一代福特F-150猛禽、EVOS、Mustang Mach-E、锐界PLUS以及全新探险者等六款福特车型上,实现全系标配。

截止目前,福特车路协同系统从研发到上线已迭代200多次,目前共有超过2.7万名福特车主申请注册使用车路协同系统,长沙和无锡、广州累积已有超过2500名车主在城市道路行驶中,体验到了该功能,车路协同信息推送月服务次数超过12.7万。后续功能的增加和优化可通过OTA实现,车主无需再额外加装任何硬件,并且是免费使用。

福特坦言,现在将车路协同技术铺向一个又一个城市是重中之重,但覆盖数量绝不是未来的门槛。

“车路协同在实际落地中遇到的障碍是除了车企外,其他参与方没有办法考虑到的部分,以此不断实践中去确保产品满足中国车路协同的大方向,以及未来大规模推广的商业化路线。”福特中国智能网联产品交付高级经理范衡谈及车厂在产业链中的作用。

车企在车路协同当中,承担了终端的功能,接受平台和城市管理者的信息,从而给车主用户做出指引,而并不是决策者角色。

有了车路协同,还需要单车智能吗?

福特中国智能网联产品交付高级总监何志强表示,“随着车路协同技术与高级驾驶辅助系统的融合,甚至应用于L4级自动驾驶,‘不等灯’的愿望终将成为现实。”

看似两条不相交的线,其实是同根同源。

按照中国智能网联汽车体系化的思路,各端都有向智能网联技术开发的任务。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车辆与运载学院教授李克强曾谈到过:构建智能网联汽车的中国方案,须突破“车路云网图”融合过程中的共性基础技术攻关。

在“车”领域,关键技术与零部件研发产业化,包括电子电气架构、国产芯片、系统与功能软件、智能网联功能规模应用等;

在“路”领域,智能化道路基础设施建设,强化车路协同场景应用;

在“云”领域,云控平台建设,底层数据数据平台,实现安全治理与服务的一体化;

在“网”领域,C-V2X(Cellular Vehicle-to-Everything蜂窝车联网)技术研发、测试验证与应用示范;

在“图”领域,未来,分层解耦的基础地图、高精度动态地图的基础平台建设是必须解决的重点,同时高精度地图也进入商业化应用。

在大的方向上,这是智能汽车以及智能交通发展的蓝图。在当前现状中,多领域配合打造整体智能网联汽车产业,却让车企内部不得不面对小小的尴尬和挑战。

福特认为,车路协同最终会与单车智能进行融合,但是目前还各自为独立的体系,尚无法确定一个二者达到融合的时间表。

主要原因是:一方面车路协同产品能为用户带来多大的价值,用户是否愿意买单?另一方面,车路协同的数据和服务是否可以给高阶自动驾驶做参考和使用?

范衡举例到,比如车企获取一个红绿灯的数据可以展示给车路协同消费者,但是否能直接提供给高阶自动驾驶做决策呢?答案是不确定的,该数据的维护是由城市具体的运营主体在做,日常的路面巡检、网络维护都不在车企的手中,车厂不可能单独决定,因此这样的数据也没办法直接拿给L3、L4级自动驾驶来使用。

在整个智能网联汽车体系建设下,单车智能和车路协同还将在一定时间内各自独立存在。最终殊途同归的那一天,也就是智能交通以及智慧城市通畅运行的那一天。

实现车路协同技术的大规模商业应用需要依靠多方协同合作,福特中国将逐步扩大车路协同系统的应用范围和应用场景,在诸如新一代蒙迪欧等更多高价值车型上搭载该技术,让更聪明的车与智慧的路、智慧城市互联互通,为未来出行描绘更富智能化、科技化的美好蓝图。

车云小结

今年4月,政策将强化基础设施发展提到国家重大战略的高度,车路协同就是给未来的自动驾驶汽车打造智能化新基建。

阿里、百度等互联网巨头早已参与其中,并借助云端力量广泛部署。自动驾驶技术公司蘑菇车联也在与衡阳政府的协作中做到了城市级落地。以及四维图新一类的数据运营服务商为各家平台打通接口,这次就是与福特联手打造落地西安的车路协同产品。

车路协同产业覆盖范围之广,可以容纳更多获取商业密码的企业入局,但是技术与协作问题将需要未来很长一段时间来面对和攻克。


更多评论 收起评论

我要说

热门标签

更多标签

欢迎您!

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