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家被罚250万,缺芯问题依然难解决

  • 2021/09/14
  • 车云网

市场监管总局:一些企业存在将自主定价等同于随意定价的错误观念。

作者 | 章涟漪

靴子落地。

9月10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消息,依法对上海锲特电子有限公司、上海诚胜实业有限公司、深圳市誉畅科技有限公司三家汽车芯片经销企业哄抬汽车芯片价格行为共处250万元人民币罚款。

至此,距离2021年8月3日,市场监管总局宣布对涉嫌哄抬价格的汽车芯片经销企业立案调查后,仅一个月左右时间,市场监管总局即给出了调查结果。

市场监管总局方面称,未来将继续密切关注芯片领域价格秩序,强化价格监测,严厉打击囤积居奇、哄抬价格等违法行为,维护良好市场秩序。对此,首创证券认为,市场监管机构对汽车芯片流通环节强监管有益于缓解芯片供给紧张,有益于行业补库的展开。

市场监管总局不仅打击哄抬芯片价格的行为,也会对其他商品领域的囤积居奇、哄抬价格、串通涨价等违法行为进行严厉查处。因此,中信期待认为,这说明稳定价格仍是当前政策的关注点。

被处分的三家企业是谁?

正如整车销售环节需要4S店,芯片销售环节也拥有代理商。他们主要承担垫资、备货等作用,后续延伸出售后、技术支持等业务。

而此次受到处分的三家企业皆为汽车芯片经销企业。

其中,上海锲特电子有限公司成立于2008年,经营范围包括:电子产品、电子元器件、仪器仪表、电脑及配件批发零售等。主要经营德州仪器、亚德诺半导体、安森美、飞索半导体、意法半导体和恩智浦等品牌产品。

从爱企查数据来看,上海锲特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法定代表人为徐淑荣。其中,徐淑荣持股60%;杨峰持股40%。整体来看,股权结构比较简单。

上海诚胜成立于2006年,经营范围包括电子元器件的加工、计算机领域内的技术开发/转让/服务等。目前其业务重心已从传统汽车电子扩展至新能源、节能减排等环保应用领域。主要是与半导体器件商合作,针对本地化需求进行技术开发。IC产品包括传感器信号处理IC、电机驱动IC、电源芯片、接口芯片四大类。

上海诚胜产品应用方案上海诚胜产品应用方案

从爱企查数据来看,上海诚胜注册资本为200万元,法定代表人为沈玉兵。其中,沈玉兵持股13%;沈爱莉持股87%。整体来看,股权结构比较简单。同时,沈玉兵也是江苏欣鼎亿兰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这家企业也经营电子产品及零部件的销售等。

上海锲特与上海诚胜都是小微企业。相比这两家企业,深圳誉畅背景显得复杂一些。

深圳市誉畅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时间并不算长,为2018年6月。经营范围包括电子元器件、集成电路、光电产品、半导体、仪表配件、数字电视播放产品以及通讯产品的技术开发与销售等。

值得注意的是,深圳誉畅注册资本1000万元,为湖北东峻汽车电子科技有限公司100%控股。后者由东峻实业集团(占比49%)与浙江吉利集团旗下亿咖通(占比51%)共同出资组建。

亿咖通是一家成立于2016年的汽车智能化科技公司,主要聚焦车载芯片、智能座舱、智能驾驶、高精度地图、大数据及车联网云平台等产品。

亿咖通融资信息。资料来源:爱企查亿咖通融资信息。资料来源:爱企查

在市场监管总局消息出来后,多家媒体向吉利求证。该公司表示,与深圳誉畅无投资关系。

与此同时,亿咖通也回应称,与深圳誉畅无直接投资关系。据第一财经报道,亿咖通方面表示,深圳誉畅是湖北东峻对外投资的公司,相当于是湖北亿咖通的孙公司,亿咖通不会参与该公司的日常运营。且作为一家聚焦于车载芯片、智能座舱和智能驾驶的公司,自己本身对芯片也有大量需求,不可能参与市场炒作。因此,该公司在了解情况,也在准备工商变更,退出该合资企业(湖北东峻)。

如何界定哄抬价格?

作为商业活动的一部分,汽车芯片经销企业承担着一定的风险,因此受供需关系影响,价格有一定的起伏很正常。但此次价格上涨显然超出了合理范围。

市场监管总局方面称,针对部分汽车芯片价格大幅上涨问题,今年8月,市场监管总局成立专案组,加强价格监测,全面摸排线索。

根据调查,今年以来,汽车芯片生产商、授权代理商等销售芯片价格上涨幅度为10%-15%,个别芯片上涨50%。有个别经销企业趁机恶意抢购短缺芯片,大幅加价销售,哄抬价格,牟取高额利润。

在掌握具体线索后,市场监管总局立即组建两个专项调查组,分别赴上海、深圳对汽车芯片经销企业开展调查。经查,上海锲特、上海诚胜、深圳誉畅3家经销企业大幅加价销售部分汽车芯片,如进价不到10元的芯片,以400多元的高价销售,涨幅达40倍。而在供需平衡交易条件下,汽车芯片贸易商的加价率一般为7%-10%。

面对市场变化,英飞凌、意法半导体等头部芯片厂都有不同程度上调价格,每次上调比例在10%至15%间面对市场变化,英飞凌、意法半导体等头部芯片厂都有不同程度上调价格,每次上调比例在10%至15%间

上述企业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价格法》第十四条“经营者不得有下列不正当价格行为:(三)捏造、散布涨价信息,哄抬价格,推动商品价格过高上涨”的规定,构成《价格违法行为行政处罚规定》第六条第一款第(三)项所指的“利用其他手段哄抬价格,推动商品价格过快、过高上涨的”价格违法行为。

基于此,今年9月7日,市场监管总局依法对三家经销企业哄抬汽车芯片价格行为作出行政处罚,共处罚款250万元。

在被问及“在何种情况下,经营者加价行为会被认定为哄抬价格?”时,市场监管总局表示,在调研和执法检查中发现,一些企业存在将自主定价等同于随意定价的错误观念。

对实行市场调节价的商品,经营者依据生产经营成本和市场供求状况制定价格,但不能仅强调市场供求,不考虑生产经营成本。企业要遵循公平、合法和诚实信用的定价原则,合理定价。同时,经营者价格行为,即定价策略、价格标示、运用的价格手段都受到市场监管部门监管。

在本案中,三家经销企业就是利用我国汽车芯片供需失衡,在采购价格基本稳定的情况下,大幅加价销售汽车芯片。下游汽车零配件企业因无芯片可用,面临断供违约赔偿的风险,不得不接受当事人高额报价。

市场监管总局称,经销企业这种大幅加价行为,不仅不能增加产品供应,缓解供需矛盾,反而制造紧张情绪,致使零配件制造商、车企等各环节恐慌性备货,进一步加剧供需失衡,推动价格过快、过高上涨,扰乱了市场价格秩序。

此前有原厂对于芯片囤积、涨价行为表达过担忧。由于大量企业囤货,原厂没有办法理清真实的市场需求,对于是否扩张产能、扩张多少产能,都没办法下最终决定。

缺芯问题何时能改善?

整体来看,此次市场监管总局调查结果的发布,对于行业来说,一定程度上能起到震慑、稳定的作用。但短时间内“缺芯”问题依然难以解决。

汽车芯片是汽车制造业重要元件。根据市场监管总局文件显示,一辆普通汽车需要芯片200多颗,新能源汽车则至少需要500颗。汽车芯片短缺导致我国汽车产销明显下降,我国6月份乘用车产销分别完成155.5万辆和156.9万辆,环比分别下降3.8%和4.7%。

新能源汽车芯片增量结构图。资料来源:平安证券新能源汽车芯片增量结构图。资料来源:平安证券

最新中汽协数字显示,8月我国汽车产销分别达到172.5万辆和179.9万辆,同比分别下降18.7%和17.8%。截至8月底,我国汽车产销量已连续四个月同比下滑。

中汽协副秘书长李绍华坦言,现在是芯片生产多少,汽车就生产多少。未来几个月的汽车产销情况完全依赖于芯片的供应情况。

另据上汽大众一4S店销售人员介绍,目前店内各车型现车已见底,因为缺芯问题,车型是按需排产,新车预定基本都需要1个月以上时间,甚至更多时间。

基于现状,工信部已经做了两部分工作。一方面,推动一些国内特别是国外的企业复工复产,尽可能地保障一些特定芯片的供应;另一方面,采取一些措施加快推动替代方案,通过简化审批程序、简化流程加快审批,使替代芯片尽快地推广应用。

“尽管现在得到了一定缓解,总的来看,芯片供应链紧张的问题还是要存在一段时间,当前这个问题还是比较严峻。”9月13日,在国新办举办的发布会上,田玉龙如是说。下一步,工信部将加强协调力度,加强供应链精准对接,使汽车芯片能够在供给能力上全面提升,使汽车行业平稳健康发展。

即便多方都在为芯片努力,但行业人士对今年芯片问题依然无法持乐观态度。

在李绍华看来,“尽管台积电的芯片产能在调整中,马来西亚的相关工厂也在改善生产节奏,但是目前的芯片供应情况并没有明显改善,疫情多点、多发的情况仍然有可能发生,不可预见的停工停产未来仍会不可避免,所以到今年年底,芯片短缺情况也很难有明显改善。”


更多评论 收起评论

我要说

热门标签

更多标签

欢迎您!

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