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维灏加盟长城汽车旗下毫末智行 传统车企正在撕下“制造”标签

  • 2021/02/22
  • 车云网

伴随汽车新四化的走向纵深,结合当下的人才市场供给,未来车企挖角的现象恐将越来越多。

日前,车云网从长城汽车内部人士处获悉,百度智能汽车事业部总经理顾维灏已加入长城汽车旗下毫末智行,出任CEO一职。值得一提的是,就在不久前,长城控股旗下自动驾驶公司毫末智行被曝已完成 3 亿元 Pre-A 轮融资,用于扩大人员规模及研发投入,投资方包括首钢、美团、高瓴资本等。

从目前来看,顾维灏的加入对毫末智行来说不仅仅是提升技术武力值,也是为此后毫末智行的上市积蓄人才力量。伴随汽车新四化的走向纵深,结合当下的人才市场供给,未来车企挖角的现象恐将越来越多。

顾维灏:自动驾驶的未来需要互联网与传统融合

顾维灏被大众熟知,是在2017年7月5日。当天,百度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彦宏曾向外界展示自动驾驶汽车在北京五环上行驶,而当时坐在驾驶位上的同行者就是顾维灏。在视频连线中,李彦宏还提到顾维灏在他身边,双手没有触碰方向盘。

据了解,顾维灏毕业于北京交通大学计算机应用技术专业,2003年以实习生身份加入百度,曾任百度地图事业部副总经理、百度车联网总经理。2016年9月,顾维灏出任百度新战略级业务百度L3事业部总经理。负责百度 L3 级自动驾驶、车联网、地图等多项业务。2019 年,百度自动驾驶业务经历组织架构调整,智能汽车事业部被并入自动驾驶事业部,同年底顾维灏离开百度。

顾维灏曾表示,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趋势是互联网企业、传统汽车产业厂商的深度融合,百度希望通过开放领先的技术及资源,赋予更多合作伙伴“参赛权”,调动多方力量和智慧,加速自动驾时代的到来。

据了解,毫末智行虽然成立于2019年11月,但其实已经在智能驾驶领域积累了近十年的量产经验,该公司源自长城汽车技术中心的智能驾驶前瞻分部,此前一直在长城汽车内部负责ADAS系统研发。现阶段,毫末智行正立足于城市场景下的自动驾驶乘用车和低速末端物流场景中的无人小车两种路线,推进自动驾驶商用。

顾维灏此前曾向外界强调过自动驾驶车型量产落地的价值以及未来发展自动驾驶,传统车企与互联网技术的互利关系。所以此次加盟长城汽车,顾维灏被认为找到了最适合自己的舞台。

人才“数字化”匮乏  车企挖角科技巨头或呈常态

去年9月,王凯加盟理想汽车公司,出任首席技术官(CTO),全面负责智能汽车相关技术的研发和量产工作。加入理想汽车前,王凯先生曾在全球科技公司伟世通工作8年,最高担任伟世通全球首席架构师及自动驾驶总监。

应该说,自动驾驶汽车技术要求高,不仅需要大量的时间和资源投入,更需要包括人才在内的资源整合,人才的“数字化”也被汽车产业愈加重视。

大众集团曾在成立了全新数字化实验室后,展开了新的战略布局。其中,大众将从IT行业各个领域吸纳千余名专业人士,合力开发IT技术,其中有部分人员来自于游戏行业。

据悉,在新招员工中,将有一半到德国狼堡总部的IT部门工作,还有部分员工将会被分配至柏林新成立的数字化实验室工作。新员工中大多是来自各类科技领域的高级人才,将主要负责车载互联、物联网、VR技术以及移动出行的相关工作。

大众集团董事、负责企业人力资源管理的Dr. Karlheinz Blessing曾表示:“大众在招揽致力于未来移动互联领域的人才。我们会扩大高级人才的储备量,迎接数字化、软件开发、电动车、自动驾驶以及移动互联领域的重要挑战”。

针对“数字化”人才,博世中国总裁陈玉东则表示:“只要你合格,基本来一个要一个。”此话,是博世对人工智能和软件人才的态度,其实也侧面则反映出当前市场对人才需求的急迫。

分析指出,过去,当电动化、ADAS,车联网等远远没有普及时,整车成本中80%以上都是硬件。许多业内人士用代码数量来强调软件的重要性:十年前,一辆汽车仅包含约1000万行软件代码。现如今,一辆汽车拥有约1亿行软件代码。在未来,自动驾驶汽车的软件代码量将达到3亿至5亿行。

据悉,特斯拉软件人才密度是传统主机厂的4到10倍。中国人才研究会汽车人才专业委员会理事长朱明荣也坦言:“在智能网联领域,中国在智能化(人工智能)方向发展方面的顶尖人才数量和质量,与美国相比还有非常大的差距。”

注重科创 撕下“制造公司”的标签

从特斯拉到蔚来、小鹏、威马等造新造车企,以新能源作为发展轴心,以科技作为颠覆的手段。观察几家企业的过往不难发现,撕下车企“制造公司”的标签,竖起“科技公司”的旗帜,是它们坚持在做的事情,而且也是当下不少传统车企的转型方向。

如今,包括长城在内的传统车企从互联网公司挖掘“数字化”人才便是直观地佐证。接下来,长城旗下自动驾驶公司毫末智行或将进一步挖掘此类人才。

据相关报道披露,毫末智行已完成 3 亿元 Pre-A 轮融资,本轮融资资金将主要用于扩大人员规模和研发投入。预计在2021年内,该公司北京、上海、保定三地的团队规模将达600人,是目前人数的2倍。 

其中在自动驾驶乘用车方面,毫末智行的商业模式是打造高安全性、多样性的产品,加速中高级别自动驾驶普及。据了解,毫末智行将分三步走,第一阶段,在未来两年其智能驾驶系统仍将基于 Mobileye 技术;第二阶段,采用大算力自动驾驶芯片,摆脱对 Mobileye 的依赖;第三阶段,前期投入约 20 亿元开始自研芯片。 

此外,毫末智行还计划于2022年实现盈利,并于2023年在科创板上市。

从此前上市的北汽蓝谷,到未来可能实现上市的东风岚图,越来越多企业开始成立旗下新品牌,通过独立品牌运营管理的方式与传统业务剥脱,尝试以“科技公司”的头衔入驻资本市场。

去年,跟随美股暴涨的节奏,蔚来、理想、小鹏,国内三家在美上市的新造车企业迎来蜜月期。甚至2020年第三季度,上市仅三个月的小鹏汽车美股市值一度超越包括本田、上汽集团在内的老牌车企。

罗兰贝格全球合伙人兼大中华区副总裁郑赟曾在评价造车新势力市值飙升时表示:“造车新势力定位更像是科技类公司,造车新势力产品更多按照智能移动终端来定位,其中自动驾驶,场景化应用,导致投资人士对其未来十分看好,这是根本原因。”

中国汽车工程学会名誉理事长付于武表示:“造车新势力的股市表现给传统车企带来的启示就是一定要注重科技创新。造车新势力才短短几年市值就高出传统车企,远远超出现象,其中有股民的追捧。另外,也给传统车企提了个醒,传统车企应加强金融工具使用,包括股市等在内,这是传统车企不擅长的,传统车企要重视资本力量、市场力量。”

分析认为,从传统车企频繁挖掘互联网公司人才来看,是传统车企逐步转型的重要体现。对未来的车企来说,制造已不能代表自身的全貌。事实证明,汽车工业百年,确实也到了讲技术、讲软件定义,将智能化产品体验的时候。


更多评论 收起评论

我要说

欢迎您!

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