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见丨文远知行韩旭:打一场自动驾驶的长期战争

落地于广州本土的文远知行是第一家在国内启动开放式自动驾驶运营的企业,百度紧随其后。

【智见】栏目以前沿的视角、深度的思考,对话汽车科技大咖,共同探索智能汽车发展路径,开启汽车行业新革命。智见第三期,遇见科技大咖——文远知行创始人兼CEO韩旭

微信图片_20210205120224.png

广州黄埔区,一辆蓝色的日产轩逸头顶着激光雷达自行驶来,尽管驾驶位仍然坐着安全员,这就是传说中的Robotaxi,无人驾驶出租车。

落地于广州本土的文远知行是第一家在国内启动开放式自动驾驶运营的企业,百度紧随其后。目前这是国内唯二的两家面向普通消费者开放的自动驾驶运营公司。

成立四年,自动驾驶运营400天以上,总里程数达到400万公里,这是文远知行在2021年开端交出的成绩单。不过,近日文远知行WeRide CEO韩旭在媒体沟通会上透露,这四年仍有太多东西值得反思。

图片3.png 

中国自动驾驶应该有一个比武场

目前做自动驾驶的公司有很多,面向不同的场景有不同的专攻,但是韩旭认为,只有在前期打造技术级平台,在后面具体落地的过程中才能有效深入不同的细分领域。如果一开始只以单一的场景切入,再向更高维度进阶,过程则是非常困难的。

因此,在当前这个自动驾驶大赛道上,尚缺乏一个真正展现各自实力的平台。韩旭称,中国自动驾驶众说纷纭,我觉得还是应该有一个比武场,令人遗憾的是一直没有。如果有的话,即使输了也不丢人,技术是长期的事情,输了就努力接着发展。中国有各种各样的测试场,有各种各样的主机厂,但从来没有选择一个大家都在的同一块场地上,用同一款车大家提出真正客观的技术指标,让中国一线自动驾驶公司比一场。

正如韩旭所言,国内自动驾驶缺乏这样一个比武场,从而也透露出文远知行对自己技术的自信。早前在武汉政府支持下,东风集团曾向中国所有自动驾驶公司发出邀请,但根据东风风神在武汉的数据,文远知行成为了这场比赛中的第一名,尽管文远知行拿到东风风神E70这款车的时间比其他竞争对手晚了半年。韩旭认为“因为我们的技术有很强的普适性,在一个不熟悉的平台,一两个月就变成遥遥领先第一名,更加证明我们技术的领先性。”

图片1.png 

韩旭指出,这样的竞赛设置起来并不难,由主机厂、专业测评中心、高校一起联合做评判,选择同一个车辆平台,给各家同样的开发时间,选定同样的测试区域,随机选点打车测试,在限定时间内查看平均接管率,将偶然因素通过平均方式过滤掉,就会出现最具客观性的结果。

目前,在自动驾驶行业进行技术水平比拼,仅有MPI数据(Miles Per Intervention,即每两次人工干预之间行驶的平均里程)可供参考。这种由企业自己设定测试场景、自己收集、自己上报的数据并不具备横向可比性,也让局外人倍感困惑。

在公平、专业的技术挑战赛之外,最能直接反映自动驾驶技术水平的就是自动驾驶出行服务的公开运营。

“技术好,就应该开放运营给大家看,我一直不相信有一个武林高手在深山老林一直不出来,我认为最强搏击术应该在自由搏击、UFC上面打比赛,这就是为什么文远知行一直坚持开放运营。”韩旭说道。

相信第一性原理,但不迷信

经过四年的发展,韩旭对文远知行的行进路线有深深地反思。他认为,过去最大的不足就是缺乏勇气。当行业内出现不同的声音,自我独立的思考的结果没有及时表达,反倒因为主流大公司的声音而缩小了自己的声量。

2017年初,文远知行曾表示激光雷达+毫米波雷达+摄像头技术的多传感器方案将是主流,但是没有强调着把数据对比说出来。2017年底、2018年底马斯克两次提出“全无人驾驶无接管开到旧金山任何停车场”,“豪言壮语”直到今天也没有实现,这说明完全摄像头的自动驾驶依然路途遥远。

“尽管马斯克说把激光雷达放到车上是徒劳的,但我当时说这个判断是错误的。激光雷达价格降到一定程度,所有车都会装激光雷达,我半年前就做出了这个预测。最近高端新能源电动车都装了激光雷达。”韩旭说。

home-banner-fff76c077a158456151f6777265cf6f4_副本.png 

马斯克强调第一性原理,“我们要相信第一性原理,但是不要迷信第一性原理”,韩旭总结道。并表示,或许有一天能够通过完全摄像头开车,但这还非常遥远,真正要保证安全的L4级别自动驾驶,一定是通过毫米波雷达+激光雷达+摄像头多传感器融合的方式。

另外,韩旭对L5级别自动驾驶的发展预判是,在未来十年、二十年内都难以实现,如果要让车开得好,一定要有高精地图技术。目前这一方式也为大多数所采用,比如mobileye此前表示,自己独有的众包式高精地图技术能够低成本高效率地辅助自动驾驶的实现。文远知行认为,具有快速部署、快速迭代能力,厘米级精度的高精地图技术,是实现自动驾驶的必要条件。

衍生Robobus 平台化技术才是王道

“未来谁掌握真正的自动驾驶平台化技术,谁就是王者。拥有这种强大技术能力的自动驾驶公司,将可以实施降维打击的。”韩旭说,今天做低速、慢速物流园区的企业,很有可能在未来3-5年内被一个强大的、占据战略市场的L4级自动驾驶公司降维打击,这是可能发生的事情。

2020年12月,文远知行获宇通集团领投的B1轮融资,双方共同开发的全无人驾驶小巴也首次亮相。韩旭对此回应:“为什么文远知行可以短时间做出这么漂亮的产品?Robobus和Robotaxi相似的地方远远大于差异,我们基本已经实现了一套技术支持多个平台,这是因为我们的自动驾驶系统具有很强的通用性。”

图片2.png 

技术支撑之外,成本方面文远知行也有考量。微循环小巴更偏向城市基础交通设施,韩旭称,公交车是国家补贴的,我们认为在未来,自动驾驶微循环小巴车会像水、电、煤气一样成为城市基础设施。公司不会亏钱也不会通过收费赚钱,更多是和政府合作,从城市拿到补贴也可以维护自动驾驶运营。

他强调:“有人认为Robobus的市场空间和盈利空间比Robotaxi、Robotruck小,这跟用马车思维想象汽车一样。Robobus是新物种,跟现在的公交车完全不一样。它解决的是最后三五公里的出行问题,是全新的事物。未来的Robotaxi会长得像文远知行和宇通集团开发的无人驾驶小巴一样。文远知行正在进行这方面的商业化探索,我们在行业已经遥遥领先。”

当被问到“文远知行最终是以卖技术方案还是通过运营出行服务来收费?”时,韩旭表示,这两个都是有可能性的,所有伟大公司的战略都是打出来的,现在这个时间点上还不能说什么,关键还是要技术适应市场,把握市场脉搏再做决策。在韩旭看来,开发自动驾驶技术就像开发抗癌药一样,开发出来的那一天会有巨大价值,但是这之前想追求商业价值是拔苗助长。

韩旭强调,创业的初心是支持一个创业者走下去最重要的东西。自动驾驶领域在这些年的发展中经历了起起伏伏诸多动荡,要在浮躁的市场中修炼内功,靠的正是坚持长期主义,不忘初心。

“大家问我自动驾驶还没有落地的原因是什么?是政策原因?市场原因?资本原因?都不是。最根本的原因是技术发展不够快,技术不够稳定,技术不够扎实。我们很坚定未来五年之内L4级自动驾驶一定会实现,而且是划时代、革命性、颠覆性的发展。”

韩旭用第三次出行革命来形容L4级自动驾驶。第一次出行革命是驯化马匹,用畜牧力来帮助人类出行;第二次出行革命是物理发展,在工业革命下,人类发明了蒸汽机,开始用汽车、轮船和飞机出行;第三次是人工智能大发展,让出行变得更加自由。

车云小结

韩旭是一个军事迷,时不时用各种武器比喻自动驾驶的关系,他用坦克和火炮形容L3和L4激光雷达的区别;他用加农炮和榴弹炮,形容乘用车和小巴车,而加农榴弹炮则是技术发展的结果,如同无人出租车和无人小巴车未来的界限,有可能融为一体。

自动驾驶何尝不是一场战争,既要全速前进,脚下又如履薄冰,况且还是一场持久战。

足够的融资是第一步,在文远知行完成B轮融资后,韩旭表示,这个时候更需要定力,切忌膨胀,敬畏资本,夯实技术。在第三次出行革命中实现价值,如同《价值》中所说,“在长期主义的道路上与伟大格局观者同行,做时间的朋友”。


更多评论 收起评论

我要说

欢迎您!

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