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7 发布前夕,特斯拉要求小鹏汽车交出所有自动驾驶源代码,小鹏汽车回应称「霸凌」

时间轴梳理,自动驾驶技术解析。

1.jpg

一年前,我们曾报道过入职小鹏汽车的前特斯拉员工、首席计算机视觉科学家曹光植被特斯拉起诉窃取了特斯拉自动驾驶源代码一案。详见小鹏汽车被特斯拉推上风口浪尖!何小鹏正面刚,吐槽马斯克做法不当

一年后,在小鹏汽车第二款车 P7 两天后就要上市前,特斯拉进一步向美国法庭提出了要求小鹏汽车交出所有自动驾驶源代码的诉求。

2.png

小鹏汽车随后发表声明,指称特斯拉「霸凌」:「特斯拉的过度膨胀和扭曲事实,说明这件事只不过是特斯拉为了霸凌和摧毁新生的竞争者,用各种不法手段进行的搜查。」

一、要求交出所有源代码

3.png

消息是彭博社今天上午披露的。根据彭博社文章,特斯拉在公开起诉曹光植一年多以后,再一次向法院提出了新的诉求。

重点包括:

1、希望当地法院强制要求小鹏汽车披露其自动驾驶技术源代码、交出自动驾驶硬件的图片、要求小鹏汽车员工接受质询。

2、希望拿到2018年被苹果起诉的,被指控盗取机密、跳槽小鹏的前苹果员工张晓浪的相关信息。

彭博社报道称,小鹏汽车并非两起案件的被告,而且以上两位工程师都否认犯错。特别有意思的细节则有三处。

4.jpg

首先,特斯拉指称曹与张都使用了难以追踪的 Airdrop 的方式传递机密数据。

其次,特斯拉称曹光植对 2018 年 7 月苹果前工程师张晓浪在圣何塞机场乘坐航班返回中国前被逮捕的事件格外关心。在 4 月 17 日提交法庭的文件中,特斯拉表示曹给朋友发短信说小鹏汽车和张晓浪之间:「agreed on the price before to get the documents。」

但是,彭博社同时指出,根据提交给法庭的原始文件,这句话并不是曹光植说的。

最后,曹在信息中表示苹果前工程师被捕「给所有中国人制造了不良印象」,在另一条信息中又说「很高兴我没有去小鹏,太危险了」。

5.jpg

根据我们了解,曹光植是在 2019 年 1 月从特斯拉辞职后入职了小鹏汽车的,而特斯拉对曹光植个人的起诉是在 2019 年 3 月 21 日。

在一年前的起诉中,特斯拉称曹在离职前一天清空了工作电脑的浏览记录,并在二月招揽了另一名特斯拉自动驾驶工程师到小鹏汽车。

特斯拉还称曹光植是特斯拉 AP 团队有权利访问 AP 源代码的 40 人之一,并从2018 年开始就向自己个人的 iCloud 账户上传 AP 相关源代码的完整副本。总计上传了超过 30 万个与 Autopilot 相关的文件材料。

在去年年底接受小鹏汽车聘请后, 曹光植从自己的工作电脑上删除了 12 万份文件并断开了与个人 Cloud 账户的链接。

6.jpg

此外,在去年起诉中,特斯拉还同时起诉四名入职美国自动驾驶初创公司 ZOOX 的前雇员。美国著名科技媒体 The Verge 在报道此事时,重点放在了 ZOOX 身上。

二、霸凌!?

在看到彭报社今天报道后,我们立即致电小鹏汽车。他们给了我们一份官方声明,态度同样非常强硬。

1、小鹏汽车并非该案当事人;而且一年多来,已经提供曹光植工作电脑的备份,也允许特斯拉在法庭保护令下,接触截至 2019 年 3 月 21 日(曹被特斯拉起诉之日)公司的源代码储存库进行取证。

2、至今一年,根据法证调查,「没有迹象表明任何特斯拉的源代码」,特斯拉所表现出的一切尝试,都显示出「对一个年轻竞争对手明显的霸凌行为。」

在回答彭博社询问时,小鹏汽车北美负责人更表示:

「特斯拉最近的要求已经越界,希望从我们的知识产权中搜寻到他们的东西,并且用虚假的陈述不断地诽谤和影射我们。」

小鹏汽车北美负责人同时称斯拉将两位中国工程师的行为捆绑在一起是「宣传投机行为和偏见」、「特斯拉的过度膨胀和扭曲事实,说明这件事只不过是特斯拉为了霸凌和摧毁新生的竞争者,用各种不法手段进行的搜查。」

三、时间轴

彭博社报道中写到,特斯拉称至少有 5 名前员工跳槽到了小鹏汽车,其中一名在 2017 年被任命为小鹏汽车自动驾驶副总裁,从 2018-2019 年间领导了小鹏汽车的自动驾驶研究。

为此,我们特地向小鹏汽车求证,并梳理如下。

7.jpg

特斯拉指称 2017 年加入小鹏汽车担任自动驾驶副总裁的前特斯拉员工是谷俊丽博士。

不过,从 2018 年年底开始,来自高通的吴新宙博士就已经在主导小鹏汽车的自动驾驶开发工作。小鹏汽车正式宣布吴新宙博士担任自动驾驶副总裁的时间是在 2019 年 3 月 13 日。谷博士当时因为个人原因已经退出一线管理研发岗位,并在前不久正式离开了小鹏汽车。

8.jpg

其次,从自动驾驶研发的时间轴来看很有意思。

小鹏汽车第一款车 G3 的自动驾驶研发方案是在 2015 年 12 月确定的,第二款车、也就是小鹏 P7 的自动驾驶研发方案或者说 XP3.0 的方案是在 2017 年 12 月确定的。

曹光植入职特斯拉的时间是在 2017 年 4 月。

9.jpg

2018 年 12 月 12 日,搭载了 XP 2.5 方案的 G3 宣布上市。曹光植几乎在同期,准确的说是在 2018 年 12 月 5-12 日前往小鹏公司总部面试,并收到小鹏书面录用通知的。

在接到小鹏录用通知后,曹光植在 2018 年 12 月 26 日到 2019 年 1 月 3 日期间,将特斯拉提供的工作电脑与个人 iCloud 账户切断,删除了浏览历史,并删除 12 万个文件。而曹光植在特斯拉工作期间,曾使用个人 iCloud 账户下载了 AP 和神经网络源代码库。(根据特斯拉指控及彭博社等媒体报道)

2019 年 1 月 4 日,曹光植正式入职小鹏汽车,负责自动驾驶视觉感知。2019 年 3 月,特斯拉在美国起诉曹光植窃取自动驾驶商业秘密。

10.jpg

2019 年 4 月 16 日,小鹏汽车在上海车展上宣布了P7 的消息,包括整个自动驾驶架构和可实现的功能。早前 1 个月(2019 年 3 月),我们曾采访了吴新宙,就小鹏汽车的自动驾驶方案做了 5000 字的解读报道。详见G3与E28!专访吴新宙,5000字解读小鹏自动驾驶

从这个时间轴,你们看出了什么?

1.png

早上我就此事发了一个微博,下面有句评论很有意思:「,觉得靠抄代码或者抄电路图就能做出自动驾驶的那是外行了,门槛还没这么低。」(@CaptainMarshall )

四、P7

2.jpg

特斯拉与小鹏这次硬碰硬,恰好发生在小鹏 P7 即将发布上市前夕,这引发了很多揣测。

但最关键的还是 P7 的技术到底是怎样的?

我们跟小鹏汽车负责自动驾驶研发的人聊了下,区别大致有六点。

1、泊车识别:

小鹏汽车:保留了泊车环视摄像头,基于超声波雷达+视觉融合的方案

特斯拉:没使用环视摄像头

3.jpg

2、传感器感知识别

小鹏汽车:保留了角雷达,车边周身 360 度的自动驾驶感知上使用了视觉感知和雷达的双冗余。

特斯拉:只有前雷达,从车边周身 360 度硬件传感器配置能力而言,「落后于小鹏」。

3、传感器控制方案

小鹏汽车:自研之外,保留供应商冗余的 L2 方案,因此全车有两套相对独立的传感器+控制器系统。

特斯拉:只有一套传感器+控制器系统。

4、全局定位:

小鹏汽车:通过自研软件、高精地图+IMU融合方案来实现 1 米以内的全局定位。

特斯拉:完全不同的方案

4.jpg

5、处理器:

小鹏汽车:英伟达+英飞凌的双传感器,分别负责来自 XP 和博世传感器的感知处理,互为冗余。

特斯拉:自研的 FSD 处理器,实现对 AP 的感知处理。

6、车内感知:

小鹏汽车:已经实现了自研驾驶员检测系统并会沿用在 P7 上,在 L3 系统中可实现人车共驾。

特斯拉:暂无

以上列出的六点区别,关键在于 2、3、4、5。在全自动驾驶二者均没有实现之时,小鹏认为他们与特斯拉在方案上已经有所不同。

5.jpg

根据小鹏汽车的公开声明,他们已经在法庭保护令下,让特斯拉接触了公司的源代码库,截至日期是 2019 年 3 月 21 日(曹被特斯拉起诉之日)之前。而对于特斯拉要求小鹏汽车交出之后的源代码,小鹏汽车觉得这是令人反感而且毫无道理的。

至于曹光植,小鹏汽车表示人现在在美国,停薪留职中。

五、只是开场

从全球范围来看,有关自动驾驶领域的知识产权纠纷在大幅攀升。特斯拉起诉曹光植一案拖延至今并再次掀起波澜,也进一步说明自动驾驶领域的竞争愈加残酷。

从 2019 年至今,虽然有疫情的冲击,但中美两国就知识产权、尖端技术领域已经发生多次冲撞。特斯拉与小鹏汽车的这一次激烈碰撞,其实只是大时代背景下的一朵小浪花,甚至仅仅只是开始。


更多评论 收起评论

我要说

热门标签

更多标签

欢迎您!

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