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车新势力的决战之年

2020,是中国新造车势力的退潮部分。

在疫情的腥风血雨中,造车新势力的命运引人瞩目,2020年,恐怕已经是他们最后的决战时刻了。
截止北京时间3月25日20时,除中国外的新冠肺炎累计确诊人数已经达到了349623例,昨天一天就增加了37709例。
在意大利伦巴第大区,累计确诊已经达到了30703人,医疗系统崩溃,能够被统计到的死亡人数已经达到了4178人。
在美国,过去3天,累计新增确诊人数接近3万。东北部的纽约州已经成为重灾区,累计确诊人数达到了26376人,该州州长安德鲁·科莫,在社交媒体上呼吁各方援助,透露该州呼吸机的缺口达3万套,但美国联邦政府只给他们送来了400套。
包括美国、德国、英国在内的很多国家首脑,都已经不得不下令让居民待在家里。
此时此刻,绝大多数的国家,都已经对旅游做出了禁令,大量的航班被停飞、边境关闭。
商业活动被冻结,航空业遭受重创,旅游业被冻结,国际贸易被冻结,金融体系的系统性风险正在扩大……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格奥尔基耶娃在参加完G7财长会议之后,发表公开声明,她认为,此时此刻,全球经济的严峻程度至少已经达到了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水平,或者会更加糟糕。
当经济体系遭受重创,而消费者在紧缩预算时,作为大额消费的汽车产业势必首当其冲。在这之中,造车新势力们面临的挑战将尤为艰巨,他们将何去何从?

挑   战

对于造车新势力而言,保持现金流、市场萎缩以及与之相伴的剧烈竞争将会是最大的挑战。
1.现金流压力

在危机时刻,对于造车新势力而言,做好现金流管理是第一重要的事项,这也是确保活下来的前提。

然而,私募股权融资市场恐怕已经冻结了。

这对于无法靠汽车的销售获得正向现金流造车新势力们而言,无疑是一个灾难。

从2019年开始,汽车初创公司作为一种投资标的,在资本市场已经被视为高风险资产,很多投资人在进行这样的投资时,鉴于害怕引发LP的担忧,甚至于不敢在PR中公布参与了投资的消息。

此时此刻,在全球金融危机大潮即将卷起之际,在信贷收缩,信心下滑的时候,情况正变得更加严峻。

这与在4年前形成了巨大的反差,在那个时候,一家投资公司,如果没有汽车相关的公司在他们的投资组合里面,都不好意思和同行聊天。

在2020年,汽车初创公司的私募股权融资,将会变得异常艰难。

IPO市场,也正在冻结。

2020年3月9日起,美股市场开启了连续熔断之路,居然已经给广大的投资人们史无前例地贡献了四次熔断。

二级市场在过山车般的大起大落中,不断地在蒸发财富,这会让试图通过IPO获得融资的尝试变得尴尬。

当然了,窗口不会全部关闭。

从策略上看,政府资金也应该是造车新势力们重点引发关注的途径。

昨日的G7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释放出了一个明确的信号,除了给金融市场注入大量的流动性之外,庞大的财政刺激计划将会陆续出台。

以美国为例,一个将近2万亿美元的名为ASAP的财政刺激计划。通常情况下,财政资金的风险偏好会非常之小,但在经济危机时机,政府部门不得不采取激进的措施以刺激经济的复苏。

这对一些头部造车新势力而言,是一个利好的消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蔚来汽车与合肥市政府的签约,速度也许会加快。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接受政府资金的同时,显然也需要接受一定的政府的约束。

能够拿到钱的,只能是那些被公认为“头部企业”的公司。

融资难度的大幅度攀升,将会让非常多的造车新势力,因为资金链断裂而停摆。

轰轰烈烈的新势力造车浪潮,正在逐渐消退。

一个伤感的时刻正在降临,越来越多的熟悉的朋友将会与我们话别,退出这个残酷的赛场,这未必不是个好事,该结束的时候要勇于止损。
2.需求萎缩

这是另外一个需要直面的挑战。

理想汽车创始人兼CEO李想认为,全球经济将会迎来连续几年的紧缩,不要再奢望什么报复性消费和消费反弹了。

在汽车之家的论坛上,一个用户在经过了数月的比较之后,终于决定出手购买一款造车新势力的车型,为此他已经解决了车位和充电桩的安装问题。

然而,突如其来的疫情将他的餐饮生意冲得七零八落。在这样的背景下,该用户不得不遗憾地与他选中的爱车说再见。

需求全面进入收缩周期,已经难以阻挡。

国际贸易遭受冻结,将会让很多依赖国际市场的中小型出口贸易型的企业停摆;为了控制疫情而采取的人际和社交隔绝,让商业循环的速度大幅度降了下来,这会让航空、交通等产业遭到重创;此外,旅游业、酒店、餐饮、房地产等关键产业都在承受着史无前例的不景气。

对于绝大多数的人而言,未来1-2年的收入下滑,基本上是可以预期的,而一些核心竞争力稍微弱一点的人士,失业的风险在加大。

全球范围之内的失业率上升将是可以预计之事。

此外,全球股票市场的不断下跌,让很多消费者的财富持续缩水,这也将会重创大额消费的意愿。

在“解禁”之后,短期之内,一些日常的消费也许会有所恢复甚至是反弹,但像房地产、汽车等需要信贷支撑的大额消费,需求的大幅下滑是几无悬念。

全球汽车市场的全面收缩,是一个大概率事件,所有的造车新势力,需要重新调整年度销售目标。

与此同时,全球经济也会进入结构调整期。

当然了,5G和AI正在孕育着他们的力量,在数年之后,会给这个世界带来全新的机会。
可以忘掉供应链的问题了,需求不足才是最根本的挑战。
3.竞争加剧

在市场萎缩时,往往伴随着更加激烈的竞争压力,因为所有的企业都想保住自己的销量,扩大市场份额。

市场衰退时期所展开的竞争,会更加血腥和致命。
在2020年,特斯拉和强势的传统车企们,不会放缓攻击市场的步伐,尤其是中国的新能源汽车市场。
2020年2月,尽管中国车市整体销量下滑接近80%,特斯拉在华依然完成了3900辆的终端销售,一举占据了新能源销量排行榜的第一名。而第二名广汽新能源Aion S的销量仅为1433辆,第三名比亚迪秦EV的销量为1429辆。
2020年3月19日,特斯拉上海工厂的周产能超过了3000辆,这是一个不好的信号,埃隆-马斯克准备向中国市场发起大肆的进攻。
在美国、欧洲市场受新冠肺炎疫情冲击而停摆之后,特斯拉实现2020年度销售目标面临的考验正变得严峻。
此时此刻,中国已经率先控制住了病毒的扩散,并正在稳步恢复社会的正常运转,在这样的背景之下,中国市场将成为特斯拉冲刺年度销售目标的主力战场。
埃隆-马斯克的攻势,将会给造车新势力们带来额外的竞争压力。
在另一方面,强势的传统汽车巨头们的攻势,并不会被疫情延缓。
尽管北美、欧洲等绝对大多数的传统企业在此时此刻不得不关闭各自所在国家的制造工厂,这会伤害到这些企业的现金流和盈利状况。
多数传统车企,也许会在短期内丧失向新能源市场发动攻势的能力,但这并不代表着想大众、丰田等强势传统车企,会放慢智能电动化转型的步伐。
对于任何一家传统车企而言,时间是更加致命的战略资源。
因为,储备了大量现金的科技企业不会停下蚕食市场份额的步伐,苹果、Alphabet们不会等着你们恢复元气,把战壕挖好再发动进攻,他们将会以“痛打落水狗”的精神,去颠覆汽车市场。
传统汽车巨头们,也需要与时间赛跑。
对于所有的造车新势力而言,一个常识是:市场不好的时候,竞争会更加惨烈。

机   会

危与机往往相伴而生,对于造车新势力而言,越是惨烈的时候,越是强者脱颖而出的时刻,真正的大战还没有爆发,市场还留下了一些机会。

1.奠定格局之战

2020年,是中国的造车新势力确定格局之年,也是确定命运之年。
在此之前,也许从某种意义而言,有一些企业早已脱颖而出,但是这一切都需要经受市场的检验。
那些实力雄厚的、体系能力强的造车新势力,将会在这个艰难的年度脱颖而出,确定格局。
在这样的格局明朗之后,所有的外部资源将会向头部造车新势力集中。
这些杀出一条血路的造车新势力们,在经历了“艰难而又光辉”的2020年之后,将会收获巨大的荣光。
他们将会成为名正言顺的“希望之星”,代表着一股新的中国本土势力,进入全球智能电动化竞赛的赛场中央。
这些企业,在供应链上的市场地位将会得以大幅的改善,无人将再敢小视他们。因为他们知道,错过这些企业就如错过当初的苹果、特斯拉。
外部的资本,也将会向这些企业集中。
月销量跨越2000辆会是一个基本的门槛,手里还需要有一款明星车型,还需要有强大的智能化能力储备。

这是关键的一年,上则天堂,下则地狱。

幸运儿不会多,也许是3家。
1.png
2.宝贵的市场窗口
尽管整体车市让人感到失望,但各国政府出台庞大的经济刺激政策是可以预计的选择,中国政府也不会例外。
汽车作为支柱产业,会同时拉升消费和工业产值,拥有庞大的带动效应,大概率会是刺激政策之下率先受益的行业。
此刻,比较明确的消息是,广东、浙江等地方政府,已经新增了限牌城市的购车指标。一个未经确认的消息是,北京市拟新增10万个购车指标。
通常情况下,政府会更倾向于发放新能源汽车指标。
此外,相信还会有更多的针对新能源汽车的“组合政策”正在酝酿,财政补贴,还将会得以继续保留,也是可以期待之事。
另外,鉴于新能源汽车的基盘还比较小,市场渗透率不到5%,整体大盘的走势和这个市场的走势并不一定会呈现出绝对的正相关。
2019年,中国新能源汽车的销量仅为120.6万辆。
而中国有4亿中产阶级,居民部门在银行里储蓄超过70万亿元,负债只有30万亿元,这里还有巨大的消费增长空间。
网约车和出租车市场,依然是政府政策主导下的刚性消费,限牌城市的新能源指标,也是会是刚性消费。
一款好车型,甚至可以对这个市场带来很大的增量。
而随着越来越多优秀的智能电动车型的上市,将会给消费者带来更好的使用体验,所形成的“口碑效应”,将会带动消费者的购买欲。
蔚来在这方面的表现令人印象深刻。
对于造车新势力而言,此时此刻的新能源汽车市场,竞争的饱和程度依然不高。 
传统车企巨头们,除了比亚迪之外,其他的大部队至少要等到2020年底,才能陆续出现在这个市场上。
特斯拉Model 3会吃掉一部分市场,但还会留下非常大的空间。
2020年,这是造车新势力们,在中国这个巨大的电动车市场,最后的壮大自己的时间窗口期。
接下来的2021年,将会迎来更加激烈的战斗。
此刻,造车新势力已经别无选择,在控制开支的同时,也要在营销、服务和运营上加大创新力度,力争在艰难的环境和激烈的竞争中杀出重围。
3.智能化突围
这会是部分造车新势力独一无二的优势。
哪怕是特斯拉,鉴于其在IVI上采用了Linux系统,导致了应用生态体验非常糟糕。
比如,其移植过去的QQ音乐,很多功能都不能用。在此之前,特斯拉的地图、浏览器都曾饱受诟病。
在短期之内,传统车企巨头在EEA架构、车载娱乐系统和车控APP上,恐怕还难以追赶造车新势力的步伐。
尤其是小鹏、理想和蔚来这些本身有着强烈互联网基因的团队,在这方面的优势将会更加突出。
远程控制车辆、语音控制车辆,车内丰富的内容、媒体资源,都将会改善用户的用车体验,并形成良好的口碑。
良好的互联网体验,加上自动驾驶能力,会让造车新势力的车型给人以非常smart的形象,有望形成一个独特的智能电动车细分市场。
会发生什么?

在如此决定性的时刻,造车新势力们若想杀开一条血路,他们会采取哪些行动呢?以下恐怕会是一些可以想象的到的举措。

1.猛攻市场

这是战略选择,所有的企业都会这么做。但在攻击市场时,依然需要控制成本,聪明地花钱变得非常重要,直击本质和创新非常重要。

2.强化智能化优势

这是新势力市场攻势中的重中之重,让核心竞争力变成用户在购车选择中越来越重要的考量因素,是必须要达成的目标。

3.强化服务

对于造车新势力而言,用户满意度是生存之本。尽可能大地扩大口碑效应,是他们逐步积累起来的势能。

满意的总驾驶频次和里程,代表着一家企业的品牌势能。所以,从运营策略上讲,鼓励用户不断地用车是重要的。

4.强化质量

这是一家造车新势力的生存之本,另一方面,质量的持续提升也将可以大幅度降低售后的成本,为自己减负。

所有的造车新势力,必须要让自己旗下车型的故障率低于传统车企,这是他们生存下来的基本门槛。

5.强化组织

让团队拥有创业意识、创新意识、主人翁意识、质量意识和用户服务意识,对于任何一家造车新势力而言,是脱颖而出的基础。

企业的创始人们,应该花更多的时间在打造卓越组织上。

当然了,也许所有的这些都做了,也不一定会有好的结果,但不做一定不会有结果。

汽车产业最残酷的地方在于,在4年前做产品定义的时候,就已经决定了很大一部分的结果。 

尾声

2014年,是中国汽车创业的元年。
从这一年起,数百家新成立的初创企业,涌进了汽车创业这个赛道,所有的人都怀揣着打造一个万亿美元超级企业的憧憬。
伴随着风起云涌的投资浪潮。
相对而言,创立于2003的特斯拉会更幸福一些,它有着15年的独自发展时间,这是先发者的红利。
那时候没有一家传统车企有兴趣大规模进军新能源汽车产业,这给了马斯克很多犯错的机会。
2018年,特斯拉Model 3走出产能地狱,迎来了腾飞之旅。
2019年,全球汽车巨头基本上都确定了向智能电动化转型作为战略决策,并为此倾斜了大量的资金。
2020年下半年,传统汽车巨头大量的车型将会上市;2021年,比较大规模的攻势将会到来。
对于中国的造车新势力而言,作为后来者,残酷之处在于,市场只留给他们做一代车型的时间窗口。
2020年,是这些造车新势力们最后的壮大自己的时间窗口。
尤为不幸的是,在如此关键的时刻,还遭遇了罕见的疫情,以及正在到来的、无比艰难的全球经济收缩周期。
2020年,毫无疑问,是中国造车新势力的退潮时分。

当然了,真正的英雄也将会在艰难的时刻横空出世,给消费者带来惊喜,给中国本土汽车产业带来惊喜。


更多评论 收起评论

我要说

热门标签

更多标签

欢迎您!

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