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恩逃离日本后首次发声:我感觉我像是个人质

  • 2020/01/09
  • 车云网

十几年的交情也没能好聚好散。

“他们不把我当成人,他们把我当成动物或者物品,我只能在有监控监听的情况下,和我妻子见面。他们的检察官是老大,他们的检察官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他们一直在拖时间,我想快速审判是任何人都应享有的人权,但是我完全没有享受到。如果继续在日本待下去,我可能会死在日本,我感觉我像是个人质。”

北京时间1月8日晚间,前雷诺-日产-三菱董事长戈恩在逃亡黎巴嫩后首度公开现身发声,言语间无不是指责与控诉,长达两个小时的发布会,似乎没有办法让戈恩讲述完整其被关押400多天的委屈。尽管他全程亢奋,用四国语言讲述着这400多天的经历,言语间还掺杂着他自己的幽默,但究竟还是少了点当初的骄傲。

他的愤怒和日本方面的指责形成了两个对立面,谁对谁错目前尚未可知,此时再用“好人”或者是“坏人”来形容戈恩好像都显得过于片面,只是那段曾经拯救两大汽车企业的身影已经变成了站在话筒后喋喋不休的老头。

“如果不想死在日本,就必须离开”

整场发布会戈恩主要做了两件事:辩解和指责。

戈恩表示日产汽车此前对自己的控诉完全是“毫无根据”的,他表示这是日本检察机关和日产高管的一场阴谋,戈恩称:“对于我的指控是没有证据,他们没有公布我所有的文件。他们骚扰我的妻子,监视我的所有行动。他们一开始就告诉我必须认罪,他们不想找到真相,只是想让我认罪。14个月的痛楚是被一些人别有用心策划的,是一个有组织性的阴谋。”

并且他表示,这次逃离日本并不是在逃离法律的审判,而是“逃离不公正和政治迫害”,这其中戈恩明确提出的人员为曾为日产汽车处理政府事务的Hitoshi Kawaguchi、日产的法定审计师Hidetoshi Imazu和日产董事会成员Masakazu Toyoda。

在戈恩的表述中,日本检察人员甚至跟他说过,“承认,一切就结束了。我们不仅会调查你,还会调查你的家人。”他表示日本司法体系的不公平,促使他需要更快的逃离日本。戈恩称:“我离开日本是因为我想要正义,这是恢复名誉的唯一办法。如果在日本得不到公平,那么在另外地方总能得到。”,他甚至表示自己觉得“如果不想死在日本,就必须离开”。

他表示日本检察机关向媒体透露了错误的信息,并没有追溯真实情况,“原来说好是2019年11月公判,但是,在12月25日,法官突然告诉我,要推迟。因为检察方面说,不能同时进行两个裁判。那么,我的第一个裁判延迟到2020年的4月,另一个裁判,检察官说不会在2020年内举行。检察院在决定我的命运,检察院在破坏法律,他们在操纵情报,向记者传递消息,隐瞒证据。”一场长达5年的官司是戈恩绝对不能接受的。

大概这就是戈恩宁可抛弃15亿日元保释金也要离开日本的关键原因。

这一离开,戈恩失去的绝不是15亿日元保释金这么简单,在日产从事十几年的情谊也荡然无存,但是留下的是什么,或许除了为自己辩解的机会和活下的机会外还有些什么戈恩没有透露的,也许未来的某一天我们会被告知,也许就随着时间消失殆尽了。

尽管全程的指控让人们似乎看见了戈恩和日产之间的拿到鸿沟,但是戈恩却在最后表述到:“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发生后,许多人都逃离了日本,但是我回到了日本。我和我的员工们商议如何复兴。为了日本,我做了许多的事。但是,最后在日本遭遇如何冷酷的待遇,是我从来没有想过的事情,我很伤感。”他也表示他仍然爱日本、爱日本人民,爱日产公司。

那这份“爱”,究竟如何变成了“恨”呢?

没有人能将戈恩的一生定论

也许这就是一场西川广人的反杀。

这种看起来想法来太像是阿加莎·克里斯蒂笔下的侦探能想出来的阴谋论了,可是时间节点过于“刚好”,实在没有办法不让人多想。

在一年多前,戈恩在东京羽田机场被日本检方带走,而戈恩被捕事件之前,曾有外媒爆料戈恩计划在此次董事会上撤换日产汽车CEO西川广人的职务,而裁撤的目的是扫除雷诺和日产合并的最大阻碍。结果西川广人则先为自己扫除了障碍。

整个事件的缘由其实还要追溯到1998年,那时雷诺刚刚在戈恩的领导下重整旗鼓,就跑到亚洲收购了在金融危机中即将面临破产的日产汽车36.8%的股权,在戈恩提出雷诺与日产合并前,雷诺持有日产汽车43.4%的股份,日产则只有雷诺15%的股份,比这些数字更重要的是,日产没有雷诺的投票权。这里面还有一个隐藏细节:雷诺集团最大的股东是拥有15%股权的法国政府。

这就意味着,当前这个不仅走出困局,而且走向世界主流汽车梯队的日产,话语权在法国。日本本土苦心经营几十年的企业就这么让法国人说了算?日本人心里自然又有疙瘩的。

戈恩认为:“日产这边觉得如果他们不想有法国人指手划脚,最好的方法就是把我赶走,其实在日产工作这段时间内,雷诺其实并没有很大的影响力,一直给日产很高的自制力,但是日产并没有这样的感觉,始终没有达成协议。”

另外,当初为了拯救濒临破产的日产,戈恩降本增效在日本人看来是冷酷的,没有人性的。

在《一个成本杀手的管理自白》中,戈恩自己曾经提到,他无视日本的商业传统,上台就减少一半的零件供应商,卖掉了所有非汽车相关产业。这在短时间内的确使日产得到了快速回复,但是与之相伴的是那些被裁掉的日本员工的痛苦。有道日本经济体制的影响,他们在被裁后大多经历了破产,重压之下甚至有人选择轻生。日本媒体曾经公开表述:戈恩的成功是上万个日本普通家庭的破碎堆出来的。

而戈恩本人对此不以为然,他曾经在多个公开场合表示过对日本文化无感,他的狂妄使得全日本对其都存在这抵触情绪,甚至是报复情绪。即便是现在戈恩发声表示自己对日本充满爱,但全然不能弥补当时日本民众的愤怒。

戈恩的杀伐决断让日本民众对其充满了敌意,但是没了这份“果决”,日产面临了一个什么情况呢?

在戈恩被捕后,日产的市值已经亏了100亿美金,他被捕的每一天日产都要亏损4000万美金,“他们说要让戈恩的时代翻篇,的确,现在这三个品牌已经没有未来了。”戈恩如是说

被日本人恨之入骨的卡洛斯·戈恩在黎巴嫩是一位英雄,是是海外黎巴嫩人成功的标杆,在戈恩昂刚被捕的时候,黎巴嫩首都贝鲁特的街头甚至还出现过支持戈恩的广告。黎巴嫩内政部长马奇诺克也曾强硬表态:“一只黎巴嫩凤凰是不会被日本太阳烤焦的。”

不管戈恩是不是那只黎巴嫩的凤凰,日本的太阳一定不会轻易放过他的。

在戈恩发声的发布会后没多久,日本检方就发出声明,声明中指出,戈恩所述的关于日本检方和日产共谋才导致其被捕的说法为捏造内容,其本人也未能证明自己的行为是正当的。东京地方检察官办公室在一份声明中也表示,戈恩逃离日本的方式本身就可能构成犯罪。

日产方面则指出,除了在日本被起诉外,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也认定戈恩虚报薪酬及其他一系列行为均为欺诈行为,而他的出逃也不会影响日产对他责任的追究。

车云小结

作为旁观者,戈恩和日产以及日本政府之间的爱恨纠缠还有很多朦胧的部分,比如戈恩究竟是否中饱私囊?他的出逃全程细节如何?日本检方是否无视戈恩人权?无论怎么说,戈恩出逃记也刚刚写了一半,戈恩不会轻易放过日产,日本人也不会轻易放过戈恩,只是那十几年的情谊,必然是散了。


更多评论 收起评论

我要说

热门标签

更多标签

欢迎您!

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