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还债生死时速

“FF是我的生命。”

11月26日,距市中心23公里的洛杉矶西南角,原本僻静的法拉第未来(FF)美国总部罕见地热闹。从当地时间早上9点开始,挂有FF公司标志的临街大门仍然紧闭,另一个方向的侧门却不断有车辆经过层层检查进入工厂内。

不远万里从中国赶来的35位债权人,此行唯一的目的,是见贾跃亭一面。

赴美两年多,深居简出的贾跃亭喊了无数次回国还债,但与国内债权人之间的拉锯战始终没有进展。不久前,曾将FF视为救命稻草的贾跃亭终于决定告别过去,放弃FF的CEO职位,申请个人破产重组,试图彻底摘掉那顶“老赖”的帽子。这一次,是他首次直面“债主”,与来自20家债权机构的35位债权人及律师代表在美国会面。

他在会上向全体债权人致歉,承诺有信心尽快达成符合各方利益的债务重组方案,彻底解决债务问题,并在12月中下旬对新的方案再次进行投票。

贾跃亭和债权人在美国洛杉矶总部见面 来源:FF贾跃亭和债权人在美国洛杉矶总部见面 来源:FF

对于早已从创业明星沦为“老赖”的贾跃亭来说,即便真的有心还债,能否获得债权人信任也还是个未知数。这位单枪匹马面对32亿美元债务的独行者,还债回国之路势必要翻过几座大山。长达9个小时的见面会,只是迈出了第一步。

博弈

长达9个小时的沟通会,以贾跃亭向债权人展现诚意和实力为主题。他带着债权人参观公司、体验FF91预量产车,请FF高管出面介绍公司最新进展,并向所有人讲解债务重组方案。

时隔多年终于愿意拿出真金白银偿还债务贾跃亭,将“彻底还债、恢复声誉、把FF做成实现梦想”当作下一阶段人生最重要的目标。但在大部分债权人眼中,他还是那个多次失信且“囊中羞涩”的“老赖”。

FF91正式发布 来源:贾跃亭微博FF91正式发布 来源:贾跃亭微博

即便加上已经冻结的存款、基金、债券和股票,贾跃亭申报的金融资产也只有660万美元。这个数字,与他目前面临的32亿美元债务总额相比,无疑只是杯水车薪。更何况,对于等待多年的债权人来说,拿到现金落袋为安才是当务之急。

僧多粥少,除了和贾跃亭的博弈,不同阵营的债务人之间也展开了激烈的“竞争”。不同身份背后,是截然不同的诉求和立场。

上海懒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懒财”)的美国代理律师克里斯·科伯恩(ChrisCogburn)没有收到此次邀请,他为此感到“愤怒”。

上海懒财在不久前声称,贾跃亭在提出破产申请前,已利用空壳公司及“一些混淆视听的手段”隐藏资产。科伯恩也强调,贾跃亭借用他人名义拥有大量财产,“他通过各种渠道控制”。贾跃亭在破产申请中解释称,他原本价值890万美元的洛杉矶豪宅早已在2017年易手,目前只是以每月3.2万美元的价格租住,但这仍然成为部分债权人眼中隐匿财产的佐证之一。

此外,贾跃亭希望更多债权人能够“看到FF91的未来”,但科伯恩认为,从商业角度看,个人破产重组方案是将未来几年FF可能带来的权益预支给债权人,一旦FF不能正常运转甚至失败,债权人将一无所有。

对此,接近FF的知情人士向未来汽车日报(ID:auto-time)表示,和大多数债权人利益不符甚至相悖的企业,的确不在此次邀请之列。

他表示,个别债权人之所以阻挠破产重组方案通过,目的是“以超低价剥夺贾跃亭所持FF股权,进而控制FF公司”。上海懒财已在美国冻结了贾跃亭的大量股权,如果破产清算,“他们将是唯一的受益者,其他债权人得不到赔偿”。但如果破产重组方案获得法院通过,懒财的冻结申请就失效了,股权及收益将被分给所有债权人。“如果懒财成功,老贾失败,其他债权人将跟老贾一样一无所有。”上述知情人士告诉未来汽车日报,“如果老贾破产重组成功,其他债权人还有一线希望。”

贾跃亭个人代理律师张淼也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表示,目前的破产重组方案如果被驳回,恶意债权人可以独吞这部分资产。“除了他们以外,其他的债权人并没有在美国提起诉讼,他们在资产变卖上处于第一顺位。”

贾跃亭债务处理小组提交的文件显示,贾跃亭持有的FF股权价值约为12亿美元,债权人数量为100到199人。

“接下来可能演化成债务人之间的博弈。”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助理教授何欢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表示,“就像赛跑一样,跑在前面去美国起诉的人会反对重组计划。有担保的更倾向于清算,无担保的就看谁在追偿中跑在前面。”

放手

此时,距离贾跃亭正式发布FF91并哽咽着喊出“Allin”的口号,已经过去了近四年之久。

4年前,贾跃亭提出要通过跨界创造一个前所未有的商业奇迹,“扼住命运的喉咙”开启造车之路,有人嗤笑他不是疯子就是骗子,也有人对此深信不疑。

从“白衣骑士”孙宏斌到前首富许家印,贾跃亭的造车梦也曾吸引多位大佬为之买单。但每次短暂的“蜜月期”过后,贾跃亭都和投资方不欢而散,FF也在一次次的希望和失望中走到了悬崖边缘,陷入难以解决的资金困境。

一年前,许家印斥资8亿美元,为再次陷入“钱荒”窘境的FF注入了一剂强心针。这也让人们一度以为,FF91距离量产上市只有一步之遥。但很快,风雨飘摇的FF在资金和时间都十分紧张的情况下,与投资方恒大决裂并开始了诉讼拉锯战。双方争夺的重点之一,是公司的控制权掌握在谁的手里。

许家印参观FF总部 来源:FF许家印参观FF总部 来源:FF

今年3月,再次陷入资金困境的FF宣布与游戏公司第九城市联手成立合资公司,并引进投资机构为FF91量产募集资金。但截至目前,双方计划仍没有下文。据媒体报道,双方今年6月曾修改协议,推迟款项支付时间。FF新任CEO毕福康在谈及关于第九城市的融资时,也语焉不详。

多次试图自救但最终失败后,9月3日,贾跃亭以卸任CEO的方式与FF划清界限,并正式任命毕福康担任全球CEO。对他而言,这是一个异常艰难但不得不作的决定。

当曾经的创始人变成限制公司发展的绊脚石,贾跃亭的放手也在情理之中。毕竟,确保FF活下来才是第一要务。

据界面新闻报道,去年11月,FF中国与某银行会谈,该银行明确表示只要贾跃亭还拥有FF股份,就不可能为其融资。广州市某政府部门也在一份书面回复中表示,“贾跃亭这位失信被执行人依旧担任FF的CEO,这给FF中国业务和项目带来极其负面的影响。这会破坏政府机关对该项目的支持力度,建议股东方调整他的CEO职位。”

但问题是,贾跃亭放弃4年的坚守,能否换来FF的未来?

翻身

贾跃亭赴美专心造车后,FF91的量产上市一度被视为他东山再起的机会。即使是如今开启“后贾跃亭时代”的FF,也仍然是其还债之路上的关键一环。贾跃亭在公开信中直言,把FF做成是彻底还债的前提。

“只要我们把公司做成功,债权人就会赚钱。如果得不到他们的支持,公司无法恢复运营,这个时候他们才会损失。”毕福康在债权人大会结束后称,“现在的情况很简单,我们都是在同一艘船上的,我们需要卸下负担,融得资金,执行我们的计划。”他还表示,最好的结果是有利于多方,在没有更好选择的情况下,他相信债权人一定会选择双赢,而不是双输。

“FF上市就是贾跃亭的翻身稻草。”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助理教授何欢表示,贾跃亭之所以选择债务重组而不是破产清算,也是为了能够自由管理自己的营业事务。换句话说,按照贾跃亭的设想,如果FF成功IPO,他不仅能够偿还债务,将来还有东山再起的可能。但如果全部清算,“可能就没有了商业未来”。

FF91正式发布 来源:FFFF91正式发布 来源:F

自毕福康接替贾跃亭担任CEO以来,FF重新变得活跃,力证其造车故事还远未结束。

11月14日,FF开启新一轮高管变动,引入新的产品执行副总裁和全球供应链组织高级副总裁,并宣布新任CFO“已经在来的路上”。毕福康解释称,此次人员变更主要是为了加强管理,加快产品交付计划,降低研发和运营成本,以及最重要的融资计划。

FF公布的最新消息显示,FF91将在成功完成股权融资后约9个月内开始交付,下一款电动车FF81及未来车型的核心技术开发准备工作也将尽快完成。此外,FF将在股权融资结束后的12至15个月内首次公开募股。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融资是毕福康解决“难产”问题的关键。11月20日,毕福康携FF91亮相2019美国洛杉矶国际车展,并首次公开内饰。

毕福康出席2019美国洛杉矶国际车展 来源:网络毕福康出席2019美国洛杉矶国际车展 来源:网络

但就在不久后的11月26日,毕福康又改口称FF并不会在明年实现量产,最新量产时间将在2021年,而且具体量产哪个车型还是个未知数。即便实现量产上市,迟到5年的FF91,也很难说还有多强的市场竞争力。他还表示,FF并不靠卖车赚钱,而是像当年贾跃亭为乐视所规划的,主要是互联网生态,靠扩展服务赚钱。

没有人知道,FF是否会走上乐视的老路。

不久前,贾跃亭在一封公开信中向百余名债权人致歉,明确承认他是乐视生态失败的第一责任人,但同时也强调,还债、回国和把FF做成,仍然是他的梦想。“活着是一种责任,活着就有百万种可能,活着你的故事就没有结束。”

“FF是我的生命。债务重组的成功与否决定了FF的生死,也决定了各位债权人的利益。”贾跃亭在债权人大会上表示。

这是他的最后一搏。他花了8年时间从草根到创业明星,短短两年内又从巅峰跌落成为“全世界欠债最多的老赖”,“人生的大起大落莫过于此”。试图通过破产重组迎来“重生”的贾跃亭,故事仍将继续。


更多评论 收起评论

我要说

欢迎您!

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