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子江汽车集团雷洪钧:如果冲着补贴去做氢能汽车必死无疑

氢能汽车前提必须是纯电动,如果纯电动没有搞好,就搞氢能,大家就被忽悠了。

编者按:9月11日-14日,由国务院国资委、工业和信息化部及广州市人民政府等相关部门做指导,中国机械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中国机械国际合作股份有限公司主办的第四届广州国际新能源、节能及智能汽车展览会在广州保利世贸博展览馆举办。

期间,由车云网和中国机械国际合作股份有限公司举办,电动邦联合主办的“新生态新势能——2019新能源汽车大会”于9月12日-13日在广州保利世贸博览馆三层举行。本次大会以”新生态 新势能”为主题,邀请业内重量级专家及企业大咖参会,将围绕”后补贴时代的新能源汽车生存之道”、“智能充电的大赛道”、“新能源的氢趋势”等话题分三场进行讨论,共同探讨新生态下新能源汽车的未来发展之道。

论坛期间,扬子江汽车集团总工程师雷洪钧以“理清纯电动汽车与氢能汽车发展关系的研究”为主题发表了演讲,以下为演讲实录。

扬子江汽车集团总工程师雷洪钧扬子江汽车集团总工程师雷洪钧

各位嘉宾,早上好。

我叫雷洪钧,雷厉风行的雷,声音洪亮的洪,千钧一发的钧,做事一定要雷厉风行,说话一定要声音洪亮。

没有能源,氢能汽车也做不了,做了也没有人要,我也不是最终用户,真正的用户还是开车的人,我在国内做氢能汽车是三年前,我介绍一下行业的发展具备哪些条件,否则就是盲目的做。如果冲着国家补贴去做,绝对必死无疑的。因为补贴是多少你搞不清楚,补贴条件也搞不清楚。

我给大家介绍一下我的体会,供在座各位参考,不一定对。

现在电动汽车有的专家说电动汽车不节能,发展节能汽车实际上不节能,有的说要发展混合动力,有的说要发展纯电动,我们没有何老师的高度,因为我们是做产品的,首先要搞清楚他们的高度,我今天听了何老师的报告,我更理清楚了氢能汽车到底做不做,做多少,做什么样的氢能汽车,这是我今天的收获。

因为我们在基层,首先要感谢政策,如果政策搞错了,我们不是政策的制定者,也不是路线制定者,只是路线执行者。我们基层的要清楚,有没有新能源汽车。在我这个层面,我认为没有新能源汽车,因为我的高度不够,我就是一个种田的,就两种汽车,一个内燃机汽车,一个是电动汽车。如果说电是清洁能源,我的电动汽车就是新能源,只有电动汽车跟新能源最接近,其他没有办法,煤不是新能源,只有水、太阳能、光伏是新能源,电动汽车如果用的电,电里面用了这些能源,就是新能源了。电动汽车就是新能源,人家问电动汽车是不是新能源,我说是的,电动汽车就是新能源汽车。

我是做基层的,不是做建议的,我要理解中央的政策是什么,发展新能源政策的方针政策我们要理解,我们不是讨论,因为讨论不是我们这个层面的,而是执行。企业一定要有定力,到底听谁的,听何老师的吗?黄老师的吗?都不听,而是听工信部的,因为工信部是发补贴的。专家学者的观点是说给政府听的,我们基层听政府的。

发展新能源汽车,我国基础是什么?纯电动是主力,是核心。纯电动汽车是主力,为什么?因为电是核心,只有电才是有保证的。

这是天津举行的2019年中国汽车产业发展国际论坛,关于我国如何发展燃料电池汽车的讨论,非常热烈,媒体反响空前。

氢能汽车和插电纯电动汽车有什么关系?我今天已经清楚了。氢能汽车前提必须是纯电动,如果纯电动没有搞好,就搞氢能,大家就被忽悠了。

我认为通过何老师所讲的,电是第一核心能源,氢估计是存储电能的一个载体,电很多地方不能用,必须存起来,夏天有很多电,存到冬天用。因为电浪费得太多,所以才发现氢能,如果电没有浪费,氢就不存在,不管怎么转化还是靠电转化,自己不会转。电存不了,用氢存,由电变成氢,由氢再变成电,浪费多少?浪费比不浪费好。 搞氢能汽车,电搞不下去了,去做氢能汽车。 

氢能汽车全部是把电池缩小一点,实际上就是电动汽车。电动汽车现在做不起来,是因为什么?不是因为成本问题,成本有政府补贴,现在主要是里程做不起来,2008年做的时候80公里,没有办法,我就发明了用无轨电车轨道充电,跑一趟充一次。电能量太低,没有办法。后来发明了插电式,又发明增程式,日本人就做混合动力,我们混合动力做不好,要从弯道超车,道找到了,但是超过不去。

电动汽车,从2008年到现在,11年时间,我非常自豪的跟大家说,我国的公交车纯电动已经满足了,或者说及格了。我曾经统计过,公交车每天跑198公里,公交车公司领导跟我说,你考虑过救灾没有?今天晚上加班怎么办?如果有人去市委闹事,市委让我们把他拖过来,你考虑没有?电动汽车要300公里,现在我很自豪跟大家说,现在我国电动公交车已经到300公里,不是我的功劳,是电池厂的功劳。

我希望多装电量,现在很多专家攻击的是多装电池,电池不能多装,我们前期是80公里的前提下,挖掘很多资源和潜力,很多厂家长安放在前面车厢、后面的车厢,都是不安全的,我们装电池已经装到了极限,但是电量必须增加。

公交车普遍是300公里,2020年全国的公交车全部实行电动化,目标是60万辆。电动汽车是不是耗能?跟电量多少没有关系,跟续航里程没有关系,主要跟耗电量没有关系,用电耗得多,比柴油气耗得多,就浪费了。

我们把电动车做好后,为什么要做氢能汽车。从大的方面来解释,是电能的存储,因为电浪费很大。刚才何老师有一个新的概念,原来我一直提倡的是白天不要充电,刚才何老师说最好中午充电。我们做电动汽车主要是晚上充电,一般满足一天的运营里程,一天跑200公里,跑300公里还可以应急。

下一步千万不要做天然气公交车了,因为已经有了,你去做电动汽车做不了的。纯电动已经到了530公里,所以上下班城市里面,530公里续航里程,充一次电没有问题,如果上下班只有100公里,晚上充600度电,在中途还可以卖电,今后开电动汽车不要钱并不遥远了,能把电存起来,再卖给电网,这个技术已经出来了,产品还没有配套。

下一步买电动汽车要想着晚上充电,白天卖掉,就不用花钱了。我们在努力,一定让大家实现晚上充电,白天卖电,因为晚上的电便宜,白天的电贵,大家就不用花钱了,还可以卖钱赚钱,这是我们发展纯电动让大家致富的门道。

电网我管不了,加氢站我也管不了。燃料电池跑3000小时到5000小时,八年时间大概要换三台,第一台有补贴,第二第三台怎么办?还有加氢站,这也是一个问题,现在武汉市加氢站不允许三环以内,必须三环以外,因为安全解决不了。我们一定要把它做安全,本身不安全是肯定的,目前标准法规缺失。

我的观点是氢能汽车一定要跟电动汽车比例关系适应,电动汽车往前走十年,氢能汽车落实了十年,现在很多人都在说氢能汽车可以替代电动汽车,我认为这个观点不太科学,我的观点是氢能汽车一定在电动汽车的基础之上,电动汽车能做的地方,氢能汽车不要做,船做电动,我也尝试过,几乎不可靠。

通俗来说,电是发展电动汽车的前提,我们发展电动汽车的时候有一个最大的前提,电是不缺的。有很多专家说,全国所有2.5亿汽车全部换成电动的,也不缺电。后来我跟国家电网的专家说,他说电永远是先行发展,车发展,电也发展。现在氢能发展不一样,氢在哪里?连保障都没有。目前氢的发展速度很快,目前为止全国有4千辆氢能汽车。

宋秋玲和衣宝廉两位专家,一位说氢气管理体系还没有起来,发展氢能汽车“氢的供应体系”还没有起来。一位说已经发展起来了。我的研究结论是,氢气是燃料,还不是普用能源,汽车是民用品,自然要求有安全的能源保障体系。氢气目前还是工业用的原料,离汽车用的能源要求相差太远。氢气是燃料,但是作用能源,还是二次能源,与电能性质向接近,但是电早就是核心能源。

氢能汽车是核心技术是氢燃料电池,我理解衣宝廉院士说的是技术层面,成熟的意思是可以用,但是能不能达到用户要求,我想有很大的距离。但是这也是可以往前做的。

目前核心技术和零部件技术尚未突破,基础设施建设不足,标准法规缺失。衣院士说的,2017年以来,有65款氢燃料电池车型已经进入工信部汽车产品公告,2018年氢燃料电池销量1527辆。

我的观点是如果发展氢燃料电池地方政府补贴,就可以大量去做,如果没有地方政府补贴,你就不要做得太快。


更多评论 收起评论

我要说

欢迎您!

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