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役动力电池回收:成本收益难平衡,安全环保存隐忧

动力电池回收目前处在起步的乱局中。

沃特玛废旧动力电池沃特玛废旧动力电池

是金矿?还是地雷?新能源汽车兴起之后,动力电池回收的价值和紧迫性就不断被讨论。

新能源汽车2014年初步兴起,2015年爆发,2016年、2017年快速增长,按照动力电池3-5年使用寿命估算,第一批动力电池退役高峰即将到来。退役动力电池如果不能妥善处理,将带来巨大的环境与安全隐患,同时还会造成资源浪费。
《电动汽车观察家》与企业负责人和相关专家沟通时发现,由于产业发展处于初期阶段,政策法规尚在完善过程中,动力电池回收行业存在较多问题,尤其是行业扩张盲目、退役电池数量少,一些不合规、不合理的情况时有发生。

1盲目上产能,监管难度大

目前实际产能远超动力电池报废量。根据中汽中心数据,2018年,动力电池回收行业“白名单”企业已形成产能42.75万吨,而行业中规划新建和扩建产能已达126.15万吨。
所谓“白名单”名单里的企业是工信部认可的合规回收企业,目前公布了一批入围企业,分别是浙江徽州华友钴新材料有限公司;江西贑州市豪鹏科技有限公司;湖北荆门格林美新材料有限公司;湖南邦普循环科技有限公司;广东光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共有5家。
但这5家并不是动力电池回收的唯一主体,非“白名单”的合法企业也可以回收动力电池。
据测算,2018-2020年,国内动力电池报废量分别为3.95万吨、15.27万吨和27.73万吨,合计近50万吨。
车用动力电池车用动力电池
目前来看,2018年已经形成的产能已经达到实际动力电池退役量的16倍。上述动力电池回收产能还仅仅是统计了5家白名单企业,实际产能恐怕要远远超过这组数据。
根据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数据,2018年国内累计的实际动力电池退役量大约为2.65万吨,不到一半的动力电池流入到5家“白名单”企业中。
某电池回收企业的一位高管张先生向《电动汽车观察家》透露,其实真正流入到5家企业内的远远不到一半,估计大约在5000吨左右。
其他废旧动力电池流向何处了呢?
非白名单企业。
据中汽中心情政研室项目主管李震彪介绍,目前非“白名单”企业有两类,一类是具备相应环保、安全等技术能力,但是还没来得及申报和入选“白名单”的企业;一类就是所谓的小作坊,属于违法违规企业,根本没有生产资质,处于法律监管以外。
这两类企业的数据就很难统计。
李震彪告诉《电动汽车观察家》,想要获得准确数据很难。因为当前废旧动力电池回收利用市场相关数据统计制度还没有建立,每年退役的废旧动力电池和实际回收到数据统计都不完整。
不能确定数量,更难掌握流向。这使得行业监管非常困难。

2退役电池少 引发非理性竞争

“狼多肉少”,非理性竞价情况时有发生。某电池回收企业一名高管张先生向《电动汽车观察家》举了一个例子,在一次某知名车企的废旧动力梯次电池招标会上,某回收企业以超过400元/kWh的价格拍得该批次电池。“这个价格已经将近新电池价格的一半,这种价格拍得的电池几乎不可能盈利。”张先生直言,“这种状况时有发生。”
既然如此,企业为何亏损宁愿亏损也要拍得电池?
深圳金凯博自动化测试有限公司为动力电池回收企业提供回收设备。该公司的销售经理丘世文告诉《电动汽车观察家》,回收企业高价拍电池相当于在业内做了一次广告。整车企业考虑的是如何将回收来的废旧电池卖个好价钱,业内有人愿意出高价购买,整车企业自然愿意让这家尽量多参与竞拍。这家电池回收企业也能得到更多货源。
在张先生看来,高价获得废旧电池的再生企业可以获得一些宣传的亮点和吸引更多的资本投入。但部分车企在通过招标获得废旧电池处理的高额回报后,却缺失了对招标企业的安全和环保的监督。
北京赛德美资源再利用研究院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赵小勇也坦言,因为目前退役的动力电池数量太少,远远达不到规模化生产,其实目前企业普遍是亏损状态。
既然普遍不赚钱,为何企业纷纷规划相关产能?
张先生认为,导致产能迅速扩张的原因主要有两个。

一是近几年钴、镍的价格不断上涨,让不少企业和资本看到了商机,“尤其去年钴价一度超过60万元/吨;目前镍价已经超过11万元/吨。”

钴粉钴粉

随着技术不断进步,退役动力电池拆解后的回收率在逐渐提升,动力电池回收的经济型也在提升。
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率情况
微信图片_20190813133300.jpg
另一个是行业协会过分强调动力电池回收的产值,对环保和安全重视不足,导致越来越多的非相关社会资本,在对产业没有充分了解的情况下纷纷投资。“这些企业的环保和安全条件,也着实令人担忧。”
某动力电池回收企业的高管李先生告诉《电动汽车观察家》,湿法冶金需要大量水源,由于添加剂多为酸、碱,污水处理不当将会造成较为严重的污染;火法回收将排出大量废气,不完全燃烧还会产生二噁英,属于致癌物质。
“一般情况下,湿法冶金是无法通过一、二线及环保敏感城市的环评,他们一般会将产线建立在三四线城市。”赵小勇表示。
《电动汽车观察家》查阅了一下,目前“白名单”上的五家企业,工厂确实基本都设在三四线城市,分别位于浙江衢州、江西贑州、湖北荆门、长沙宁乡县、广东汕头。
赵小勇认为,如果环保意识强的话,环保问题相对会好很多。如果企业环保意识薄弱,当地政府环保意识也不强的话,还是会存在较大的环保隐患的。

3安全环保成本高

张先生直言,废旧动力电池在运输、仓储、处理及后期正规再利用的门槛很高,需要大量资金投入,如果没有合理的利润,这些都无从保证。
首先运输成本不低。“有的企业为了降低成本,直接将收购的废旧电池用普通车辆运输,也有企业中途改换成普通车辆运输,这在事实上已经是违法行为。而相关的车企缺失对回收企业的监管,忽略了生产者延伸制的责任,一旦发生安全事故,车企难辞其咎”张先生说。

根据《道路危险货物运输管理规定》,锂电池组属于第9类危险品杂项。按照规定,应该采用危险货物运输车辆运输。

为降低成本铤而走险。张先生说,一般情况下,危险物品厢式运输车的成本是10元/公里以上,是普通运输车辆2-3倍的价格。“由于电池数量相对较少,很多时候不能满车运输,导致电池运输单价成本很高。”
危险品运输车危险品运输车
其次,动力电池的仓储等级也非常高,需要丙二类以上防护等级。所谓丙二类仓库是指可储存丙类火灾危险性物品的、具备二级耐火等级的仓库。“这类仓库由于消防等级较高,企业往往采用自建的方式,建设成本很高。”
近期发布的《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服务网点建设规范(征求意见稿)》对废旧动力电池有详细的存储要求。
例如,“5.4网点场地要求”,集中贮存型回收服务网点的贮存面积应不低于100平方米,废旧动力蓄电池贮存量应不超过40吨……
“5.5网点设施要求”,提到回收服务网点应配套编码识别设备、搬运工具、废液收集装备、温湿度监测装置、贮存货架、消防安全设备等基础设施。贮存B类及C类废旧动力蓄电池的回收服务网点还应配置防爆箱、放电柜、应急盐水池等专业设施。
这些只是退役动力电池存储环节的部分要求,拆解回收过程的投入更高。
电池拆解机器人电池拆解机器人
张先生表示,以环保成本较高的火法工艺为例,环保设备投入是总成本的40%左右,包含二次燃烧室,除尘设备,冷却设备,喷淋设备,活性炭吸附设备等。其他回收工艺,环保投资也要占到固定资产投资的20%以上。
据《电动汽车观察家》了解,一般电池回收企业的固定投资都在1000万以上,也就是说,环保设备的一次性投资在200万元以上,火法工艺则在400万元以上。

除了一次性投入成本,在环保设备运行过程中还要继续增加成本,例如或火法中要消除排放中的二噁英就要进行有氧燃烧,加入天然气等燃料混合充分燃烧等等。

电池无害化处理装置电池无害化处理装置

如何让企业自觉遵守安全、环保规定,除了政府层面安全、环保监管到位以外,在产业规模扩大以后,合理的回报应当能为此提供基础。
动力电池回收目前处在起步的乱局中。一定的准入门槛、合理的电池回收价格、完善的追溯体系、明确的责任主体……中国动力电池回收业走上健康稳定地可持续发展道路,挑战不少。

更多评论 收起评论

我要说

欢迎您!

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