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4重卡自动驾驶商业化:分五个阶段、要数十亿美元

重卡自动驾驶在内的各个不同商业化领域的自动驾驶公司,一定会经历洗牌的过程。

行驶在干线公路网络的各类重卡,源源不断的将生产资料和商品,输送到生产的聚集地——工厂,或者是各个人类的聚集地——城市,构成了人类社会的基础设施——干线物流。
以高速公路为主的干线公路网络,是干线物流最主要的场景,这也是重卡自动驾驶首先要征服的场景。重卡一旦实现自动驾驶,将会降低整个社会生产和运输环节的成本,从而降低社会的整体运营成本。
这就是重卡自动驾驶的魅力所在,也是重卡自动驾驶从业者孜孜以求的目标。当然,我们这里指的是L4级别的重卡自动驾驶,和所有其他L4级别自动驾驶商业化领域一样,L4级别重卡自动驾驶也很难。
但是,难,从来不是不做的借口。华为推HarmonyOS鸿蒙操作系统,要建立系统生态也是非常难,但还是要做的,并且是要有节奏的进行拆分来做。重卡自动驾驶商业化也是这样,那么,L4重卡自动驾驶商业化该如何拆分呢?

01五个阶段的划分和做什么

自动驾驶的商业化,注定是一个长周期和大投入的事情。对于一个长周期的事情而言,参与者要做好的是进行预判,并且对整个周期进行划分,然后根据划分的每个环节,逐一进行资源和资金方面的调配。
志在L4重卡自动驾驶初创公司智加科技创始人刘万千,认为L4重卡自动驾驶商业化的实现,需要通过以下五个阶段,并且消耗数十亿美元,才可能实现。下面是这五个阶段的具体划分:

1原型期

原型期要做好三件事:1、证明L4重卡自动驾驶是值得做的;2、提出大致的技术方向;3、找好合作伙伴一起做。
在找合作伙伴方面,智加科技可能是重卡自动驾驶领域,在技术、制造(量产)和场景三个领域组了最好的局,除了技术是智加科技需要自身突破外,在制造和场景两个领域,都找到了对应的合作伙伴。
制造方面的合作伙伴是一汽解放,一汽解放在中国的重卡市场份额最高。在场景方面的合作伙伴是满帮集团,在重卡领域车货信息匹配方面,也是全国无平台能出其右。

2工程验证期

工程验证期,要做的是验证这个技术的可能性,需要搭建两套系统:设计系统和验证系统。难点在于工程的蝴蝶效应,修改任何一行代码,都有可能影响整个系统的安全性,这就需要建立一套系统、一套流程和一套合作方式,来确保技术验证的过程的可靠性。
工程验证的结果,就是要证明自动驾驶的安全性。这个证明的过程,在刘万千看来,因为工程蝴蝶效应的存在,并不是通过路测验证,而是通过系统、流程和合作方式,建立仿真系统进行验证,一设计,一边验证。所有的道路测试,都是在采集数据、采集场景。

3设计验证期

可能是因为现在智加科技还处在完成原型期,刚进入工程验证期的阶段,对于设计验证期这个阶段,刘万千并没有过多的分享自己的观点,可能是不方便或者是尚未形成。
在车智君看来,设计验证期,就是要把此前工程验证期验证的自动驾驶系统,与量产车进行融合设计,从而设计出一款真正的自动驾驶重卡。这也是目前,整个市场上面临的问题之一,就是缺乏真正为自动驾驶技术而生的重卡车辆。
不光是重卡领域还没有完全为自动驾驶而生的车辆,即便是数量最大、车型最多的乘用车,同样是没有真正为自动驾驶而生的车辆,车辆本身就是硬件,自动驾驶系统是软件,只有软硬结合,才可能实现。

4生产验证期

生产验证期,就是要进行流水线上生产的准备,包括供应链的准备和工厂的准备,生产验证期要做的是要把供应链打通、把工厂建设好。这可能是重卡主机厂要做的市场,例如,这就是一汽解放要做的事情。

5量产

量产就是规模化的问题,到了这个阶段,就到了自动驾驶重卡大规模商业化的时候了。到了这个时候,场景方的作用就显示出来了。类似满帮这样的平台的作用,将会在这个阶段发挥最大的效果,将自动驾驶重卡进行规模的商业化运营。

02五个阶段需要的时间和资金量

对于重卡自动驾驶商业化而言,不同的阶段,需要不同的参与者,提供不同的资源,在不同的时间范围内,达到不同的目的。那么上述的五个阶段,又各自需要多长的时间和需要耗费多少的资金呢?
需要说明的是,在不同的阶段,不同的主导者,因为资源和自身的原因,需要的时间自然也是不一样,在这里只能给个大概的时间段,并不代表真实的情况,仅供参考。
原型期需要的时间大概是12月-18个月,需要的资金是1亿美元;工程验证期需要24个月,需要的资金大概是2-3亿美元;设计验证期需要24-36个月,需要的资金是5-10亿美元;生产验证期和量产阶段,这就回到了现在重卡生产熟悉的步骤,这与生产规模有关,保守估计也是10亿美元以上的投资金额。
总得来说,整个L4重卡自动驾驶真正迎来规模商业化,在时间上,至少是需要60个月的时间,这里考虑到有些事情的可以同步进行的,在资金上,至少也是需要20亿美元了,更大的规模自然需要更多的钱。
当然了,这是整个重卡自动驾驶产业链去分担这笔费用的,或者说,这是希望在重卡自动驾驶领域分蛋糕的资本或玩家需要进行的投入,例如,技术公司应该承担或者募集技术研发、验证的成本;主机厂应该分担设计验证和生产验证的成本;场景方应该承担量产化的成本。
这是一个长周期的事情,需要的是耐心和耐力。从业者需要的是耐心,进行技术的打磨;资本也需要耐心,等待摘取自动驾驶商业化的成果。作为最具破坏力的创新,自动驾驶需要的是等待。

03总结

现行的城市规划、道路建设和交通规则,都是经历了上百年的积累,才有了现在的一切。自动驾驶技术的到来,将会改变交通规则、改变道路建设、改变城市规划,这同样是需要时间。
如果非要说一个时间节点,五年可能才能看到端倪,10年可能才能看到规模,因为这个改变实在是太大了。车智君坚信,自动驾驶一定会实现,实现的过程则是漫长的,所有的公司都需要注意公司周期与行业周期。
上述L4重卡自动驾驶商业化五个阶段的划分,其实使用与其他领域的自动驾驶商业化,包括乘用车的自动驾驶商业化、矿区港口领域的自动驾驶商业化、最后一公里末端物流配送的自动驾驶商业化等。不同的只是时间、资金和资源。
包括重卡自动驾驶在内的各个不同商业化领域的自动驾驶公司,一定会经历洗牌的过程,首先将浑水摸鱼的玩家淘汰、其次将技术能力不足的玩家淘汰、再次将商业能力不足的玩家淘汰,如此反复,才能冒出最终的赢家。


更多评论 收起评论

我要说

欢迎您!

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