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底特律

我们无从得知,也许从它的过去和现在我们可以找到一些端倪。

公元2038年,底特律再次成为美国的工业之都。在这个城市,仿生人和人类一起生活,家政、保安、司机等服务行业全都被仿生人代理。再次回到巅峰的底特律彷佛赢回了失落已久的荣耀,但是这里的人民依然没有走出高失业率、高犯罪率的阴影。

这是去年索尼发售的游戏《底特律:变人》中的场景,有了AI工业的注入,底特律摇身一变,似乎比硅谷还要时髦。但现实中的底特律满目疮痍,到处是闲置的房屋,彷佛只比死亡之城切尔诺贝利好一点。

我们不禁疑问,《底特律:变人》是不是在毫无根基的痴人说梦?20年后底特律能否刷新面目,像游戏中那样问鼎AI时代?我们无从得知,也许从它的过去和现在我们可以找到一些端倪。

底特律崛起

1896年,亨利·福特在这里造出了他的第一辆汽车。17年后,福特海兰公园工厂开发出世界上第一条T型车流水线,开启了汽车工业史上的伟大变革。到1927年,T型车累计生产1500万辆,当时全世界一半以上的注册汽车都是福特。

1908年,威廉·C·杜兰特买下了别克汽车,并推出了C型车,通用汽车公司在别克汽车公司和奥兹汽车公司的基础上成立了。

1925年,曾经担任过通用汽车公司执行副总裁的沃特·P·克莱斯勒,改组了马克斯威尔公司,更名为克莱斯勒汽车公司。

至此,美国三大汽车公司在底特律拉开了美国工业的序幕。

为什么是底特律?内河水运曾是美国最重要的运输方式,同在五大湖区的匹兹堡19世纪末已经率先依靠资源优势和交通优势成为钢铁之都,汽车工业落户在底特律也就理所当然了。

汽车工业在当时是美国最大的制造业部门,而汽车工业又聚集在底特律周围,仅这一产业在鼎盛时期就为美国提供了高达1300万个就业岗位,3500亿美元的产值。底特律是名副其实的汽车之城,也是20世纪美国工业的表率。

50年代末,这座面积不过370平方公里的城市人口达到了180万,是美国的第五大城市,仅就人口密度而言现在的上海还没有当时的底特律高。

底特律暴动

进入60年代,美国经济开始疲软,底特律强劲的发展步伐也开始放慢。同时,上世纪60年代也是美国种族主义运动最盛的时候,种族矛盾到达了爆发点。

   “一场改变不可避免,只是‘什么时候’和‘在哪里’发生的问题”,这是2017年上映的反映底特律暴动的电影《底特律》的旁白。

1967年7月23日,几名白人警察突袭一家黑人酒馆,当地居民强烈抗议,并在之后的5天内引发了大规模的暴力冲突。最终美国政府动用了2000人国民警卫队和近万名警察平息了暴动。这场暴动最终造成了43人死亡,2000多人受伤,3800人被捕。

这场骚乱让本来就摩擦不断的种族仇恨进一步被放大,许多中产阶级白人逃出了底特律,来自南方的非裔美国人不断迁入。

暴动后,黑人把持的多数党成功上台,科勒曼·扬成为底特律的第一位黑人市长。他在位长达20年,采取了一系列有利于黑人的执政方针。作为曾经的福特工人,他和工会关系也很密切,这一切都为底特律日后的萧条埋下了伏笔。

白人在底特律人口中比例从最高峰的84%急剧下降,到近些年比例已经不足10%。

美国联合汽车工会

如果种族摩擦是推倒底特律的第一张多米诺骨牌,美国联合汽车工会(UAW)则一直把底特律压的喘不过气。

美国联合汽车工会(UAW)被称为"世界上最具战斗力的工会",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通过连续的大规模罢工和暴力冲突,完成了对底特律的征服。1948年,美国联合汽车工会(UAW)逼迫底特律三大汽车厂签订合同,以保障工人的高福利和高工资。

美国汽车工业传记《底特律往事》中不乏讽刺地形容了底特律工人的高福利,“通用已经成为全美最大的处方药独立买家”。通用每生产一辆车医疗保险费的支出是1500美元,而丰田只有110美元,过高的福利让劳动密集型的三大汽车厂不堪重负。

《底特律往事》还记载了关于失业的福利,工人如果因为工厂关门失业,可以在接下来的48周内在不干活的情况下拿到95%的工资。48周之后这一切就结束了吗?没有,因为通用汽车公司跟工会之间还达成了一个协议。48周之后,所有的失业工人都可以进入一个叫“职位银行”的机构。在这里,你只需要每天上下班打卡,在那里待着,不需要干活,仍然可以拿到95%的工资,时间最长的人,在“职位银行”待了12年之久。

这一切,在高速发展的行业和高利润时期,都不算太大的问题,但是现在天黑了,狼来了。

美国去工业化和日本汽车的崛起

二战胜利后,美国人的荣誉感和自豪感爆棚,加上经济增长较快、国民收入稳步提高以及燃油价格相对低廉,底特律各大汽车厂开始沉迷于制造性格张扬的大排量“肌肉车”。大排量汽车同时也可以保证更高的利润,以负担美国逐渐抬高的人工成本,这在当时无论是文化上还是商业上都是比较明智的选择。

但外部的变化打破了这种平衡,1973年和1978年,先后因为中东战争和两伊战争爆发了两次石油危机,油价暴涨。但是,好日子已经过了太久的底特律三大汽车厂骑虎难下,为了利润考量仍然主力生产大排量的多功能运动型汽车,油价从1美元/加仑飙升到了4美元/加仑,三大汽车厂的竞争力急剧变弱,市场开始倾向于更省油的日本车。

其实早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丰田就开始着手在美国建设工厂。精明的丰田避开了美国联合汽车工会(UAW)势力最强的底特律、亚特兰大,把工厂建在了内华达,并且依靠当地政府成功挡住了美国联合汽车工会(UAW)的进攻。但是这时,市面上的丰田汽车主要还是依靠从日本进口。因为日本人工成本较低,三大汽车厂商觉得不公平,要求美国政府督促丰田在美国建厂。

一组直观的数据,丰田的本土工人生产67辆车/人/年,每个小时收入是40-45美元。而通用的工人生产21辆车/人/年,每个小时收入则达到了70-75美元。

适逢70年代,美国开始实行去工业化的政策,汽车产业纷纷把工厂往墨西哥、日本等地外迁。产业外迁对本就已经日趋凋敝的底特律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接二连三的打击如果还不够致命,那么底特律终于迎来了“最后一击”。

1985年,美国、日本、德国、法国、英国五国在纽约签订了《广场协议》后,日本企业利用日元升值的机会,大幅增加海外投资,将大量产能转移到海外。三大汽车厂终于“遂愿”了,日本丰田汽车公司在美进一步扩大投资建厂,在美国先后开办了10家工厂,累计投资220亿美元,在美国雇用13.6万员工。丰田在美工厂通过大量的工作,统统把工会拒之门外,胜利的天平进一步的向日本厂商倾斜。

新建的汽车厂在选址时都在刻意远离底特律,原有的汽车产业也在逐步外迁,底特律被抛弃了。底特律所在的密歇根州,这个在巅峰时几乎涵盖了全美汽车工业的地方,到今天汽车产量只占美国的22%。

活在记忆中的底特律

1925年,福特在它的第一个工厂上面盖起了一间剧院,当时底特律还是全世界最富有的城市之一。70年代底特律开始下坡时这座剧院又被改造成了摇滚俱乐部,而后它又随着底特律的消沉开始荒废,近些年这座楼被信用卡公司买下变成了停车厂。

在2002年上映的埃米纳姆自传电影《8英里》中,白人hip-hop歌手阿姆倍受歧视,他和黑人hip-hop厂牌Freeworld其中一场群殴就是在这里拍摄的。

The Great Tour第三季第一集,三剑客也在这座楼中测试了他们所驾驶的三辆大排量“肌肉车”的音浪,让这个发明了V8发动机的地方再一次感受轰鸣。

人们通过不同的方式唤醒对底特律的记忆,去描述自己内心中的那个底特律,这些年底特律出现在人们眼前的时候更多的是一段文化符号。

犯罪之城正在复苏?

时间拉回到现在,底特律还有70万人在生活,失业率高达18%,犯罪率是其他城市的5倍。在犯罪最严重的社区,每1000人,就有60人是犯罪受害者。在这里,肯德基的收银台全副武装,比大多数银行柜台还要夸张。

在这里,到处都是破败的厂房和房屋,15万的各种类型建筑处于荒废状态,40%的路灯是不亮的,1美元的房子成了这个城市世人皆知的噩梦。

在过山车般的曲线之后,底特律已经到达谷底。然而,转机也在破败中酝酿。

2011年,密歇根州里克·斯奈德出任密西根州州长,这个任期内每年都要访华寻找投资的男人成了底特律的救星。

经过两年的筹备,2013年7月18日,负债超过180亿美元的底特律正式申请破产保护。同年12月4日,联邦法院裁决通过破产保护。2014年底,联邦政府免除了底特律政府70亿美元的债务。

经过疾风骤雨般的瘦身之后,如今的底特律轻装上阵,它在里克·斯奈德带领下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里克·斯奈德很懂得利用现有的优势,他是个坚定的自动驾驶技术信仰者,他知道这个新的产业机会底特律不能缺席,密西根州不能缺席。

重新出发的底特律正在依托密西根产业带和密西根大学,打造一个基于传统车企、造车新势力、车机供应商、芯片及传感器等多个维度的未来出行产业链。

密西根州拥有两个永久和专门建造的自动驾驶汽车试验场,小镇MCity和美国智能出行中心(ACM)。

Mcity是世界上第一个专门为测试无人驾驶汽车、V2V/V2I车联网技术而建造的小镇,这个占地约13万平米的小镇目前是商业化运营,同时可以容纳两家公司进行测试。

而美国智能出行中心(ACM)则是比Mcity要大10倍的项目,作为美国交通部指定的10 座自动驾驶汽车试验场之一,它已经吸引到AT&T、伟世通、丰田、福特、北美现代、斯巴鲁美国、Adient、IEEE、微软、西门子等一众相关产业公司进行合作。

除了每年的访华,密西根州政府在2016年还拨款成立了密西根—中国创新中心(MCIC),专门用于引进中国项目到密西根落地。福耀玻璃、长安汽车美国研发中心、世界最大的车轮制造商——中信戴卡,都是这个中心的引进项目,也都成功在密西根州安家落户。

美国的再工业化

特朗普自上任以来,再工业化一直是其执政纲领的重中之重。他的那句“让美国再次伟大”无疑戳中了很多底特律人的心坎,这句话彷佛是为底特律量身定做的。

2017年12月22日,特朗普签署了30年来美国最大规模的减税法案,以期美国制造业回归,以及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今年三月份,特朗普在一天之内连发5条推特呼唤通用,希望通用加快和UAW的谈判进度,尽快关闭中国工厂,把工厂全部都开到美国去。

在外部,特朗普把矛头直指中国,2019年5月10日,美国将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加征的关税从10%上调至25%。

对内降低税费,对国外进口产品征收高额关税,这一系列的操作,无疑都是在为美国再工业化铺路。

而这波再工业化浪潮中,资本密集型和技术密集型企业是美国工业回归的重点,而汽车制造特别是以自动驾驶为基础的智能汽车产业刚好符合这个特征,是美国工业回归的重中之重。底特律这个老牌汽车之城,彷佛再一次的矗立在时代的浪潮之巅。

汽车行业的齿轮正在艰难的转动

商人出身的特朗普,深知企业的痛处所在。他曾多次抨击工会领袖,指责糟糕的工会政策和工会领导使得大量的工作机会流向海外。美国联合汽车工会(UAW)虽然不是最恰当的背锅者,但却也逃脱不了干系。

这些年,在美国去工业化和日本汽车席卷美国的双重压力下,再加上美国联合汽车工会(UAW)内部贪腐事件频频爆出,大多数工人并不愿意缴纳5%的会员费,退出了工会组织。美国联合汽车工会(UAW)的成员数从巅峰时期的150万人降到了现在的70万人。

现在的美国联合汽车工会(UAW)能量和巅峰时期已经相去甚远,大多数的工人并不愿意在自己的工厂里建立工会。

去年,中国的福耀玻璃在入美18个月之后终于摆脱了美国联合汽车工会(UAW),福耀美国工厂并没有建立工会组织。

在提到美国的工业回归问题,曹德旺表示,“美国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就开始去工业化,到今天已经四十年了,(美国的制造业)什么都没有了,工厂的老板没有了,工人没有了,管理干部没有了。我在那边(美国)投了23年的工厂,我还不知道?我们现在雇不上来人,缺几百号人雇不上。”这段话也从侧面印证了,从业人员是美国制造业最大的问题和麻烦。

另外,美国的政策、法规、基础设施、产业生态在制造业方面相对于中国也比较落后,同样荒废已久的美国工业想要再次开动,任重道远。

老朋友和新对手们

前路虽漫漫,但是已经有人在行动。

2018年5月,大约200名福特技术工人搬进了密西根大道一家原来叫做The factory的旧裤袜工厂。福特计划将该地区转变为技术人才聚集区,重振库克镇。底特律中央火车站这一代表福特帝国曾经荣光的地方,也开始启动重建。

今年3月份,通用汽车宣布计划向底特律郊区的一家工厂投资3亿美元,为通用汽车公司的自动驾驶子公司Cruise生产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汽车。

同样是今年,菲亚特克莱斯勒集团(FCA)与通用汽车进行接洽,欲购买其计划闲置的底特律汉姆川克装配工厂。

今年4月份,Alphabet旗下自动驾驶汽车公司Waymo宣布,公司已选址底特律,设厂批量生产自动驾驶汽车。值得一提的是,Alphabet创始人之一拉里·佩奇是密西根首府兰辛人,并且本科就读于密西根大学。

不论是老朋友,还是新对手,都把重新出发的地点选在了底特律,这个城市要拨开雾霾焕发第二春了吗?

枯树会发新芽吗?

美国曾经的工业城市衰落的并不止底特律一个,难兄难弟匹兹堡在经历过长期的下行之后,近些年也通过产业升级完成了华丽变身。这个曾经的“铁锈地带”现在依靠教育、医疗、机器人制造,摆脱了单一的产业结构。

根据美国哈佛商学院著名战略学家迈克尔·波特提出的钻石模型理论,决定一个区域某个行业是否具有国际竞争优势主要取决于以下6点:生产要素,需求状况,相关及支持产业,企业战略,结构和同业竞争,政府政策,机会。

以上每一点,我们都能看到底特律在向好的方向发展。而这6点中最重要的是机会,机会可遇不可求,机会可以影响其他要素发生变化。

现在底特律的机会是汽车行业百年一遇的大变革,智能汽车以及电动汽车大行其道的前夕。也只有这个机会才有可能唤醒这片沉睡已久的大地,带来第二个春天。

在介绍自动驾驶历史的《无人驾驶》这本书中写道,“你初次拥有的智能机器人,很可能就是你的汽车,你会把自己的性命交给它。”自动驾驶相关的智能汽车产业会是底特律通往AI时代的桥梁吗?也许吧。

《底特律:变人》这款游戏的开始界面,首个通过图灵测试的仿真人克洛伊对玩家说:“这不只是一部游戏,这是我们的未来”,也许这场景有一天真的会实现。

我们甚至还可以更大胆的设想,AI在这里成立了工会,向人类要求平权和高福利。毕竟,这也是底特律气质的一部分。

更多评论 收起评论

我要说

欢迎您!

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