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来不能承受之爱 | 左舵

  • 2019/03/13
  • 车云网

然后我们再一个一个关掉那些文件和网页。

「左舵」,铁西区的李子的个人专栏,每周三更新。查看往期文章请点这里

大概四五年之前看到过一篇前辈媒体老师的文章,说中国汽车产业的产能过剩问题已经迫在眉睫。那篇文章中所具体列举的数据已经全然忘了,只记得合计产能相较于市场预测的差量一定是个天文数字。那也是我第一次对「产能过剩」这个词有宏观意义上的认识。

就算让我发挥最大的想象力,我当时也万万想不到那个四五年前就被人所担忧的问题,竟然会在今天将影响以这样一种形式波及给了这么多的新造车公司。就在几天前,蔚来上海工厂被叫停的消息得到确认,取而代之的,其与江淮的合作代工模式被当做政策典型进行推广。蔚来被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架入了与江淮的政治联姻。

图片来自网络图片来自网络

苹果公司很多年来始终有一个执念,要为用户整理收纳他们的图片存档,根据不同的内容规划不同的文件夹,让用户更方便检索。相对应的,电脑桌面整理对我们来说也一直是个不大不小的在意点,我们总会以一种混乱的周期整理一下,删掉没有用的,把文件归纳到应该存在的位置,把不好归类的文件全部放进一个「乱七八糟」的文件夹。

当我们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我们就是管理者,我们试图让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更整洁且有规律,看起来清爽,想要使用某个文件的时候随时能够找到。

这套整理逻辑行之有效。但即便如此,当他们发挥作用的时候,那个过程必然是混乱的,我们会从这个文件夹里找到一篇报告提取数据,从那个文件夹里找到一张图片作为插图,再从其他的文件夹里找到不同文章所列举的案例作为论据,我们的桌面上打开了四五个甚至七八个文件、网页浏览器里打开了密密麻麻十几二十多个网页,直到我们完成新的工作。我们的创作活力和想象力就体现在复杂的取材里,它形成于我们的脑子,而我们的脑子是无数条线索的杂乱集合,所有的决策都来自复杂的联想和对现状的分析、对之前经验的回顾。

我们调取、使用、胡乱摆放,然后再一个一个关掉那些文件和网页。

如果我们要求一个必须绝对整洁、一尘不染的状态的时候,我们会得到什么呢,北京市对街头牌匾的统一规划,甚至对外部装潢的绝对控制。它意味着去掉一切异类的存在,异类即个性,除掉异类就是消灭个性化。

回归到蔚来与江淮的这个案例。它就像北京要求一个「空间协调、视觉清朗、规范有序、整洁优美、品质高端」的城市环境,它注定要牺牲掉一个充满活力与想象力的空间,要抹杀掉香港的、东京的、银翼杀手电影里的、赛博朋克幻想中的那种充满了人性和欲望的空间。

蔚来们想要产能,而产业现状里有大量的冗余产能,那么为什么还要再建工厂呢,为什么不去利用现有的冗余产能呢?这是理所当然的规划,一定程度上甚至合乎情理。

东京新宿一条不可描述的街道(图片来自网络)东京新宿一条不可描述的街道(图片来自网络)

但这种规划被要求了一种怪异的形式,蔚来的使命不再只是这个企业的发展,它还要承担「复兴」江淮的责任。即便没有怪异的形式,就让现有的企业转让工厂给新造车公司,这也够要命的,那些可能被转让的工厂的设备可未必用得上,但那些设备却绝对不可能免费白送。

最好的广告策略一定有一半的投放是浪费的。耐克、可口可乐生产的产品中必然有相当一部分是根本卖不出去的。这是商业扩张所所要求基本效率的必然后果,要让每个可能买某个品牌商品的人想买且买得到这个品牌的商品,这个品牌就必须要伴随大量的浪费,浪费的广告预算、浪费的商品生产、浪费的生产资料。

我们听说过很多企业的悲剧。它落户一个城市,被要求扶持当地产业链,被要求与一些鱼龙混杂的供应商合作,它克服了很多难题甚至顺利完成了一个周期的成长,但当它想要在这个城市之外寻找更高效率与收益的可能性的时候,它的行为不被允许,最终走向了混乱不堪的结局。这样的故事在汽车产业里也有过。

之前中国汽车产业的快速发展,就是建立在那些野蛮扩张的基础之上的。今后,当蔚来们将失去中国汽车产业曾经拥有的那种扩张的权力,他们还能再完成之前那些企业那样的成长吗?

底特律成了一个死城,但是它整个从生长、发育到衰亡的周期里产生的财富是不可计量的,那些财富培育的人才是不可计量的,他们现在可能就在硅谷、华尔街、麦迪逊道,没有底特律曾经野蛮且不计后果的膨胀,美国不可能拥有现在的繁荣。没有二十年前的互联网泡沫,也不会有今天的硅谷。这是一样的道理。

更多评论 收起评论

我要说

欢迎您!

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