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媒曝戈恩被捕细节真相,一场有预谋的“政变”浮出水面

无论此次事件最终宣判戈恩有罪或者无罪,戈恩接管日产为日本汽车业做出的贡献值得认可。

2018年12月25日在日本被称为“平成最后的圣诞节”。

在这个一团祥和的氛围中,一个白发老人静悄悄的离开了坐落在东京小菅的东京拘留所。这位老人正是11月19日与日产汽车原会长卡洛斯・戈恩一同被捕的日产汽车前执行董事格雷格·凯利(Greg Kelly)。凯利经东京地方法院批准,以70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434万元)保释金在圣诞夜获得了取保候审。条件是禁止离开日本,不得与此案有关的人进行交流以及需要住在法院批准的住所。

非常有意思的是,在几乎与凯利走出拘留所同一时间,日本东京电视台播放了紧急制作的经济节目,以一种“阴谋论”的方式讲述了整个事件。只是这个“阴谋论”过于的有理有据,人证物证聚在,让我不禁想起丰田在美国被舆论打压以及另一家美资车企业绩复苏时的情景。

15464787109612.jpg

此次日产事件到底是一场正当的执法行为还是一场政治博弈,我们梳理一下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以及各方面的声音。

整个事件公开报道是从11月19日下午4时30分,一架从法国飞来的专机在东京羽田机场降落开始。这架飞机正是作为日产汽车公司、法国雷诺汽车公司和三菱汽车公司的会长(董事长),戈恩所乘坐的专机。没有想到飞机刚刚停靠,就从一辆白色货车中冲下一群日本人登上了飞机,向他出示了“东京地方检察院特别搜查本部”(以下简称特搜部)的证件将其带走。随后当天晚些时候,日产汽车公司社长西川广人在公司总部召集媒体举行了发布会,列举了戈恩的三大罪状:隐瞒巨额收入;搞个人独裁;动用公款用于私人投资。整个过程西川表现的尤为怨恨和沮丧,这让了解日产的人会觉得很不舒服。这位CEO是与前COO志贺俊之一起被戈恩提拔起来的被称为“戈恩之子”的人物,现在却站在公众的镜头下抨击“戈恩时代的黑暗”。

戈恩被关押在东京拘留所之后,禁止与家人面会,除相关地检工作人员之外,只允许与大使馆的外交人员面会。戈恩生于巴西,成长在黎巴嫩,因为涉及雷诺的工作关系又取得了法国国籍,所以他同时拥有三国国籍。在圣诞前夕,黎巴嫩驻日大使去东京拘留所与戈恩面会了一个多小时。从拘留所出来时,东京电视台的记者拍到了黎巴嫩大使手持一棵小圣诞树,不知是否是给戈恩带去了节日的问候。

15464730177768.png

据黎巴嫩大使身边的工作人员描述,戈恩被安排在一个5平米左右的单人间,自打被拘留之后体重减轻了6~10斤,每天应对5小时左右的审讯调查外,还有些自己的时间阅读各种写满自己报道的外媒报纸。与使馆人员面会的时候还曾提到了希望能够在圣诞节之前取保候审。当然这个愿望最终还是没有达成。

戈恩被捕,谁都没有想到。因为到前一天为止,这位64岁的三国籍人,依然是20年前拯救日产汽车,甚至是两年前三菱汽车的英雄。不仅如此,他还是黎巴嫩的骄傲,也是最成功的黎巴嫩人,在黎巴嫩首都贝鲁特街头还能看到写着“We are all Carlos Ghosn”的大型人像广告。坊间传言,很多黎巴嫩民众拥护戈恩甚至希望他成为总统候选人。

15464730572635.png

12月20日东京地裁(法院)宣布驳回东京地检申请的延长对戈恩的拘留期,所有人都以为戈恩会马上被释放的时候。没想到次日(12月21日)东京地检以“特别背任罪”的指控再次逮捕并延长了拘留时间至2019年1月1日。戈恩就这样不得不在拘留所中迎来了2019年。

日产“政变”的导火索--研发部门体系的溃败

12月7日日产召开发布会,对外宣告没有按照日本国土交通省的标准对方向盘及刹车系统进行检测。这是2018年日产第四次由于检测问题进行的召回。为何会如此频繁的出现这种问题。

15464731103450.png

戈恩接手日产之后的20年,一直在提倡创造价值的同时大力削减成本。2014年将日产与雷诺的研发部门进行了整合,开始了与大众MQB、丰田TNGA一样的平台化与共同零件的开发。

作为企业去追求利润是天经地义的,但是作为制造业的研发人员却逐渐失去了工作的激情。日产现役工程师对东京电视台吐露出日产内部的现状“公司规划需要企划更多的新车型,因此成立了很多新的项目组。所有项目的Deadline都很明确在未来两到三年内拿出成果,但是人员配置并没有增加。每个人都要担当很多个项目,所有项目都需要优先对应。对于某个系统的研发,本来是有更好的解决办法,但是由于要采用共同零件,不得不去妥协,逐渐牺牲了制造更好的产品。不仅如此,被雷诺吞并的危机感日渐明显。”

15464731342959.png

相对于日产持有15%的股份,雷诺持有43%的股份。在雷诺的股东中,法国政府持有15%的股份,是名副其实的最大股东。

15464732047971.png

从2017年的雷诺收益报表可以看到整体8250亿日元的利润中,日产帮它创造了近一半3774亿日元。  戈恩大力推动的与雷诺的关系强化的背后却在日产内部埋下了随时可能爆炸的“定时炸弹”。

日产“政变”的导火索--权与利的交易

戈恩在雷诺的CEO任期计划是到2018年底,可是在18年2月突然出现变化,股东大会上出现了拥护戈恩连任的声音。长期采访雷诺的法国财经媒体LesCchos的记者了解到,法国政府与戈恩谈了一个对赌协议。

15464732393347.png

作为最大股东的法国政府将支持戈恩连任,而作为交换条件,戈恩要促成雷诺、日产的合并。18年4月,戈恩宣布调整日产与雷诺的持股比例,在之前19年中戈恩从未踩入这个雷池。在半年后10月的巴黎车展上,东京电视台对戈恩进行采访中,戈恩对雷诺日产三菱是否会合并的问题中使用了日语中的“根回し” (Nemawashi)一词。戈恩自己解释“根回し (Nemawashi)是要在幕后与各方面的相关人员进行交涉,让各方面都安心。而在根回し (Nemawashi)之后将会对外公布结果。这是戈恩在接受外界采访中首次没有回避这个话题,显露出了一统大业的野心。与日产长年打交道的汽车资深媒体人井上久男对此认为,从进入18年之后,戈恩完全没有避讳自己充当法国政府吞并日产的武器这一角色。

企业行为上升至国家

11月8日戈恩邀请法国总统马克龙参观雷诺的莫伯日工厂,并在发布会上宣布将会在这个雷诺工厂生产日产电动车。在宣布这一信息时,戈恩身边的马克龙总统为之鼓掌的画面尤为扎眼。

15464733047927.png

实际上莫伯日地区的失业率达到了15%,而戈恩对外公布的这一信息将能缓解这个国家问题。在戈恩被捕之后,第一时间做出反应的正是法国总统马克龙。官方言辞称:法国政府作为股东非常关注本次事件。

15464733332390.png

11月30日G20首脑峰会上出现了马克龙总统紧追安倍首相的一幕。此次日产雷诺的问题,或者说是戈恩被捕,已经从一个企业高层的经济问题上升到了牵扯国家的“保卫日本汽车业”与“拉升内部雇佣”的博弈。日本政府相关人员对于东京电视台的采访表示:法国政府开始行动,日本政府当然也不会做坐视不管。

浮出水面的“政变“

对于戈恩被捕在日产内部有“政变”的说法。虽然这种说法,日产现任CEO西川社长在记者发布会上进行了否定,但是根据东京电视台在戈恩被捕后对300名相关调查走访,日产相关势力,日本主管经济的“部委”--经济产业省、司法、日本官邸以及法国政府对于此次事件有着不同的见解,但是都指向这是一次有预谋的“政变”。

1546473535525.png

“这次事件明显是政变,完全是瞄着戈恩返回日本的时机。”

“戈恩本来计划19年春天罢免西川的社长一职,西川上任以来的业绩并不理想。”

据能够从日产与雷诺双方获得信息的法国政府相关人员描述,本次政变的主谋是专务执行董事的X氏,是X氏向西川谏言干掉戈恩。X氏是个在日产工作30年之久的老兵,志贺取缔役(原COO)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提到“X氏曾在戈恩被捕前与其约谈,但是由于日程问题并没有能够实施”。

据法国政府相关人员描述,由于X氏的级别很高,所以能接触到很多戈恩的私人日程。正是因为如此高的级别,所以戈恩在到达东京羽田机场的第一时间,特搜部能够第一时间冲入戈恩的专机。戈恩第一时间联系了几个熟识的律师为其辩护,但是非常意外的是,所有律师都婉拒了他的请求。这也正是因为X氏提前与律师进行了沟通,希望他们不要站在戈恩一队中,而是拥护日产。

日本官邸相关人员也证实了X氏是此次事件的关键人物。称X氏由于对戈恩的公私不分非常不满,所以与西川协商一同给戈恩做了这个局。

蓄谋已久的“政变”

根据多方面的信息梳理,6月份在日产内部成立了秘密调查小组开始收集各种罪证,8月份将所有信息提供给检察机关,而日产与检察机关正是通过司法部门的搭线才建立了联系。司法相关人士称,日产方面提出“我们的高层暴走到了不可控的程度,为了能够控制整体局面,不知可否与相关部门进行‘司法取引’?“,“司法取引”是指通过配合其他犯罪人指控来减免自身的罪行。

为了证实以上各方面的言论,东京电视台向日产进行了证实。日产方面的答复是:涉及案件相关内容,我们无法答复。

如此大的动静,日本政府又掌握多少信息?11月20日日产负责涉外广报的川口专务执行董事一早出现在了日本首相官邸,在众多媒体的围拢之下,他不得不对外进行了发声。川口表示,他之所以是出现在首相官邸,是向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进行了汇报。同时他也提到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对此事表示理解,对于此次事件表示支持。为何一个企业高层的经济问题会向政府高层进行汇报?对此官邸相关人员透露“此举是日本政府授意,用于牵制法国政府大张旗鼓的反对逮捕戈恩。法国政府作为最大股东发表言论并无大碍,但是只要越线,日本政府也会做出相应举措。”

12月17日在经过一个半小时的临时董事会的讨论之后,并未能选出戈恩的继任者。代表日产与雷诺的高层显得关系格外紧张。如此焦灼的关系,不仅在高层之间,在实际工作层面也逐渐产生化学反应。这让正常的工作推进无法按照顺利进行,可能真的离日产与雷诺“离婚”的日子不远了。

日媒在采访日产工程师时问到,目前的情况是否是黎明前的黑暗。日产工程师的回答让人记忆犹新。他表示,如果用一天来形容目前的日产,现在也仅仅是刚到傍晚,接下来会越来越暗…

写在最后

无论此次事件最终宣判戈恩有罪或者无罪,戈恩接管日产为日本汽车业做出的贡献值得认可。所做的改革也是写进教科书的传奇案例。

此次事件还存在不少有意思的疑点,日本司法的核心法院(东京地裁)与日本“检察正义”的象征东京地检特搜部的对立,这在检察指控有罪率达到99.9%的国度极为罕见。最终迫使检察祭出“特别背任罪”的杀手锏。是什么因素让“一家人”的日本法院和检察反目?东京电视台所称的X氏到底是不是日产专务执行董事哈里·纳达?日产与雷诺的并不美满的“婚姻”是否能够走完这个不太被看好的2019年?让我们拭目以待。

更多评论 收起评论

我要说

欢迎您!

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