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之战:无法后退的贾跃亭

希望每一方,都能够动用最大的智慧,让事情朝着共赢的方向发展。对于贾跃亭,我们祝愿他能够早日回国。

本文由腾讯新闻、建约车评共同出品,作者系《建约车评》余建约 ,本文由腾讯新闻独家首发。

15391328185100.png

题记

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斜阳巷陌,人道寄奴曾住。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赢得仓皇北顾。四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最后的筹码争夺战

一切都恍若昨天,而一切又都恍若隔世。

曾经市值接近2000亿元的乐视帝国,基本上已灰飞烟灭。西方媒体中眼中出手阔绰、豪掷千金的中国亿万富豪,已去国离乡,有国不能归,有家不能回,债主盈门,九次登上老赖的名单。

贾跃亭啊,一手好牌,你怎么能打成这个样子呢?

但此时此刻的贾跃亭先生,恐怕无暇抚今追昔、伤春悲秋,因为在他的生命中,一场具有决定性意义的“生死战”已然打响——法拉第未来的控制权大战。

这是一场非对称的战争。

对于贾跃亭而言,法拉第未来几乎是他全部希望所在,也是他与命运抗争的最后一块筹码,用他自己的话讲,是他的性命。

如果输了,贾跃亭的“下周就回国”将彻底失去兑现的可能,而以“老赖”、“骗子”的身份永久地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下半辈子,只能隐名埋姓,客居于遥远的异国他乡,不断地被人戳脊梁骨,直至终老。

对于许家印而言,恒大法拉第未来只是他的一块新兴业务,无论成败,对他的商业帝国几无影响。

所以,许家印可以带着比较轻松的心态,参与这场法拉第未来的控制权之战。

突然“袭击”

恒大一直是进攻方。

2018年10月7日18时许,恒大通过其在香港上市的子公司恒大健康,将自己与创始股东的矛盾公诸于众,核心信息包括:

  1. 法拉第未来的第一笔8亿美金投资款已经花完;

  2. 创始股东向恒大提出要提前支付剩余的12亿美金中的部分款项,恒大同意与其签订补充协议,在达到一定条件之下,提前支付部分款项;

  3. 创始股东和管理层在未达到约定条件的情况下,通过操纵董事会,逼迫恒大提前支付款项;

  4. 创始股东以恒大不提前付款为借口,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剥夺恒大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否决权),解除所有协议,剥夺恒大在相关协议下的权利。

大概一个小时之后,大量的类似于“半年耗尽恒大8亿美元,贾跃亭欲踢恒大出局”、“现代版的‘农夫与蛇’的故事”等文章开始出现,而路透社的文章发布时间甚至比这更早。

显而易见,这是恒大IR和PR一次完美协作,这样的“袭击”至少可以达成如下意图:

  • 让所有人都知道,法拉第未来再度陷入了缺钱的窘境。让供应商,员工以及其他的合作伙伴心存疑虑,这会让法拉第未来的量产进度受到重挫;

  • 让贾跃亭已经狼藉的口碑,变得非常狼藉。这将极大增加法拉第未来向其他投资人募资的难度。

时间的选择也非常讲究。

北京时间下午18点,正是美国西岸时间凌晨3点,这令以贾跃亭为首的创始股东和管理层,难以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

“控制权战争”全面打响

笔者在第一时间,联系了法拉第未来的公关人员,问其是否会有回应,对方称正在准备。由此可以推测,对于贾跃亭而言,这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17个小时之后,法拉第未来才在自己的社交媒体上发布了回应,标题是“Faraday Future(FF)维护公司正当权益的严正声明”,对恒大方面的“指控”进行反驳,核心内容包括:

  1. 提前签署补充协定是恒大方面主动提出的,包括贾跃亭以及在内的任何人均未对董事会进行操纵以达成相应的协议;

  2. 法拉第未来创始股东,已经完成了补充协定中规定所有前提条件,但恒大方面一直拒绝按照合同约定付款;

  3. 法拉第未来的总体预算,以及每一笔开支都在恒大委派的财务人员的审核下执行,恒大方面对为何需要这些资金,以及何时需要这些资金有着全面和深入的了解;

  4. 恒大方面不仅不按照补充协议约定给法拉第未来打款,还动用融资否决权,不允许法拉第未来获得其他方面的直接融资;

  5. 恒大方面一直试图获得FF中国以及FF所有知识产权的控制权和所有权。

恒大方面并未对法拉第未来的回应进行置评,某不愿具名人士在接受腾讯科技采访时表示,仲裁庭上见!

至此,法拉第未来的创始股东与大股东之间的“控制权战争”全面打响,再无回旋的余地。

马斯克曾说,创业就是“咀嚼着玻璃凝视深渊”。他还曾表示,过去的一段时间,几乎是他人生中最困难的时刻。甚至于在7月份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马斯克先生一度声音哽咽、热泪盈眶,难以自已。

但相对于贾跃亭而言,马斯克这些事简直不是事。

此时的贾跃亭,一方面要与恒大展开事关控制权的生死之战;与此同时,还要想尽一切办法,为法拉第未来引入资金,维持正常运转;恐怖的是,在香港的仲裁没有结果之前,恒大依然可以动用融资否决权,阻止贾跃亭获得其他资金的支持。仲裁和诉讼战将旷日持久。

举一个不恰当的例子,法拉第未来犹如一架失灵的飞机,正在高速坠落,贾跃亭需要爬到机舱外面对其进行维修,在维修的过程中还需要与恒大展开搏斗,这是一项常人无法想象的工作。

看起来,贾跃亭还可以向恒大投降,交出法拉第未来的控制权。然而,这是一条死路。因为贾跃亭屈服之后,就意味着恒大可以为所欲为,比如可以把公司做死,保留知识产权。

这样的事情,在乐视网已经发生过一次,相同的错误贾跃亭应该不会再犯了。2017年7月,在其让出乐视网的CEO和董事长的位置之后,曾经的“白衣骑士”不断打压股价,促使贾跃亭质押的股票爆仓,同时子公司的股票也被低价拍卖,“白衣骑士”如愿取得了乐视致新和乐视影业的控制权。

在丧失了整个乐视帝国的控制权之后,法拉第未来,已经是贾跃亭最后一块具有重要意义的战略资产,是他绝地反击的唯一希望,也是他的身家性命。

贾跃亭已退无可退,也不能退。

最大的“坎”永远是下一个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每一个人,都会为自己曾经的任性、草率、狂妄付出代价。

贾跃亭的上一个穷途末路的时刻,是在2017年的11月。

那个寒冷的冬天,贾跃亭业已辞去国内一切职务,仓皇飞到异国他乡,开启“老赖”的生活4个月有余。

毫无疑问,贾跃亭的这些日子,用“嚼着玻璃凝视深渊”来形容是贴切的。

每一天,他都在看着乐视产业帝国的崩溃。每一天,都在与乐视生态中形形色色的高管友好话别。

对于他的汽车梦而言,也已到了最危急的时刻。

国内乐视汽车,刚刚被任命为全球CEO的张海亮已带旧部出走,创立了电咖,乐视汽车基本陷入瘫痪。

美国的法拉第未来,CFO史蒂芬·克劳泽正在谋求重组该公司,并让贾跃亭出局,声称贾狼藉的名声已经严重影响了FF的融资。贾跃亭关键时刻,粉碎了“叛乱”。开除了克劳泽,以及他的同伙CTO乌尔里希·克兰兹。

对于FF的员工而言,这家公司的融资消息,犹如贾跃亭“下周就要回国”的声明一样不靠谱。

由于对前途感到绝望,大量的核心高管纷纷出走。

在那个令人绝望的时刻,FF联合创始高管、全球供应链高级副总裁Tom Wessner正式从FF离职;联合创始高管、人力资源副总裁Alan Cherry也在那个时刻离开了FF;联合创始高管、设计副总裁Richard Kim的选择更让人悲痛,他离职加入了“叛将”CFO史蒂芬-克劳泽及CTO乌尔里希-克兰兹创立的公司EVELOZCITY。

FF91在拉斯维加斯的CES发布之后,大获成功,然而因资金短缺,关于生产方面的准备工作已彻底停顿,工地已经荒草丛生。

法拉第未来,几乎已陷入“休克”。

任何人,处于磨难之中,总会下意识地认为,这可能是自己人生遇到的最大的“坎”,总会反应过度,胡乱地去抓一切能够抓住的“救命稻草”。

生活终究会教育你,最大的“坎”永远是下一个。

对于贾跃亭而言,如果生活给了他再一次选择的机会,他还会拿许家印的钱吗?他会不会在寒冬中再坚持一会儿,等待一份不那么苛刻的“termsheet”?可惜生活没有如果。

2017年11月30日,贾跃亭在接过许家印通过时颖递过来的支票的同时,硬着头皮吞下了递过来的“毒丸”。

协议中包括两个苛刻的条件:

  • 恒大拥有法拉第未来的融资否决权,这几乎相当于掐住了FF后续融资的咽喉;

  • 在2019年春天如果不能实现FF91的量产,贾跃亭将自动丧失对FF的超级投票权,即丧失对FF的控制权,这相当于要了贾跃亭的性命。

但是,贾跃亭吞下了这颗“毒丸”,选择在“刀尖”上起舞。

10个月之后,“毒丸”发作,一场针对FF控制权的大战,拉开序幕。

争夺战的原因

许家印也许没有意识到,夺走FF的控制权,几乎等同于断了贾跃亭所有对未来的希望。也许他已经意识到,但认为贾跃亭已别无选择,不得不屈服。

所以,一些接近FF的不愿具名人士对许家印的评价就是“狠”。

许家印的意图昭然若揭,贾跃亭显然不是傻子。

他们的第一轮攻防战,围绕着恒大法拉第未来展开。据称,让恒大控制法拉第未来在中国的运营权,是恒大向FF提前支付12已美金中的5亿的核心条款。

2018年7月,恒大与FF创始股东签署提前打款补充协议。

2018年7月24日,FF控制的睿驰智能汽车(广州)有限公司更名为恒大法拉第未来智能汽车(广东)有限公司,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从王志刚变更为许家印的亲信彭建军。

2018年8月14日,恒大法拉第未来智能汽车(中国)集团有限公司公司盛大揭牌,彭建军任董事长,恒大高科技集团副总裁袁仲荣任总裁,FF中国COO高景深,任COO,可称之为“打酱油”。

在完成了这一波操作之后,贾跃亭和FF认为,恒大应该向FF支付约定好的5亿美金。而恒大方面显然觉得除此之外,应该在将FF中国的所有研发团队收入囊中。

于是要求FF在上海和北京的团队,与原来单位解除劳动合同,转而与恒大法拉第未来签约。据称上海的研发团队负责人带头推进了这项工作,令贾跃亭极度失望。

北京方面,主要是原来乐视车联网的团队,没有完成转签的动作。

当然了,仅仅把公司、研发人员拿过来,还是不够的。因为对于一个汽车公司而言,更重要的是产品和知识产权。谁掌握知识产权,谁将会拥有最后的话语权。

毫无疑问,许家印始终没有拿到FF的核心知识产权。

FF在10月8日提供的声明中控诉,恒大方面除了不提供5亿美金的付款之外,还不允许FF对外展开直接融资,核心目的就是为了获得FF中国和FF91知识产权的控制权和所有权。

贾跃亭显然难以接受这样的结局。

贾跃亭还有哪些牌?

我们无从得知,贾跃亭和许家印的交恶发生在哪个特定的时候?

然而,当贾跃亭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交仲裁的那一刻起,FF创始股东和现大股东之间的关系就告破裂。

在决定迈出这一步之前,相信贾跃亭对所有遭遇到的后果,至少会有一个初步的考量,可能情况包括:

首先,仲裁包括后续如果双方对仲裁结果不满而引发的去法院的官司,整个流程将会持续1-2年。在这1-2年的时间之内,恒大始终是FF的股东,并且拥有对外融资的否决权,这相当于掐断了法拉第未来的现金流。

其次,在这个旷日持久的诉讼过程中,如果贾跃亭不能搞定资金问题,FF必然会休克。而且一家还处于和自己的大股东打官司的造车初创公司,没有胆子和实力的投资人是不敢碰的。

无论多么困难,贾跃亭必须要解决FF的资金问题。他的牌只有两张:

  • 过桥贷款。成本非常高,不是好的选项。

  • 可转债。这是一种不错的操作方式,可在仲裁和诉讼结束之后债转股。

所有的上述方案的前提,是贾跃亭必须要摆平一位新的“白衣骑士”,这个白衣骑士需要足够有钱,而又能对贾跃亭足够信任。太难了。

当然,我们从恒大健康的公告中,看到了一些有趣的端倪。

在10月7日傍晚发布的公告中,恒大健康愤怒地指出,FF希望通过仲裁,解除一切与恒大的协议,以及这些协议下面相应的权利和义务。

贾跃亭先生显然知道,解除所有的协议,是需要归还恒大前期已经投入的8亿美金的,你有钱吗?你的资金有保障没有?千万别像马斯克先生那样不靠谱啊!马斯克为此丢掉了董事长一职,且被罚款2000万美金。贾跃亭若资金出现“幺蛾子”,付出的代价和后果将会远远大于马斯克。

我宁愿相信贾跃亭先生已做好了准备,他拥有一位“白衣骑士”。

2018年6月25日,当恒大健康宣布以20亿美金获得FF共计45%的股权时,股价一天之内涨了96.66%。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贾跃亭原来的创始股东的全部投入,只能作价14.667亿美金,占股33%。这几乎是相当于注册资金本的估值啊。

所以,在FF发展四年之后,某家机构若有机会以这样的价格获得45%的股权,这依然是一个具有诱惑力的价格。

一款好的产品,一个拼死一战的CEO,还有380多项有价值的知识产权。

当然,贾跃亭还有一些其他的牌。

2018年9月17日,全球最具实力的主权财富基金、同时也是总规模达1000亿美金的软银愿景基金最大的LP——沙特的P.I.F宣布豪掷10亿美金,投资了一家名叫Lucid Motor的汽车公司。

非常凑巧的是,贾跃亭是这家公司最大的股东。2014年7月,贾跃亭投资7000万美金,获得Lucid Motor 17.5%的股份;2016年4月,贾跃亭从北汽手中,买走了该公司持有的25%的Lucid Motor的股份,合计持有该公司42.5%的股份。

在最困难的2017年,贾跃亭一度希望能够兜售掉Lucid的股份,然而几乎没有“接盘侠”愿意在极度困难的时候对他“雪中送炭”。车评君得到的消息是,他只成功地转手了一小部分股权。

也许是上帝对贾跃亭开了一扇窗,最终Lucid获得了沙特P.I.F的巨额融资。而贾跃亭,顺理成章,多了一个土豪的朋友。

我们无从预估贾跃亭与恒大仲裁案的结果走向。

最好的结果是,恒大按照合同约定,将5亿美金打给FF,同时解除融资否决权,引入外部投资人,形成更好的公司治理结构;而贾跃亭,则继续支持恒大法拉第未来在中国的运营,照看许家印在房地产领域的核心利益。

最坏的结果是,双方互不相让,鱼死网破。贾跃亭再次上演生命中并不陌生的“生死时速”,在飞机失速坠落的过程中,拼命维修,试图把它重新拉起来。而恒大要么被贾跃亭以诉讼的方式赶出去,让恒大法拉第未来成为一个笑话,同时让对广汇集团的149亿投资成为一个笑话;要么继续成为贾跃亭的股东,并控制着融资否决权,但只会得到一具坚贞不屈的尸体,同时会被很多指责为落井下石、乘人之危。

希望每一方,都能够动用最大的智慧,让事情朝着共赢的方向发展。

对于贾跃亭,我们祝愿他能够早日回国。

更多评论 收起评论

我要说

欢迎您!

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