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媒体真是一摩擦就爆炸 | 李子曰

  • 2018/07/07
  • 车云网

叫万幸吧,插进来一脚的还只是三流假数据自媒体。

「李子曰」,铁西区的李子的专栏,一个没有用的专栏,每周六更新。查看往期文章请点这里

我们无法在世界上找到任何一个地方、任何一个行业,可以像中国汽车媒体这样对「专业性」有如此之高的要求。这个「专业性」指的是对「车」的了解,几乎每个人对成功的汽车媒体的要求都是要成为专家:如果写车,就要像工程师那样懂车;如果写行业,就要像经理人那样懂产业;如果写营销,就要像市场部长那样懂营销。

只要稍一露怯,媒体圈子里立刻就会有人凑上来冷嘲热讽。

中国的汽车媒体最害怕的就是主机厂内部人士否定我们的稿子,只要后者一句「你懂个屁/胡说八道」,这篇文章立刻就成了不合格的审判;反过来如果有主机厂内部人士转发并且点赞我们的文章,这就立刻成了对这篇文章的最大褒奖。

汽车媒体就生存在这样一个古怪的环境里。相信我,不会有任何其他领域的媒体会像汽车一样,有如此之多的同行之间相互看不起的状况,这个圈子里,只要这个媒体人有点名气,他的文字一旦出现了一点问题,立刻会有瞧不上他的同行跟上来用最恶毒的冷嘲热讽伺候,被嘲讽者则会为了作为从业者的尊严立刻反击,反击的瞄准点通常有两个:要不然是对方不专业,要不然是对方被某个主机厂保养了。

图片来自电影《底特律》图片来自电影《底特律》

活脱脱一个修罗场,像极了崔健《混子》里的那句歌词:「别看不起我,就怕别人看不起我,因为我内心深处藏有伟大的人格。」

汽车媒体人的内心深处当然是藏着伟大的人格的,只是很难于实践到行动当中。

最近在微博上看到了一个开始活跃起来的汽车媒体人,微博名字是「叫节操x的xxx」,我不了解这个人,我只是想说说这个名字:看看这个行业已经把从业者逼成了什么样子,我们已经不得不在名字里强调自己有节操了。

这根本不是有没有节操的问题,也不是有没有人格的问题,这是整个汽车媒体行业从一开始就没走正的结构性问题。如果连汽车之家这样有着庞大的用户基础的媒体都要写软文来丰富营收结构的话,其他媒体又能怎么办呢?

汽车是容不下媒体写出来哪怕一句不中听的话的行业,而汽车媒体本身的读者基数又小、群体单一,所以就都不敢得罪主机厂,好话随便写坏话不能写,理所当然就成了金规玉律。

从本质上来讲,每个人都不是那个真正问心无愧的媒体人,所以我们当然要更专业了,否则我们写的东西跟狗屎又有什么区别?所以我们当然会看不起同行了,因为心知肚明整个生存环境是什么样的,赚钱越多必然就约可疑?所以我们当然就有点摩擦就爆炸了,毕竟在这个谁也做不到完全理中客的环境里,如果「专业性」都要被人挑战,那我还有活路吗?

汽车媒体人的专业到底应该是什么。媒体人就是媒体人,不可能像主机厂内部人士那样那么了解企业状况,也没有主机厂内部人士那么详实有效的产业资料。我们该做的就是大胆说出我们看到的事情、提出我们的观点就好了,有差错、有出入,这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谭秦东因为揭露鸿茅药酒的文章被拘留,如果一定从严格意义上来说,那篇文章《中国神酒鸿茅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这个标题的确是有些问题的,再怎么着一个公开售卖的酒它也不可能是毒药,但这并不能证明说这篇文章就是胡说八道。造谣不是媒体的权力,但出错是媒体的权力。

更何况,如果是一个观点,谁又能说这个观点就一定是对的或者错的呢。

如果媒体把「专业性」的评判标准拱手交给主机厂,把主机厂的评判作为我们文章好坏的至高标准,那我们究竟是媒体从业者还是营销从业者?

如果媒体把「专业性」的评判标准拱手交给主机厂,那么是否也就证明了,媒体人相信主机厂做的就是最好的,这个世界上不可能有更好的车了,这个世界上不可能有更好的营销方式了?那我们究竟是想要发出自己的声音,还是做应声虫呢?

数据造假当然是不对的,不管参与者工作如何辛苦,它就是不对的,现在的行情明明白白就是一个「皇帝的新衣」的再现。可笑的是,大家看故事的时候还在嘲笑皇帝愚蠢和臣民懦弱,真到自己作为其中一员的时候,却反过来去谩骂那个说真话小孩了,「你知道我们欺骗皇帝说他穿着衣服有多辛苦吗?你知道我们假装皇帝穿着衣服多辣眼睛吗?」

但我们回过头来说,主机厂可是知道自己的传播不能全靠汽车媒体的。反倒是汽车媒体,死盯着主机厂投放这一块蛋糕,看到他类媒体插一脚进来就炸了。万幸吧,现在进来的还都是些三流假流量媒体,真要是「老道消息」那样的媒体掺和进来,多数怕是连活都活不下去了。

谁规定了汽车媒体的读者只能是那些跟汽车有关的人了呢,谁又规定了汽车媒体的广告主只能是汽车厂商了呢。自己画地为牢,又对踩进来的人翻白眼,多难看。

更多评论 收起评论

我要说

欢迎您!

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