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场开始,“奇瑞把自己卖了”

  • 北方
  • 2018/05/30
  • BusinessCars

这,几乎是奇瑞“自我拯救”的唯一希望。

空穴来风,“谣言”往往成真。

自从去年“奇瑞打包整体出售”的传闻甚嚣尘上,关于奇瑞要把自己卖掉的消息一直是络绎不绝,并以各种版本热闹了整个汽车圈。

综合起来,也就一句话,“奇瑞,待价而沽”,已是司空见惯。

谣言传一遍,奇瑞就出来否认一遍。无论是去年的“想多了”,还是最近的“胡说八道”,都潜藏着深沉的无力之感。尤其是随着宝能成为观致第一大股东之后,业内越发坚信终有一天奇瑞会把自己也挂上“待出售”的牌子。

这一天,并未等太久。

5月29日下午,奇瑞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在芜湖召开第二届第九次职工代表大会。大会以无记名投票形式,全票通过了关于奇瑞汽车股权转让的决议。

根据本次大会达成的决议内容,奇瑞拟以不低于200亿元现金注入的方式引入外来投资者,增资扩股形式入股奇瑞汽车。这一决议,意味着一度被辟谣辟到尴尬症都犯了的“奇瑞被收购”一案终于尘埃落定,也标志着奇瑞的“混改”之路正式拉开大幕。

这,几乎是奇瑞“自我拯救”的唯一希望。

6个买家,谁来拯救奇瑞

觊觎奇瑞的“门外汉”,不少。

在奇瑞第九职工代表大会上,透露出一个重要的信号,“奇瑞计划出让其归属的51%的股权,目前有6家意向入股方已经进入到了谈判阶段”。

一石激起千层浪,“出售归属的51%的股权”,因为这已经不再是简单的股权转让,而是涉及到所有权的转移,换而言之,就是“让对方控股”。据职工大会透露的消息是,目前奇瑞正和6位买家进行谈判,并且本次涉及出售股权的有可能是奇瑞股份,而不是整个奇瑞控股。

本次职工代表大会后,奇瑞汽车将会授权管理层与投资方开展增资扩股正式谈判,快速推进“挂牌重组”事宜。一时间,关于“6个买家都是谁”、“花又落谁家”的猜测纷沓至来。

业内认为,宝能的可能性最大。

虽然,目前宝能对外传递的信息是“不太愿意收购奇瑞”,只想安安心心做好观致。但自从去年开始“宝能的最终目标是奇瑞”这一说法久未平息。尤其是近日“宝能集团拟出资250亿~270亿元,以增资扩股形式入股奇瑞”,更是将这段“宝奇恋”炒到了新的热度。

当然,奇瑞委身宝能的消息被几经否认。不过,有消息显示,宝能掌舵人姚振华的确参与了收购奇瑞的谈判,并多次和奇瑞掌门人尹同跃,以及芜湖地方政府进行洽谈。毕竟,姚振华造车雄心勃勃,“脱虚向实”打造汽车版图,布局并不只是停留在观致汽车上,而是有着更大的野心,这一点从基本敲定将参股昌河铃木可以窥探一二。

近日宝能收购甚至在这一波传闻里,还提到芜湖市和奇瑞汽车方面开始接受让出第一大股东地位的方案,但依然保留部分国资股份,并将产业基地不得搬离芜湖作为要约条件之一。之所以宝能的可能性更大一些,除了姚振华的“野心大、财气大”之外,宝能汽车常务副总裁李峰是“奇瑞老人”,曾负责过奇瑞的销售业务,熟悉奇瑞汽车。由宝能汽车收购、李峰操盘,可能最大程度减少控股方变动后的管理消耗问题。

但是,宝能对不少车企“感兴趣”也是不争的事实。同时姚振华顾虑的是,宝能内部对收购奇瑞一事,赞同和反对的声音同样强烈。换而言之,宝能并不一定是奇瑞的最终归属,也只是其中一个选项而已。

希望入股奇瑞的也并非宝能一家,此前有传言称,打算通过混改入股奇瑞汽车的不只宝能一家,还有复星国际、鼎晖投资、拓普集团,正道集团的董事会主席仰融都在参与竞标。其中,鼎晖投资已在奇瑞汽车的股东之列,但仰融的造车愿望更为迫切。

对于收购奇瑞的传闻,复星国际方面回应称:“对市场传闻不予评论。”正道集团方面表示:“一切以公告为准”。

还有一个幕后玩家不容忽视,那就是跃升奇瑞控股第三大股东的华泰证券。

根据国家信息企业公示系统查证,奇瑞汽车的控股股东奇瑞控股的股权结构已经发生巨变,此前奇瑞锐创和芜湖建设两大股东分别出让股份,华泰证券则出资97840.65万元,获得奇瑞控股22.87%股份,赫然名列第三。从奇瑞控股集团公司的股权比例来看,国资目前占股40.1%,以尹同跃为主要持有人的芜湖瑞创占37.02%,华泰证券22.86%。

业内认为,此次华泰资管参股奇瑞控股,也有可能是为并购做准备。还有一种声音认为,这次华泰证券旗下子公司入股奇瑞控股也有可能是帮别人做嫁衣,比如说宝能系。

暂且不论这些“门外汉们”谁能成功进驻奇瑞,还有一股潜藏的力量不容小觑。“宝能背后是股份制的安邦,而安邦背后股东是上汽集团和中石化,等于收购观致的链条可以延伸到上汽那边。”上汽一直藏着收购奇瑞的心思,业内资深人士透露,“上汽并没有放弃”,而且从渊源到匹配度都令人对上汽收购奇瑞浮想联翩。

蠢蠢欲动者,比比皆是。

奇瑞汽车对资金的渴求,“财大气粗”的民营资本进入并非不可能。然而,想要拿下奇瑞51%的股权并非易事。作为芜湖地方国企,国资转让的决定权并不在奇瑞本身,而在于芜湖地方政府。奇瑞也曾在声明中写到“任何资本的进入都需要奇瑞汽车公开挂牌进行产权交易,并经政府有关部门审批同意。”

芜湖市国资委相关负责人也透露,收购事项如有进展,信息由公司股东芜湖建投对外发布。

到底花落谁家,还要经历一段漫长的谈判期,但“人心惶惶”已经成为奇瑞难以抹去的苦恼。

“全票通过”点燃了谁的尴尬?

再来划另外一个重点,“职工代表全票通过该项决议”。“全票通过”四个大字,写不出奇瑞员工浓浓的失望,和对企业现状的“变革”的渴望。

“宁可销量跌出前十,也要转型”。那年,尹同跃掷地有声的豪言依稀还回响在耳边。于是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在外界眼里,有两个迥异的奇瑞汽车,一个是销量不断下滑,前景未卜的奇瑞。另外一个则是励精图治、奋力转型,置于死地而后生的奇瑞。

但是转型,这一个味同爵蜡的词汇,并非所有宣誓者都能完美践行。

奇瑞的转型之路可谓“一波三折”。2010年,奇瑞全年销量达68万辆。但勉强的数据已经无法掩盖奇瑞积弊已久的发展漏洞,也就是那时,尹同跃决定推翻自己过往的思路,亲自踩下快行的“急刹车”。

奇瑞汽车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尹同跃奇瑞汽车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尹同跃

或许,尹同跃也未曾想到,他亲自踩下的刹车会把奇瑞推向无望之境。技术派出身的领导者,决定了奇瑞在技术领域的不吝投入,工匠氛围浓厚,然而又在销量下滑之际再次按耐不住来自市场的诱惑,对稍有起色的销售结构大幅度调整。由于难以改掉“先有量和行业地位才有利润”的想法,在销量面前,以尹同跃为首的管理层还是不断向价格和市场妥协……

一路转型,一路左右摇摆。躬身奇瑞20年,尹同跃将这条长长的路途,视为修炼。然而在技术实力向卓越产品转化的过程中,尹同跃被市场挡住了去路。包括媒体和奇瑞汽车的竞争对手,大多都在看空奇瑞汽车。

从2003年至2017年的14年里,奇瑞汽车销售公司走马灯式地换了一茬又一茬总经理,销量亦是一跌再跌,这家曾经连续十年排名自主品牌第一的“老大哥”,在2017年仅仅录得55万辆的销量,与“确保90万辆,争取100万辆”的目标相差甚远,彼时同一时期进行转型的吉利现在销量达到了125万辆。甚至于说着“跟着奇瑞没前途”的经销商频频退网。

2017年,是奇瑞满20岁的一年,也是带着失落的一年。观致几经波折,终于被不堪亏损之重的奇瑞“甩卖”,紧接着奇瑞又将凯翼汽车51%的股权以24.94亿元的价格转让……与产品沉寂低迷相比,奇瑞可谓是动作频繁,但燃眉之急未解,依旧“缺钱”。

“按道理讲,奇瑞生产的车质量还是很不错的,可能是营销不行,大概里面的人总想着怎么争权夺利,不想着怎么好好卖车,”一位奇瑞的前任员工如此说到,语气中充满了无尽的可惜与无奈。奇瑞内斗一直是戏份颇多,导致的内耗严重。接近奇瑞核心高层得到证实,在经历了双方的近半年的磨合之后,奇瑞总经理助理赵焕已经从奇瑞离职。

无论是宝能的收购热情,还是四虎相争到六虎相争,一系列的传闻背后反映的是奇瑞汽车对资金的渴求。根据联合资信评估有限公司发布的奇瑞汽车跟踪评级报告显示,2016年,奇瑞实现营业收入329.64亿元,利润总额为2.06亿元。而到了2017年,财务数据显示,公司的营业收入为294.7亿元,同比下滑10.59%;营业利润为-3764万元,净利润2.64亿元。今年第一季度,奇瑞汽车营业利润为-6.76亿元,相较于去年同期亏损额扩大了4倍。

销量持续下滑,盈利能力差,负债率高等问题缠身,从上位到出局,奇瑞用了不到十年。这条炼狱之路,奇瑞依旧没有找到“自我拯救”的方法,为了填补资金黑洞,“只有把自己也卖了”。

“即使60岁退休,我也还看着奇瑞成长,看到我死了的那一天……”1962年出生的尹同跃如今56岁了,已经没有太多时间去改变奇瑞的命运,但他的“理想国”却走向了“穷途末路”的岔路口。当51%的股权被挂牌销售,尹同跃还有没有机会看着奇瑞成长,他自己也不知道。

不确定的还有,一旦奇瑞把自己也挂牌销售,合资公司奇瑞捷豹路虎该走向何方?

混改,清场的开始

汽车企业混改的大幕,正在由“奇瑞把自己卖了”这一则悲伤的故事拉开。

5月25日,国家发改委发布了名为《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的征求意见稿指出,“鼓励企业通过股权投资,开展兼并重组和战略合作,支持国有汽车企业与民营汽车企业开展混合所有制改革,强强联手,组建具有世界一流水平的汽车企业集团。”

这被视为混改提速的强烈信号。随着混改的呼声迭起,政府对于民营企业的关注热情空前高涨。将混改写进政府工作报告,也释放出一个关键的信息,“中国汽车正走向清场”。

随着时代趋势的改变,全球汽车工业将会走向强烈的行业集中度,中国汽车产业也不例外。目前中国前10家汽车生产企业的集中度达到90%,但尴尬的是企业数量并未随着集中度的增强有所减少,甚至随着新能源市场的兴起和造车新势力的迸发,有进一步扩张之势。截止2017年,全国新注册的新能源车企就有超过200家,数量超过美、日、欧所有汽车厂家数之和。数量众多,资源分散。

从欧美等汽车强国汽车产业发展之路来看,中国汽车行业数百家的造车势力洗牌在所难免。“要么实施重组,或者技术改造,没存量价值的企业应该关闭。”市场分析师认为,中国汽车目前面临着鱼龙混杂的局面,存在浑水摸鱼趁机捞一笔心思的车企不在少数,为了避免劣币驱除良币,洗牌势在必行。

2015年,国资委就确定了下一步的国企改革重点,希望进行大规模兼并重组,将央企数量缩减至40家,将集团资源进一步盘活。上汽集团、江淮汽车、广汽集团、长安汽车、北汽新能源等企业或是通过交换持股、管理层持股,或是引入行业外投资者等,或是吸引各种所有制的资本进入,都进一步打开了汽车企业的成长空间。

近日,一汽东风长安之间频繁的人士换防,被业内解读为“国企整合,走向合并”的信号。“我们去年已经开始改革薪酬,并做了很多调整。我个人认为薪酬只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干事的环境。我们也在尽量调整环境,在政策允许范围内,全面推进职业经理人制度。”东风内部人士表示。

强强联合的背后,是你死我活的腥风血雨。一场“革命”的风暴正在袭来,只是不知道谁将会被先革掉性命。

毋庸置疑的是,在接下来的三到五年内,如蔚来、威马等诸多造车新势力们在一轮又一轮残酷的洗牌中,必将有一大批车企被整合收编,甚至被out出局。而谁又将成为为数不多的幸存者呢?如奇瑞般几经风雨,也未能全身而退。

“现在都在讲‘混改’,对奇瑞而言,如果资金缺口太大,财务状况一直不佳,引入战略投资者来‘输血’也未尝不可。”汽车行业分析师钟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最先爬到高峰,也最先感受到缺氧和呼吸困难的奇瑞,待价而沽的局面便是一个鲜活的例子。

奇瑞能否在此次“混改”大幕下获取新生不得而知,但体弱者面临的局面都很类似。下一个是谁?“体弱”者如华晨,江淮离混改不远了。

或者说,大逃杀即将来临……

更多评论 收起评论

我要说

欢迎您!

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