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Autopilot 2.0重大更新背后,不仅马斯克一个“汽车疯子”

沉寂大半年后,特斯拉Autopilot 2.0的重大更新终于要来了。

据消息人士透露,特斯拉公司车队正在测试新版Autopilot 2.0的消费者版本,新系统中基于全新深度神经网络的视觉处理工具Tesla Vision有了“重大改进”,而车队测试通常是将新系统推送给全球各地消费者的特斯拉汽车的最后一步。

上述人士透露,系统更新后的一个新功能是系统准确检测车身四周其他车道上的车辆并将至渲染在仪表盘上。另外Autopilot的重要功能自动转向(Autosteer)和车道检测功能都有了非常显著的改进,原因是“基于全新深度神经网络的视觉处理工具Tesla Vision开始发挥作用。”

从2016年10月特斯拉AP 2.0车型投产算起,特斯拉AP部门经历了多位高管的更迭,也取得了非常显著的成绩,我们下面一一展开。


Sterling AndersonSterling Anderson

第一位关键人物是自动驾驶创业公司Aurora联合创始人兼首席产品官Sterling Anderson,Anderson之于AP 2.0最大的意义在于凭着打造AP 1.0的产品经验,帮助特斯拉定义和推出了AP 2.0的硬件解决方案,包括选用英伟达Drive PX2芯片作为计算平台以及摄像头、毫米波雷达和超声波传感器规格的定义。

连同硬件大幅革新的,还有全面转向自研的软件系统,包括“基于全新深度神经网络的视觉处理工具Tesla Vision”。彼时特斯拉CEO Elon Musk立下了2016年底推送Autopilot 8.0跨版本更新的承诺,AP团队需要在短短两个月内基于全新的软硬件平台推出不输于AP 1.0的新系统,所以有一种声音认为,是这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当时日趋疯狂的自动驾驶领域泡沫化导致Anderson出走成立新公司。

(因为违反竞业协议且带走了一批AP团队成员,特斯拉曾对Sterling Anderson发起诉讼,随后双方达成和解。)

Anderson离开后,特斯拉并没有任命继任者,AP团队改由直接向Elon Musk汇报。写到这里我想起了他的传记《硅谷钢铁侠 埃隆·马斯克的冒险人生》中的一段话——

如果你告诉马斯克,他的要求是无法实现的,比如预算实在降不下来或者在截止日期前无法造出某个部件,他就会说:「好吧,这个项目与你无关了,从现在开始我是这个项目的 CEO。在担任两家 CEO 的同时,你的工作也由我来做,但我可以完成。」

更可怕的是,他不仅仅是说说而已!每次他解雇了某个人,都会接替那个人的工作,而无论是什么项目,他都能完成。

简直是真实写照对吗?不过作者没提,虽然Musk最终都能完成,但这些项目大都会经历跳票、延期交付。以上面这个项目为例,特斯拉在2016年12月31日那一年的尾巴上推送了Autopilot 8.0跨版本更新,但AP 2.0的可用性真正追上1.0车型,要在大半年以后了。

那么Anderson离开后谁在短短半年内领导特斯拉设计研发了复杂的Autopilot软件系统呢?Chris Lattner。

苹果时代的Chris Lattner苹果时代的Chris Lattner

Chris Lattner职业生涯中比「特斯拉Autopilot软件副总裁」更耀眼的,是开源项目LLVM编译器基础设施的主要作者以及苹果Swift语言之父。他在领导大型软件工程方面有丰富的经验。

Anderson离职不久,Chris Lattner就加入了特斯拉,不过他接替的不是前者的职位,Chris Lattner主要“解放”了Jinnah Hosein。Jinnah Hosein是Space X软件副总裁,在特斯拉启动Autopilot项目后,他开始过上了和老板一样的生活:辗转于两个工作量惊人的创业公司之间。但AP 2.0的技术挑战实在太大,以致特斯拉不得不寻找专人把控,Lattner也曾表示加入特斯拉是因为希望尝试AP 2.0这一“非常困难、世界级的技术挑战”。

Lattner在特斯拉做了什么呢,去年3月29日,特斯拉推送了Autopilot 8.1版本更新。之前仓促推送的8.0做了很多功能阉割、体验也很差,Lattner在Twitter转发称8.1更新是AP2.0硬件平台有史以来最大的更新。

5月7日,特斯拉又推送了一次更新,全面解除了8.1版本中各功能的速度限制,同时去掉了(Beta)标识,Lattner转发称又是一次大更新,性能和感知都有了大幅改进。

最后一次是6月15日,有车主发现特斯拉正在通过摄像头收集路况信息以改进Autopilot,特斯拉更新后的数据共享政策中提到,“……我们需要通过布局在车身外部的摄像头来收集路况短视频,以便获取车道线、路牌及交通灯的位置等路况信息。特斯拉对路况的覆盖越广,每一辆特斯拉汽车的自动驾驶能力就越高。”

所以Lattner都做了哪些工作呢?主要是以下几点:

将AP 2.0的使用体验从几乎不可用改进到与AP 1.0基本相当,在某些方面甚至更好,比如更平顺的控制车辆 添加完善了十多个主动安全类功能 从零搭建了底层技术架构和基础设施,将特斯拉在全球各地跑着的数十万辆汽车利用起来,实现了收集而来的图像和视频数据处理,在云端搭建大数据基础设施处理和使用这些数据 定义并领导了(Autopilot)功能路线图,推出了未来功能的技术架构 主张并推动对Tesla Vision视觉处理工具中的深度神经网络进行重大改写,从而显著提高精度、召回率和推理性能 亲自面试了大部分新Autopilot团队员工,将Autopilot软件团队增加了50%以上 改进了一些不便详细描述的内部基础架构和流程 在更广泛的Autopilot项目中与他人密切合作,包括未来的硬件支持、法律、同行业、监管、市场营销等。

显而易见,虽然Lattner在特斯拉只待了短短5个月,但还是扮演了非常关键的角色。在最后一条里有一句不起眼的“未来的硬件支持”,引出了Autopilot团队另一位非常核心的人物Jim Keller。

Jim Keller(右)Jim Keller(右)

36氪多次报道了Jim Keller辗转AMD、苹果立下赫赫战功的历史,他对芯片的设计和研发有着极为深刻的理解。Keller在2016年1月加入特斯拉之初任硬件工程副总裁一职,带领Autopilot一支50多人的团队负责特斯拉AI芯片的研发。

2017年12月8日,Elon Musk和Jim Keller一起出席了神经信息处理系统大会(NIPS 2017),Musk首度公开特斯拉正在研发定制的AI芯片,并表示“Jim团队开发的专用型AI芯片将会是世界上最棒的芯片。”

软件方面,Lattner离职后,Musk从他支持的人工智能非盈利组织OpenAI挖来了一位AI研究科学家Andrej Karpathy。在欢迎后者的声明中特斯拉提到,Karpathy是计算机视觉和深度学习领域的顶级专家,对应这两个领域,特斯拉给了两个Title分别是Autopilot视觉主管和特斯拉AI主管。另外,Jim Keller已经升任全面兼管软硬件的AP负责人,两人是协作关系。

Lattner负责打好AP 2.0的基础并基本追平AP 1.0,Karpathy则需要带领AP团队攀登更宏伟的目标,比如持续改进和完善AP 2.0,追赶自动驾驶行业老大谷歌Waymo。

然后……从Karpathy入职特斯拉算起,9个月过去了。关于AP 2.0的进展,下面是刚刚拿到Model 3的Lattner给出的评价。AP 2.0确实进展寥寥,展现出与特斯拉完全不相符的低频小修小补的气质。

看点就在这里,关于这个问题,Musk专门在特斯拉财报电话会议上给出了详细的解释:

我对特斯拉在神经网络方面取得的进展感到非常兴奋,我发现AI领域是这样的,它是一种指数增长,你一直觉得进展很缓慢、很无趣,然后突然就wow,就是这种感觉。

你看谷歌DeepMind做的AlphaGo,一开始(水平)还不如一个好点的人类棋手,突然就打败了欧洲冠军、然后是世界冠军,接下来可以同时开战打败任何人;很快他们研发了AlphaZero,轻松碾压AlphaGo,就是这样。

这有点像自动驾驶的进展,它(当下的AP 2.0)就像个差劲的司机,然后突然,跟技术精良的老司机无异,它会这样演进。

提炼两点信息:特斯拉神经网络方面取得了突破;AP 2.0的演进会呈现类似AlphaGo那样的指数增长。

怎么评价Musk的观点?第一,他经常讲各种无法如期达成的目标,从这个角度看,不建议对AP 2.0接下来的进展寄予太高期望;第二,上面已经提到,AP 2.0进展寥寥已经很久了,事实上在财报之前,Musk和其他特斯拉高管已经多次强调特斯拉在神经网络方面的突破——多次“吹嘘”同一款产品并不多见,过分调高市场预期也不利于后期舆论的控制,除非他们确实做出了很好的产品。特斯拉Semi半挂卡车的发布就是这样,稳稳托住了前期“吊胃口式”的营销。

Elon Musk多次“吹嘘”特斯拉神经网络的“证据”之一Elon Musk多次“吹嘘”特斯拉神经网络的“证据”之一

即将发布的AP 2.0更新,是Andrej Karpathy主持发布的第一次重大更新。这次更新后,特斯拉会按照Musk说的 “在3-6个月内推出从美国东海岸穿行至美国西海岸的自动驾驶解决方案”吗?我们拭目以待。

更多评论 收起评论

我要说

欢迎您!

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