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如何一步步俘获人心?uSens凌感有话要答

用不好技术才恐惧,用的好的都封神了,比如这位。

试着跟非人类物种互动,总是会被人多看上一眼。远到跟蝴蝶起舞的香妃娘娘,近到抱着仿真人偶、宠物青蛙的空巢青年。人们难以接受或者说不容易理解如何与冷冰冰的器具对话,除非能从这样的交互中得到社会化的参与感。 

只有科学家会思考这些问题,如何通过多维空间的互动让人类接触到的介质更多元,也让大脑对信息的处理变得更立体,从而使人与智能硬件的互动更有趣。

这一过程中,大脑是更聪明了还是更懒了?带着这个问题,我们拜访了uSens凌感在加州圣何塞的办公室,与费越博士聊了聊他的工作内容,我们尽量去理解科学家眼中的人机交互世界。

智识迁徙

作为一家人机交互解决方案商,uSens凌感于2013年落脚硅谷,并陆续在杭州、北京、深圳设立办公室。联合创始人兼CTO的费越,早前在美国莱斯大学取得了空间物理学博士学位,从业数十年都在琢磨虚拟现实与三维人机交互。

uSens凌感联合创始人兼CTO的费越uSens凌感联合创始人兼CTO的费越

要理清楚uSens凌感在人机交互领域的图景,我们先来看看费越博士的工作经历。

1999年-2005年,费越在美国读phd,这期间他的试验项目给整个人机交互领域带来了新概念。标志性事件发生在02-04年间,费越推出了一款名叫Cube的产品,这是世界上第一个具有交互的三维用户界面,用户可以将屏幕进行沉浸式的360度全方位旋转。

Cube可以说是近十年后才出现的虚拟现实头盔的技术雏形。作为一款实验室产品,费越在2009年将Cube的三维交互桌面理念运用在了松下电视上,开发出基于触感的电视遥控器和交互系统。

时间拨回到2005年,毕业后的费越陆续在多家企业历炼,完成了一位成熟工程师及项目管理者的所有技术训练。

  • 第一阶段:诺基亚,做研究、做产品原型、这一阶段注重探索,对技术专利更为看重;

  • 第二阶段:摩托罗拉,做工程性产品,与各部门配合把一个实验室想法真正落地;

  • 第三阶段:松下,重回研究一线,更新尖端算法,测试概念性产品的演示运转;

  • 第四阶段:亚马逊,管理项目并进行产品的严格测试、管控,包括对团队研发进度、代码质量、各部门时间线协作的把控等。 

整个循环过后,2013年的费越决定创业。这时候的他有两个特别深刻的积累——一个是做创业的基本理念:快速行动、快速验证思想;一个是工程性产品方面,如何建立测试团队、如何管理软件工程团队(时间和代码质量上两个角度的管理)。

“不管是研发还是工程性产品,每三年都会有一些知识的新方向、新角度,新的技术知识要不断的学习循环、不断的得到技术验证。”

简单来说,uSens凌感作为一家人机交互解决方案商,目的是为更新的智能设备提供更好的探测方式。从AR\VR、手机再到智能座舱,技术迁徙的解决人与非人介质的多维交互。

交互图景 

人机交互有几个关键性节点,从电脑键盘到鼠标、从手机实体按键到触摸屏的出现、从游戏机的传统手柄到体感操控,交互方式正随着新技术的出现变的更自然、更流畅。

这也是uSens凌感一直在强调的全自然手势交互。费越解释道,人的每只手有26个自由动作度,通过26个自由度的变化、交叉、组合等做出各种动作来操作设备。uSens凌感目前能够做到对双手各26个自由度的识别追踪,是骨骼动作、三维位置的实时捕捉而不是形态或者轮廓的简单识别。

(视频为uSens凌感手部动作捕捉效果演示)

这样做的好处是,在交互过程中,用户不用刻意去记忆某些固定动作,而是可以直接用抓取、拖拽、移动等手机触屏早已培养起来的交互动作,完成操作指令。

拿车载环境举例,宝马新5系上的手势控制系统,其操作手势必须符合系统对动作标准的设定,比如说“控制音量”对应“手指画圈”、“左右挥手”对应“接听或拒接电话”等,用户需要学习并记忆控制动作对应的指令含义。这一方面有强行输入的嫌疑,一方面某些动作可能会跟人类的自然手势发生冲突,比如说左右挥手有可能是在say hi。

需要重点强调的是,这些出现在车内的交互尴尬可能仅仅源自于宝马几位产品设计师对手势操控的自定义,是命令式动作的呈现。由于各家对自定义动作的理解不同,使得产品最终呈现的手势控制交互体验也不尽相同。

uSens凌感的解决方案是,为智能座舱提供寻址性而非指令性动作的概念,通过对手部动作的2D、3D动作捕捉,实现更为自然的连续交互。“用户天生就可以理解的、下意识就会的动作。”

效果示意图效果示意图

在费越看来,未来车载环境中,交互界面将更大、复杂性更强、内容和功能更多元,需要的交互方式也不能按照现有的技术条件来预判。

费越认为现阶段的不少解决方案都是阶段性的产物,比如说“语音+指令性动作”的互相配合,或者是智能抬头显示仪等,他们出于安全或者技术手段的限制,依旧要将司机的注意力集中在驾驶区域。而未来智能座舱的图景,显然要更大胆好玩。

“我们目前提供了一个底层运动信息的大基础,未来uSens凌感将不局限于探测、位置、手势这些相对底层的信息,我们将提供更多维度的感知,去更好的理解现实世界与场景,也更好的理解人类的交互意图。”

车云小结:

费越说,如果人机交互发展的够厉害,不用动脑我就知道怎么回答你的问题了。答案可能都写在智能头显或者别的隐秘界面里。

至于大脑是懒了还是勤快了,并不在费越的思考范畴里,在他看来,技术总能找到最好的解决方案。

更多评论 收起评论

我要说

欢迎您!

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