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小鹏:新能源5年之内难有利润

某种意义上,这是一场离经叛道且充满挑衅的演讲。

车云按:1月20日,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2018)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举行。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在下午进行的高层论坛上发表了演讲。何小鹏在演讲中向很多传统车企的思维模式提出了质疑,这些观念在互联网行业并不新鲜,但在汽车行业里,听起来可就有点离经叛道了。

以下为何小鹏的演讲节选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同仁,媒体朋友们,大家晚上好!

刚刚是多家大公司在中国电动汽车发展上的一些思考。但是在过去4年里,据不完全统计,中国有300多家新造车企业。今天我非常荣幸作为新造车企业的代表,在这里跟大家分享一些我们的思考。

我观察过三百多家新造车企业,从中间可以看到基本上所有的创始人都是或多或少来自于有相关的汽车背景的,有制造企业出来的,有汽车媒体出来的。我是一个完完全全从互联网领域出来的新造车企业创始人,我们的思考会有很多不同。

很多人都会问,为什么有这么多新造车势力?我们为什么会从原来的互联网公司或者从制造公司里面走出来,到一个新的环境?我相信其中一个非常核心的原因是大家都看到了一个趋势,未来应该是一个AI+互联网的时代。在每个时代里面,我们都看到了有非常多的公司出现,有非常多的创业公司从小走到大。我们相信在未来的10年到20年里面,AI+互联网会产生非常多的大型企业。我相信在这个领域里面,我们今天在座的很多企业都有可能会成为其中之一。在这个领域里面,我相信整个智能互联加上汽车制造,会成为一个关键点。

我想说两点,今天前面所讲的所有事情都主要在电动汽车上面。

但是首先,我们要知道,我认为一家全新基因的公司最后在这个领域成功,肯定是硬件加上软件整体化解决方案。做好一台电动汽车,把品质做好,把规模做好,我相信是根本。但是如果我们真要做强一家公司,能够像小米、苹果一样,在未来十年里面做到全球科技公司的前20名,科技创新一定是核心点。我刚刚所听到的很多思考里面,发现大部分描述都是在汽车制造领域。在电动汽车角度,科技创新该怎么做?这是我们新创业企业需要思考的。

其次,在过去十几年里面,我跟很多领导汇报过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我们发现一个非常有趣的观点。在几年前,大家都认为中国的移动互联网发展在全球第一,但是在2009年到2010年,苹果、谷歌等公司非常快速的在全球移动互联网做强。这给我们当时所有移动互联网创业公司都带来一个巨大的冲击,如果今天我们快速的向前行,今天在中国有这么大的市场,这么多的用户,这么多资本的情况下,在未来有没有可能出现几家企业成为全球科技制造企业的领头羊?这是一个挑战。

小鹏汽车是一家初创公司,现在整个公司人员数量还不到一千人,但是研发人员的数量超过了70%,在未来两年里面,我们的目标要达到5000人左右,我们希望研发人员的规模仍然超过50%,这和中国当前主流整车厂的目标是完全不一样的。在过去一年里面,我们融资了50亿人民币,是由阿里巴巴等相关的一系列的投资机构一起来投资的。我们都知道做车是非常难非常耗钱的事情,在2018年小鹏的目标是拿到超过130亿的资本,我个人也会投入15亿的人民币。在2018年1月份,也就是在这个月,我们第一次在CES发布了第一款产品G3,这款产品是去年中国新造车势力里面第一个上公告的,并且能量密度排名第一。同时我们也是第一个在北京已经有一部分车型上牌的,速度在新造车势力里面排名第一。在今年我们会正式发布G3,下半年对公众市场交付。

小鹏汽车要成为一家未来的科技公司,成为一家出行公司。今天规模品质化的电动汽车是所有造车公司非常重要的一个基础,但是我们一定相信创新以及将来的出行运营才是我们能够从大到强一个关键的因素。这一点我们是怎么思考的?这里我想分享一下小鹏汽车认为的,一个面向未来的新造车公司的四个核心要素。

第一个,就是新的公司需要有互联网基因。它的管理团队需要有来自于互联网,来自于整车,来自于科技,来自于各行各业的优秀的人才,聚集在一起才有可能。我想举几个例子,比如第一点,我发现今天我们所讲的所有模式里面,产品设计都是以销售为导向的,这也是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公司关注汽车政策的稳定性,关注补贴的情况。但是换一个角度,如果真是一家面向未来的汽车厂商,是否只应该以市场为导向?是否应该还会加上以用户为导向?我们今天都讲一个笑话,现在在中国买电动汽车的人都是不想买电动汽车的人。为什么?是因为政策。为什么?是因为补贴。如果我们不去挖掘这些用户真正的需求,如果我们不去思考用户的数据,用户的迭代,我们是非常困难去做好这个事情的。

第二个,我想说的是,今天我们所有的新能源汽车制造厂,一定不能仅仅以利润为导向。我个人认为在未来五年左右,新能源汽车在中国很难有利润,更别说有规模利润。但是我们如果往未来看,我们每一年的投入都有可能在将来换取更大的收入,如果以当前补贴,当前政策来获取利润,我非常不认为在未来能够完成从大变强的转换。

互联网基因里面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就是人,在我刚刚投资创立小鹏汽车时发现一个很有趣的观点,中国做汽车的人的待遇都非常低,比互联网人低了很多,清华大学毕业五到十年的人比同档次在互联网企业里面的人低50%甚至更多。没有合理的机制,没有将来上市更好的激励政策,不可能有这么多好的人聚在一起。我发现现在很多的整车厂商在创新领域是束手束脚的。为什么?因为他们要用正确的过程来做事情。这对我们新造车企业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机会。

第二个核心要素,一定要自主研发互联网技术,因为所有的汽车制造企业都是科技企业。核心不仅仅在电动制造,一定还有软件,运营能力。小鹏汽车在今年年底做到600人左右的自动驾驶互联网研发人员,看起来很小,但是在中国整车厂领域还是很突出的。在过去的整车供应链里面,我们可以看到不同的零件,不同的供应商可以很容易耦合,但是在未来是互联的年代,是自动驾驶的时代。信息是要连通的,数据是要流转的,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你不自主研发,投入巨大的人力做自主研发,获得未来的核心价值将非常困难。

第三个是用户参与。说到用户参与,不是用户参与造成车,我们需要思考在设计的领域,用户的数据是什么样的,谁是我们核心的用户?如果一个车卖的太便宜了,它不会有自动驾驶,不会有互联网基因,拿不到用户的数据。如果一个车卖的太贵了,很多都是司机开,你也拿不到有价值的用户数据。从互联网和汽车的角度来看,我认为应该是拿到最核心的积极使用互联网和自动驾驶的用户,是最有价值的用户。另外今天有很多人都没有真正开过电动汽车,他们都不知道电动汽车好在哪。如果以销售为导向的方式,不考虑让用户参与来尝试使用电动汽车,这样一些模式很难做出让用户真正喜欢的自动驾驶、电动汽车。

第四个,要心存敬畏,跨界融合。今天对于所有的新制造企业来看,我们发现汽车比互联网难做很多,难很多很多倍。规模的品质是我们巨大的挑战,小鹏汽车和很多新造车企业在未来三年五年里面都要不断学习,不断补课。但是我想说的是,如果原来的整车厂还是当做一个供应链的AB点来看自动驾驶,来看互联网,我认为这个跨界融合的难度也一样是非常有挑战的。

我相信一家新的面向未来的汽车制造和汽车出行公司,一定要有这四个基础的因素。作为新制造企业的一个代表,我们都更期望让市场充满竞争,让产品回归本质,这才有可能去逼迫我们创新,才有可能让我们在未来作出一个更不一样的公司。

最后,我想说所有公司最核心的问题就是时间。如何规模的提高我们的品质,如何让我们整个从研发到生产到销售到售后到整个运营体系的网络建成?这还需要数年的时间。

但是我也想说的是,刚刚也提到,中国现在有非常多的大型整车厂,时间一样很紧迫。我在过去一年里面去了美国三次,也去看特斯拉及工厂,跟很多特斯拉人去交流。最开始特斯拉的很多人不是来自于整车厂,特斯拉现在很多人来自于苹果或者来自于芯片厂商。今天他所做的创新,今天他所做的探索,我看到有很多。

在我了解国内的整车厂很少会自主研发,会用研发角度来做探索的。如果当这样一些探索在未来来自于不同国家的整车企业,他们完成了从零做到了60分,做到了70分,甚至80分,这个时候你会发现仅仅做好一台电动汽车,已经不足以能够成为世界的强者。我相信这对所有新制造企业既是挑战,又是机会。我相信小鹏汽车能够在未来五到十年,成为中国乃至全球知名的新制造企业与出行运营商。我也希望将来能够在中国会看到多家像苹果、小米、阿里巴巴、腾讯这样的全球知名的互联网科技公司,在制造上取得更卓越的成就。

谢谢大家!

更多评论 收起评论

我要说

欢迎您!

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