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 | 全球首探蔚来合肥工厂:深度解码“新制造合作”样本

  • 2018/01/03
  • 车云网

这座占地在1000亩,建筑面积27万平米的工厂,从本质上是一座全新的蔚来工厂,体现蔚来制造力。

“我们的工厂内部已经全部建设完成了,只是外部环境没有什么绿化比较难看,等都弄好之后会邀请媒体朋友去参观”。12月17日上午,ES8正式上市的第二天,蔚来创始人兼董事长李斌在北京蔚来中心接受记者群访时,面对关于“工厂建设进度”的问题,做出上述回答。

现场不少记者将信将疑,面对12小时内扑面而来的巨大信息量,ES8产品信息、3分钟换电中心、移动充电宝、电池租赁、NIO House服务模式、快递到车…人们有理由怀疑,蔚来是否有能力执行做好这么多事情?

实话说,车云也曾是质疑者中的一员,但就在李斌回答完工厂建设进度问题之后,车云心中的很多疑问打消了。

原因很简单,ES8上市一周之前,车云成为全球首家实探蔚来合肥制造技术基地的媒体。在多家新造车公司以“奠基、土地平整、主体建筑搭建完毕、大型设备进场”等种种时间节点传播工厂信息的同时,蔚来几乎没有发声,却最早也最完整的将一座崭新的工厂呈现在车云眼前。一周之后,李斌所述,与车云所见,没有半点差别。

蔚来合肥制造技术基地蔚来合肥制造技术基地

一座全新工厂

自2016年4月蔚来与江淮签署100亿人民币的战略合作协议开始,业内关于“江淮代工蔚来”的讨论始终未曾停歇。除了关于品牌调性层面的问题外,质疑主要聚焦在一点:江淮的制造力能否满足于蔚来的高端产品要求?

车云经过多方采访,认为这一问题其实是伪命题。

如果给蔚来合肥工厂下一个简单定义,那么“在江淮的支持下,蔚来联合制定打造的全新工厂”再合适不过。

具体而言,蔚来主导了工厂整体的投资规模、技术体系、产线标准、设备导入、人才引进、管理流程等等核心要素,江淮在蔚来明确的各项标准下,结合自有体系优势给予紧密支持。也就是说,这座占地在1000亩,建筑面积27万平米的工厂,从本质上是一座全新的蔚来工厂,体现蔚来制造力。

蔚来合肥制造技术基地蔚来合肥制造技术基地

蔚来合肥制造技术基地副总经理辜向利告诉车云,从整体而言,蔚来合肥工厂最大的特点包括四点:

1、速度快;

从2016年十月底打下第一根桩,到2017年12月生产线全部跑通,蔚来合肥工厂只用了不到14个月的时间,速度远超同行业两年左右的水平。据悉,蔚来通过两种途径保证项目速度:实行深度交叉施工(例如厂房建设与部分设备进场同步并行)、实施备选方案(在项目的每个阶段均有备选方案,以保证突发状况不影响项目整体速度推进)。

2、标准高;

与设计、研发、供应链等要素一样,蔚来同样制定了合肥工厂的所有核心标准,包括产品、工艺和质量标准等方面的要求,都纳入到制定的技术任务书中。在技术任务书输入之后的执行过程中,蔚来还有一支核心技术团队,在工厂的建设和运营中进一步落实和保证标准落地。此外,在供应商体系搭建和管理方面,蔚来全程主导,包括零部件布点、开发和过程质量把控等。

3、团队强;

用辜向利的话说,蔚来工厂的人才团队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一方面蔚来方面的核心团队来自宝马、通用、捷豹路虎、沃尔沃、福特等车企,例如辜向利本人就来自沃尔沃,曾主导了沃尔沃成都工厂的建设;另一方面由于工厂本身的差异化吸引力,引入的技术工人多为从江淮现有四个乘用车厂所挑选的最优秀的高级技工。

4、投入大;

车云获悉,相比江淮的其他工厂而言,蔚来合肥工厂的投资水平高出2倍以上。辜向利表示,蔚来与江淮的合作是百亿级别的,在工厂环节的投入必然不菲。

在李斌看来,由于蔚来整体掌握了合肥工厂包括质量、订单、生产、物流、管理、制造、供应在内的核心要素标准,且江淮本身在制造方面已有数十年的积淀,再加上蔚来产品本身正向开发的设计质量保证,因此业内担心的蔚来产品落地质量问题,实际上没有必要。

在李斌看来,由于蔚来整体掌握了合肥工厂包括质量、订单、生产、物流、管理、制造、供应在内的核心要素标准,且江淮本身在制造方面已有数十年的积淀,再加上蔚来产品本身正向开发的设计质量保证,因此业内担心的蔚来产品落地质量问题,实际上没有必要。

蔚来合肥工厂将投产ES8车型蔚来合肥工厂将投产ES8车型

261台全铝车身线机器人

众所周知,基于整车轻量化与结构简单化的考虑,蔚来ES8车型采用了全铝车身结构,96.4%的铝材使用率使该车成为全球量产车中全铝车身铝材含量最高的车型,包括车身最关键的传力路径和承载部位均使用高性能铝材。

从制造角度而言,ES8的全铝车身设计无疑是巨大的挑战,不仅生产线及原材料投入成本增大,更需要严苛的生产工艺。

蔚来ES8全铝车身车间蔚来ES8全铝车身车间

在实际探访过程中,车云走进蔚来全铝车身车间后,最直观的感觉安静。传统钢结构的白车身主要采用焊接工艺,焊接机器人工作时伴随着火花闪电,夹杂了轻雾与焦糊味。全铝车身则采用铆接技术,车身连接处不会产生热变形,无飞溅产生,没有高温,且铆接机器人工作时的噪音也要明显小于焊接机器人,因此车间内噪音很小。

蔚来ES8全铝车身车间蔚来ES8全铝车身车间

据辜向利介绍,蔚来合肥工厂的全铝车身车间为ES8白车身提供7种连接技术:

热融自攻铆接(FDS)

自冲铆接(SPR)

铝点焊(RSW)

冷金属过渡弧焊(CMT)

结构胶(Adhesive)

激光焊接(Laser)

高强度抽芯拉铆(Monobolt)

ES8白车身应用7种连接技术ES8白车身应用7种连接技术

这7种连接技术为蔚来ES8的白车身提供了质量保障。例如,使用比例较大的自冲铆接技术是一项航天工艺,通过电机提供的动力将铆钉直接压入待铆接板材,当铆接板材在铆钉的压力下和铆钉发生塑性形变并成型后,充盈于铆模之中。值得注意的是,自冲铆接技术拥有更高的抗疲劳强度、扭转刚度、抗腐蚀性、静态紧固力等,能够大幅增加车身强度。

辜向利告诉车云,要保证ES8全铝车身的质量,生产线设备的投入至关重要。据悉,蔚来合肥工厂全铝车身车间的设备集成供应商包括ABB、巨一、天津福臻等,生产线总共配置了261台全铝车身线ABB机器人。

值得注意的是,与焊接机器人匹配的焊枪和涂胶,蔚来也都选择了国际一线供应商,例如自冲铆接(SPR)配套德国进口TUCKER焊枪、热融自攻铆接(FDS)采用德国进口DEPRAG焊枪、铝点焊焊枪使用法国进口ARO、涂胶用的SCA也是德国进口品牌。所有的这些投入,均是为保证车身的连接强度,令效率和可靠性达到极致。

蔚来ES8全铝车身车间蔚来ES8全铝车身车间

除了设备本身的投入外,蔚来合肥工厂全铝车身车间还设置了全铝车身在线检测产线,该流程可全方位实时监测全铝车身的制造品质,包括铆接连接强度等要素均需经过激光在线精度测量控制系统、铆接点无损检测和破坏性测试等流程,检测无问题后才会进入下一生产环节。

全铝车身在线检测全铝车身在线检测

辜向利称,目前蔚来合肥工厂全铝车身车间已经生产了近百台ES8白车身,这些白车身主要用于测试。蔚来团队会将每一个车身部件逐一剖解,切割后研究端面、连接点等情况,并根据问题相应地调整设备参数,例如机器人焊枪的角度、电流等等。

4月开始产能爬坡

1216日正式上市后,蔚来ES8已经启动预订。根据蔚来的计划,20186月将开始大批量车辆交付。

车云从辜向利处获悉,目前蔚来合肥工厂已开始月均生产约100辆左右的ES8,主要用于测试,解决问题,为后期产能爬坡做好准备。按照计划,蔚来合肥工厂预计3-4月开始产能爬坡。

蔚来合肥工厂ES8生产线蔚来合肥工厂ES8生产线

考虑到此前特斯拉Model S首批交付车型的种种质量瑕疵问题,对于即将交付的ES8,预订用户最为担心的就是,如何保证首批量产车型的产品品质足够高?对此,辜向利向车云回应,蔚来合肥工厂正从“人、机、料、法、环”五个方面分别进行优化。

所谓“人”: 指制造产品的人员,即通过各项培训提高生产线员工的业务水平,从而一方面保证各项关键工艺点的质量可控,一方面提升装车节拍。

所谓“机”: 制造产品所用的设备和工具,即在测试产品的同时,不断调试和优化生产线设备,保证各项核心设备的重复性精度、稳定性,并消除瓶颈工位。

所谓“料”: 指制造产品所需原材料,即确认供应商端能力,保证在制造上量后,不因为个别供应商的问题拖拉整体制造节奏,目前蔚来全球化供应链比例占71%。

所谓“法”: 指制造产品所使用的方法,这里主要指相关工艺卡、作业指导书和控制计划,会根据岗位流程、设备操作等问题的优化同步修改确认。

所谓“环”: 指产品制造过程中的环境,即工厂内部环境,高端车型制造必须匹配优质的环境。

在辜向利看来,蔚来合肥工厂前期试生产的目的很明确,就是为了通过小批量的生产、测试发现问题,解决问题,以确保能够满足大批量生产要求。并且,由于工厂本身的生产线设备和质量管理体系均按照行业最高标准设置和实施,因此产品落地质量能够保证。

蔚来ES8车型蔚来ES8车型

与江淮合作关系稳固

在合肥工厂正式投产后,蔚来全球范围内的整体研发制造布局网络已经形成:

上海:蔚来全球总部、全球量产车研发中心;

南京:蔚来电驱动系统制造基地、蔚来整车试制线;

合肥:蔚来整车制造技术基地;

圣何塞:蔚来全球自动驾驶研发中心、北美总部;

慕尼黑:蔚来全球设计中心;

伦敦:蔚来全球极限性能研发中心、蔚来车队总部;

北京:蔚来全球软件研发中心。

蔚来南京整车试制线蔚来南京整车试制线

值得注意的是,12月28日,蔚来与广汽达成合作,广汽集团公司及全资子公司广汽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与蔚来、湖北长江蔚来新能源产业发展基金合伙企业,共同出资设立广汽蔚来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更早之前,蔚来与长安汽车达成战略合作协议。

2017年12月27日,蔚来与广汽达成战略合作2017年12月28日,蔚来与广汽达成战略合作

有一种声音认为,在先后与长安、广汽达成合作协议后,是不是最先在制造端合作的江淮会逐渐沦为蔚来的“备胎”?对此,车云经过多方采访后得出三点结论:

第一:蔚来与长安、广汽的合作目前分别聚焦在新能源技术、智能网联技术的研发以及相关车型后续销售及创新用户服务上,没有涉及制造端,更多的体现在优势技术互补与服务模式创新方面。因此蔚来与江淮、长安、广汽的合作各有侧重点。

第二、从百亿级的战略合作规模来看,蔚来与江淮的合作不是简单的所谓“代工关系”,这一点经过车云对蔚来合肥工厂的独家实地走访与调查,也得到了印证。江淮本身数十年的制造积淀,累积下的经验和技术对于蔚来来说也是宝贵财富。

第三、蔚来与江淮、长安、广汽的合作均没有排他性,蔚来接下来也不排除会继续与其他车企达成合作,这事实上是多方合作的布局,体现蔚来的格局。因此,如果用过去长久以来外企与自主品牌合资的模式看待蔚来与相关车企的合作模式,并不能得出正确结论。

说完制造布局,最后再挖一挖蔚来现阶段在制造端的核心人才储备。

除了上述蔚来合肥制造技术基地副总经理辜向利之外,还有多位业内顶级大咖,其中多位此前并不为人所知,例如蔚来联合创始人、执行副总裁郑显聪,蔚来制造运营副总裁蒋平,蔚来整车工程部副总裁毛杰、宝马前全球副总裁Hans Kroeppelt以及华晨宝马沈阳铁西工厂前质量副总裁、宝马与Mini中央质量副总裁Steffen Wirth。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不久前,原沃尔沃旗下高性能品牌Polestar全球CTO及中国区总裁、沃尔沃中国研发公司总裁沈峰已经加盟蔚来,职务为质量副总裁,负责蔚来质量管理,并担任质量管理委员会主席,并将负责蔚来旗下产品从研发生产到交付全生命周期的质量管理工作。无疑,这对于蔚来制造端的实力而言是如虎添翼。

蔚来质量副总裁、质量管理委员会主席沈峰蔚来质量副总裁、质量管理委员会主席沈峰

在ES8上市后,蔚来的关注度一下子冲到了顶点,成为业内和消费者各种场合的谈资,褒奖声与质疑声同在,而质疑大多集中在产品落地品质、换电体系靠谱程度等还未正式揭开面纱的产品与技术要素。

一个有意思的细节是,在车云实地走访与调查蔚来合肥工厂期间,正巧遇见蒋平,这位已过花甲的蔚来制造运营总负责人,正在生产线上与技术工人交流工作细节。同行的辜向利说,这是蒋平的日常。

更多评论 收起评论

我要说

欢迎您!

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