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动驾驶会让人更不自由、逆来顺受

文艺青年怎么看新技术带来的变化?

车云按:关于自动驾驶的到来,我们设想过很多可能会发生的问题,比如说安全、道德伦理、还有就业率。美国大西洋月刊最近发表了一篇文章,文章的作者Ian Bogost选了一个比较新鲜的角度:自动驾驶车上路之后,人们的生活感受会有什么变化?这种感受不是通勤效率、堵车之类经常被提到的,而是更加主观和文艺的感受。车云菌将原文编译,因原文较长,略有删减。

Uber在亚利桑那测试自动驾驶车Uber在亚利桑那测试自动驾驶车

美国亚利桑那州,滕比(位于美国亚利桑那州中南部菲尼克斯东面的一座城市),傍晚6点。一条5车道的马路中间,挨挨挤挤地站着一大群人,我也在其中。

在我们畏畏缩缩等待交通灯变换的间隙,一辆SUV停了下来。司机的车窗玻璃打开了一些,让夜晚凉爽的空气能吹进车内。方向盘后的男士看起来和大多数司机一样,百无聊赖。但准确地说,他其实并不是一位司机。他“驾驶”的是一辆由Uber公司运营的无人驾驶沃尔沃汽车,他正在进行车辆的自动驾驶测试。司机的手随意地放在膝盖上,看起来倒更像我们这些行人,一样正等着让周围的汽车先走。

不管是所谓的5年之内还是25年之内,最终,也许大部分人都会乘坐这样的汽车到目的地去。这也许将人们从通勤的(安全)风险和负担中解放出来,也许会在技术服务于移动城市时给人们带来新的负担。不论如何,“自动驾驶汽车的时代”现在听起来还是过于虚幻和飘渺了——更像是企业酷炫的ppt和科技大V的预言,而不是平凡的日常生活。

但当与Uber的无人车近在咫尺,我头一次感受到了无人车的触手可及和接地气,也随之受到了巨大的冲击。这不是汽车测试场或者广告视频中的情境,也不是在旧金山或者硅谷,这是深入热爱汽车的美国郊区腹地的一辆自动驾驶汽车。

目前还很少有人能有机会体会到自动驾驶的不可思议。但除了描绘出自动驾驶汽车对技术、生态、健康和城市的影响,现在也正是考虑一下和这些机器共存于城市中是什么样子的时候了。等到这些机器不再带有神秘色彩,变得家常起来,他们将彻底改变某些非常基础,又极易被忽略的东西:日常都市生活的特色。

Uber是自动驾驶领域的后来者。今年,在未能与加州就测试许可达成一致后,Uber将它的无人驾驶测试项目放在了滕比。同样,这里也不是美国自动驾驶最热门的地方。不过亚利桑那州的州长Doug Ducey对共享出行的事一贯非常支持,对Uber更是格外青睐。

Uber的工作人员告诉我,自动驾驶车辆在真实路况下的运行状况是项目能否成功的关键因素。滕比的司机们能帮助公司明确技术需要改进的地方,尤其是乘客可能最有兴趣或者最为担心的事物。事实上,Uber一般都称呼这群人“领航员”或者“操作员”,但从来不称他们为司机。公司要求涉及测试的员工(他们有些原先就是Uber的司机),必须通过一个三周的培训,才有资格驾驶无人汽车。我在路中间亲眼看到了这个活的领航员后,觉得这个称呼非常霸气。对于无人驾驶汽车来说,“操作员”则听起来怪怪的(难道不是应当无人的么),但这个称呼其实也很准确。我们在很多时候,不也是操作员么,我们操作着电脑,而电脑替我们工作。

在我眼前的这辆车上,副驾驶座位上坐着一位工程师,他的笔记本电脑显示着通过车顶激光雷达探测到的当前道路虚拟图像。这种远距离探测激光传感器通常被用于道路导航,其收集到的数据会经过车载计算机处理后显示出来。这位副驾驶看起来很像汽车拉力赛的领航员,指导车手在相应的时间采取必要的行动。笔记本屏幕上除了车身和车身周围的其他障碍物,大部分的地方都是空白的。障碍物全部以红色显示,以强调他们可能会对汽车的行驶造成影响。

因为自动驾驶汽车是新兴而又未被验证的事物,它们的每个错误都遭到了人们的苛责。今年3月,滕比的一辆Uber测试车遭遇了一场高速碰撞事故,尽管事故根本不是无人车的错,也没有人在事故中受重伤,这件事仍然被新闻媒体大肆报道。上个月在拉斯维加斯,一辆无人驾驶载客小巴车在上路服务的第一天就碰到了一场事故,一辆卡车倒车时碰到了停在路边的巴士,不过只造成了车身的一点凹陷。同样被新闻报道说是一场“碰撞事故”。

这些过度的反应对无人车一点好处也没有。著名的电车难题更多的是一个心理学实验,而不是机器人谋杀这种伦理问题的参考标准。当我站在安全岛边缘,紧贴着一辆由电脑控制的大卡车时,问题将变得更加复杂,当然,这是因为我自己的个人安全受到了危险。

滕比郊区的设计将美国的公路特色放大到了极致。宽阔、平坦的4、5甚至6车道的公路,是汽车的原生地,非常适合测试无人车。在纽约、旧金山、甚至是匹兹堡,行人、电车、公交车和自行车共用着道路,但在滕比,骑手们会选择在人行道上飞驰。凤凰城(亚利桑那州首府)的市区面积超过9000平方英里,一年中大部分时间热得冒泡。沥青铺黏糊糊的十字路口让步行更像是炎热的探险。这儿,只能是汽车的地盘。

Uber公司自身去年遭遇了不少动荡,从员工性骚扰指控、用户数据安全,到法律欺诈和解散工会。但在滕比的街道上,Uber的沃尔沃测试车看起来更像是无害的老奶奶,而不是贪婪的资本主义商人。他们沿着亚利桑那州立大学校园校园里一个顺时针方向固定的环形线路缓缓移动。车子的数量非常之多,以至于站在道路边观赏他们通过,看起来就像一场自动汽车版的动物世界角马过河。

“你有没有试坐过那种自动驾驶的Uber?”我问过快餐店服务员这个问题,她看起来和店外的大学生年龄相仿。“哦当然没有,”她立马说,“我会被吓死的!”我解释说目前这些车里还是有司机的,她听后松了一口气。“这样的话,也许我会试试吧。”

早在Uber刚刚落户滕比的三月,地方新闻就报道说,在测试区域内选择UberX出行的乘客将有机会搭乘无人驾驶的Uber车。我试验了很多次,但都没有被匹配到一辆无人车。

一位Uber的发言人说,目前自动驾驶还处在初级阶段。乘客们还不能明确提出想乘坐一辆无人驾驶Uber的需求。但是,在合适的情况下,他们有可能会安排一辆无人车给乘客。除了测试真实的路况和情景,领航员还要观察乘客们对这一新技术的态度。最终虽然几乎在被我强迫之下,Uber高新技术组负责沟通的员工同意为我安排一次试乘,然鹅,那个时候我已经离开那个小镇了。就现在的情况来讲,这些无人车大概和节日庆典游行的花车差不多。

汽车被视为通往自由和幸福的工具。一辆车可以带你去任何地方(当然仅仅是理论上)。这也是为什么汽车也变成了自我表达的一种手段:以怎样的方式去一个地方完全基于个人选择,所以选择什么样子和颜色的车就代表了什么个人风格。而灰色的带着Uber标识的沃尔沃,尽管非常迷人,但却预示着这种妙处的终结。当你需要向公司预约才能使用车辆的时候,谈何自由呢?

反之,汽车将逐渐退居幕后。他们将越来越像基础设施——仍然非常重要,但如果不是坏掉了,我们很难注意到它们。没有人会在意谁开的是什么车,人们思考这个的时间大约会和考虑电梯轿厢或者地铁生产商的时间差不多。当然,如果电梯慢得像蜗牛,或者地铁永远不来,人们肯定会抱怨,但这些事情就像是上帝的行为一般,远超出普通人的能力范围之外(因此,在汽车服务商方面,也会有越来越多让人无奈又无能为力的问题)。而且,随着那种选择、驾驶和保养汽车所带来的对汽车的亲近感逐渐消失,人们也会逐渐增强对出行服务供应商车辆品味的忍耐性,不再计较汽车的外观和使用性。

这是采用自动驾驶汽车显而易见的后果,但直到我看到他们在沙漠中空载着绕着滕比转圈圈,我才深刻地意识到这一点。美国那么多城市的那么多道路都被满载着人们的汽车充斥着,如果所有这些空间都被几家科技公司垄断,将带来巨大的文化变革。不仅仅是生活中的大事,还有那些小细节也会变化,比如站在路岛上等着过马路、在路牙子上等车、或者沉醉于街头各式各样的车型和色彩中。这些细小的感受一点一滴地组成了整个日常生活的全貌。

道路从古道今一直属于人们,虽然是坐在车里的人们。如果因为某些原因,这一联系不复存在,就算所有的地方道路都会变得更安全、更干净、更高效,但是对于滕比这样的城市,所谓的城市体验,就会一去不复返了。

更多评论 收起评论

我要说

欢迎您!

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