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M斯威汽车的这几年,“龚大胆”变成了“龚更大胆”

重庆摩托党们的汽车制造梦。

广州车展在即,车企凶猛造势。今年有点啥新花样呢?

正这么想着,SWM斯威汽车来了。旗下车型SWM斯威X7、SWM斯威X3、国际米兰110周年纪念版、SWM斯威EROE概念车等悉数亮相,同时,一位来自意大利国际米兰足球俱乐部的神秘球星也将为其站台,打好一年一度的销量收官战。

或许SWM斯威汽车的名号并不广为人所知,但说起它背后的故事却是一波三折。

2016年8月31日,华晨鑫源(东方鑫源控股与华晨汽车合资公司)宣布进军国内乘用车市场,新汽车品牌被命名为“SWM斯威”。同时,品牌旗下的首款SUV车型SWM斯威X7正式推向市场。

截至目前,14个月的销售战线中,SWM斯威实现总销量5、6万台的成绩。这个靠着摩托车销售起家的民营企业,怎么就一猛子扎进“新造车势力”的浪潮中了呢?高投入、长周期的整车生产链条有没有吓退那些雄心壮志?不同背景的入局玩家能借机捞一把吗?

斯威汽车董事长龚大兴有话要说。

斯威汽车董事长龚大兴斯威汽车董事长龚大兴

为什么要造车?

比起SWM斯威汽车的默默无闻,素有“龚大胆”之称的龚大兴显然更有名气。教师出身、爱折腾的他做过销售,带领鑫源摩托车创造了连续15年销量保持全国第一的成绩;卖过商用车,在摩托车市场日益饱和、用户需求发生汽车向转移时,与华晨合作,今年华晨鑫源销量预计达到16万辆。如今又瞅准机会跳进乘用车。

判断从哪一行撤出来,再去哪一行扎进去,龚大兴有两个标准:需求端与供应端。

阶段一:天时地利的摩托车

上世纪90年代,中国摩托车工业发展迅猛,市场供给从1980年年产4.9万辆发展到1997年时的过千万辆。又仰仗重庆地势与交通状况,摩托车卖到飞起。龚大兴回忆,生意最火爆时,仅海内外销售摩托车散件,一周最高利润能达到500万元。

从2002年鑫源品牌拿到摩托车生产资质,到随后摩托车市场的急速攀升,前后五年时间,龚大兴一直在闷头发财。

阶段二:消费升级的商用车

2007年,消费升级带来的交通革命悄然催生。

龚大兴提到了徐留平,后者对长安的大刀阔斧使得重庆有了发展汽车工业的氛围。这也吸引着重庆的摩托党们转型。力帆汽车、东风小康、北汽银翔再到SWM斯威汽车,均由摩托车生产商转型而来。

这种转型看似八竿子打不着,但在龚大兴看来,摩托车和汽车之间是无缝对接的。而从汽车历史上看,本田、铃木、宝马等知名企业的前身也是摩托车。

阶段三:顺应而为的乘用车

SWM斯威X7SWM斯威X7

说回SWM,这个历史悠久的欧洲摩托车品牌,靠着突出的越野、设计基因一举俘获龚大兴的心。在他看来,企业性格是需要花上几年时间来摸索的,而SWM的品牌历史和底蕴积累是天然的基因优势。这帮助SWM斯威汽车从一开始就找到了企业命门所在:差异化的品牌调性。

乘用车市场爆发的迅疾而猛烈,2014年,SWM斯威汽车总投资45亿元、占地1704亩、年产能30万辆的汽车工厂动工,龚大兴出手了。

要如何造车?

总结SWM斯威汽车正式发布以来的14个月,龚大兴说:“没有特别糟糕,也没有特别好。”相比商用车市场的简单直接,“要不闷声发财,要不闷声死掉”,他感慨道:“在乘用车市场,活着不容易,死也不容易。”

摩托车制造商沿袭而来的做事风格、市场把握、经销商体系等等,都是大家能想到的“转型难”。而从企业内部和龚大兴本人来看,如何换一个思路、换一套打法的来生产制造、营销售卖乘用车,从思维方式上重造才是最急需解决的问题。

前德国BMW集团质量总监弗朗兹·高尔曼,现在负责SWM斯威汽车的整体质量管控。龚大兴和他探讨出一套做事维度:“质量控制学德国、产品研发学意大利、工作作风学中国、成本控制学日本、战略布局学美国。”

换做更有落地性的判断企业生存状态的标准是:

  • 1、250家一级经销商,80%属于挣钱或不亏损状态,只有20%的经销商略微亏损;

  • 2、每月核算成本,目前SWM斯威汽车品牌每月略微盈余。只要工厂和经销商不亏损,机会就有。

在产品规划上,龚大兴也有两个基本的做事态度,一是在确保产品质量到位的前提上,争取每年出一个新品;二是“优生优育”,把产品做到极致。目前,SWM斯威汽车规划了三大整车平台,包括SUV、MPV、休旅车等,要将“越野”的品牌定位印刻到每一个产品身上。

SWM斯威汽车规划SWM斯威汽车规划

未来,SWM斯威汽车还将在供应链管理、渠道服务、人才培养、品牌维护等方面继续锤炼。按照龚大兴的话来说:“做乘用车,要用长跑的心态。决策要快、行动要快。但假如结果没那么快来,提醒自己这是一次长跑就OK了。”

更多评论 收起评论

我要说

欢迎您!

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