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片】女导演穿越五大无人区:眼前的苟且,也许就是远方的诗

系列纪录片《虎啸天涯》最后一集:重生可可西里。

车云按:时光如白驹过隙,纪录片《越野越硬派》第四集本周终于上线了,这是本套纪录片的最后一集,时至今日离踏入无人区已有半年之久。克服一次困难,度过一次绝望会让人拥有成就感,那如果是一次又一次连续不断的困难和绝望呢?继续来看女导演手记。

我叫胡菁雯,一个纪录片女导演。

记得我们离开最后所在的不毛之地羌塘无人区时,看着城市的灯火在车窗玻璃上映射出的斑驳光点,当时的我实在是无法生起类似“强烈感动”或是“无限感慨”之类的情感,能有的最直接的渴求便是——我想有间浴室把自己洗干净。直到落脚于拉萨的一间宾馆里,我才涌起了一种心情那便是侥幸。想想就在几个小时前,我们还在为三车中两车故障,七人中两人病倒的局面而烦恼。那时的我们正在为是否把要把所有食物集中在一处原地等待,是否要把所有油料交给拿铁,让最后一辆好车去为大家寻找一条生路而纠结。万幸的是一家藏族牧民出现在了我们的视线,否则今晚这间不透风雪的房间便不属于我。一切似乎出自于一场偶然,它也证实了我们并没有什么超常的能力会力挽危境,我们终究就还是那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人。那这次的路虎硬派穿越,穿越的到底又是什么?

三天后我与虎啸天涯车队相约告别,拉萨的休整让我多少又恢复了一些都市人的记忆,可想想自己北京的家,这里依旧是太远的远方。在八廓街一个热气腾腾的餐馆里,我原本预计再去拍摄一些他们的“豪言壮语”为片子做个结尾。可在酒被打开之前,那群老男人显得相当落寞,他们之间也没什么过多的交谈。直到三杯入肚后,缄默才来时被渐渐打破。最终领队阿周叫我别再拍了,理由是他不想因为站立在镜头前而生起难以克制的掩饰。关机后我听到的便是他们之间相互道歉的话,每个人流露的尽是自己无限的羞愧难当。他们都说在,其实在无人区里,本可以更好的多帮助别人一下,但自己却没那么做。原本希望的一次诗与远方,最终的一路行来发现更多的却是自身的苟且……

我这次没有选择开机偷拍,为的是他们之间一次的真诚。虽然这行为在返回北京的班机上就开始觉得遗憾,但时至今日我也没有后悔。是啊,我们都在期盼着一次说走就走的畅快淋漓,我们都在渴望着一次诗与远方的豪情壮志,但一次次发现的却是眼前用“苟且”堆满的生活。他们穿越后的道歉让我想起了毛姆的《月亮与六便士》,人的一生也许就是这般抬头望向当空皓月升起无限的遐想,继而低头怀揣着六个便士平凡的生活。或许生活本就是用眼前的一个个苟且堆成的,然而心中的圆月照出了一条道路怂恿我们向前行进,直到我们发现下一个又是一次苟且。但回头望去时身处之地也许已是远方,正如他们之间的这次道歉,这本身就有诗意。

很久以后无意中看到阿周发了一个心情,上面很简单的就两句话。“一辆车要压过多少坎坷才能锻造一个品牌,一个人要面对多少不平才能体会一种情怀。”我相信他们常说的“真越野,真兄弟”是真的,我祝愿他们心中所想的可以实现,他们是永远的路虎的!硬派的!虎啸天涯!  

更多评论 收起评论

我要说

欢迎您!

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