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片】女导演穿越五大无人区:把遥远的空寂看进内心的热闹里

她说:“我更加确定我完了。”

车云按:无人区穿越是一件非常酷的事情,它通常与极端恶劣的自然环境、天地空空的壮美心境、难以预料的突发情况等等联系到一起。但倘若把这些充满雄性荷尔蒙的要素交到一个明眸亮眼的女导演手里,她会有着什么样的视角来记录这一切?

周末,让我们跟着她的镜头,与路虎硬派全系一起,把遥远的无人区看进内心的热闹里。

我叫胡菁雯,一个纪录片女导演。

2017年3月的一个早晨,我如往常一般将儿子送进学校的大门,而后穿过晨光下拥堵的北京街道,端着一杯咖啡慵懒的晃进了“光影记”我的公司。恰巧迎面而来的总制片人老乔笑颜如花,但他sayhi的眼神里却多了一种难以言喻的表情, 我有一种预感,我可能是摊上事了。 

“ 雯雯,你知道哈拉湖——罗布泊——阿尔金——可可西里——羌塘吗?大自然鬼斧神工,旖旎风光,神秘风情……”看着乔总的兴奋,我更加确定我完了。 

是的,我被要求拍摄一部关于连续穿越五大无人区的纪录片,跟随一个名叫“虎啸天涯”的越野车队,一台摄影机、一架航拍无人机、若干镜头若干卡。我问乔总你为何要如此为难一个女人?得到的答案是,这是公司慎重考虑后的决定。

《虎啸天涯》摄制组全家福《虎啸天涯》摄制组全家福

乔总的慎重取决于三点,首先他咨询了一位医生朋友,那女人说女性在高海拔地带耗氧量比男性低,出现高原反应的机率与程度也许会比男人小,因此作为一个女导演我最合适。我真想跟那女人说你哪个医院的,有种下班别走!

其次乔总确认全公司上下只有我体魄强健、性格坚毅。公司的那些男导演,坐着恨不得都喘不上气,他不能忍心让那些个死胖子去冒生命危险。虽然乔总也认为他们死不足惜,可素材带不回来算谁的?而我平日里——攀冰、滑翔翼、骑行……,总之极限生存户外经验全公司无人能及。我知道是万能的朋友圈出卖了我,我想跟老乔说,我错了,以后再也不发这样的自拍还不行嘛?

雯导朋友圈画风雯导朋友圈画风

这种僵持一直延续到乔总告诉我,这次穿越的车队是由“发现1”、“发现2”、“揽胜p38a”以及“卫士”组成。哦漏!这不就是传说中的路虎硬派全系嘛!这不就是路虎硬派系列中的那些收藏级的全部车型嘛!我觉得公司能把这样一个拍摄任务交给我,是组织上对我的信任。特别是乔总还特意的叮咛,公司会照顾好我的儿子。我真感动,有这样暖男是我的领导,这是我的荣幸,真的!于是三天后我被扔上去往西宁集结地的班机,我一点都没有感觉到一个公司为了完成一部影片可以“无耻”到这个地步……

随着车轮卷起无人区的滚滚烟尘,此前通过书本与网络构成的对于无人区的了解相继随风消散。即便是那些先行者写出的细致文字,也无法填补自己身临其境后感受到的自我浅薄。素川冰河、孤烟大漠,野驴群驰骋于星月移转,野羊群攀岩于日轮穿梭……所有的认知在路途中被解构再被重塑,莫名狂放的畅快在折磨中变成欣喜恒亘绵长。以至于今日依旧感怀于那些个昼夜极寒的晨昏,人与人之间可以无声的相互包容或在争执中相互默许,人与车之间同样可以透过艰难的喘息、真挚的相互依赖奋力前行。

这的确是我拍摄影片中非常艰难的一次,原本几分钟可以架起的摄影机位,会随着海拔起伏变得难以控制耗时。原本希图呈现恢宏艳丽湖光山色的无人机,也时常由于地下莫名的磁场变得飘忽不定。

即便如此拼尽全力,我也必须承认,这绝不是一部怎样惊世骇俗的作品。但我能确定的是,这是一段由关于人与车以及自然真实呈现的影像,它记录的是我真实遇见的故人山河,留下的是路虎硬派全系穿越史上,五大无人区第一次连续的车辙。

正如“虎啸天涯”车队中常说的一句话,“无兄弟,不越野”。

我说,“不真挚,非记录”。

更多酷炫后续,车云持续关注。

更多评论 收起评论

我要说

欢迎您!

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