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留平上任后烧了哪三把火?新红旗H7懂他想说的

他说,要做第一也是唯一的豪华汽车品牌。

“命运就算颠沛流离,命运就算曲折离奇……”游梭在莫干山的郁郁竹林间,一首《红日》在耳畔响起。这是在红旗新H7的试驾会上,山道的蜿蜒把这首歌里要讲的柳暗花明说了个清楚,一个急转弯,又是另一片满眼的绿。

在这样山青明、树也青明的地方,我们忍不住去想那个残酷的问题:红旗何时能迎来市场活力?一把手徐留平的复兴大计能否唤醒沉睡的人?

故事要从新官上任的“三把火”开始说起。

第一把火:高管调任

据了解,一汽集团从一汽大众借调23人进入红旗,甚至包括一汽大众奥迪品牌的几位主管市场的要职高管。并且广开大门,一线员工若有意愿追随,不论级别和薪资,填申请表即可。徐留平甚至提出高达500万的内部奖励,只求“将自主品牌做好”。

8月21日一汽-大众第1500万辆整车下线仪式上,调任后首次公开亮相的徐留平信心满满,多次提到“改革”、“行动”等大词汇。9月3日,徐留平再次发表公开演讲:“红旗要成为中国第一豪华汽车品牌,也是唯一的豪华汽车品牌。”

高调发声一方面是给自己打气,一方面也是给外界表表态。红旗“与市无争”多年,背后原因复杂、病入脊里,使得徐留平的每一个举动都饱受关注。“整风运动”过后的红旗走到了十字路口,这个关键节点上能否注入市场活力与技术革新是为关键。职场履历耀眼的徐留平自然被寄予厚望,业内人士也都渴望看到这位正值壮年的铁腕人物如何说、如何做。

第二把火:我为红旗献计

8月21日,一汽集团对全体员工发出动员集结号,要求大家就“复兴红旗”这一命题讲出观点、献言献策。这是徐留平到任后做的一件大事。

了解基层员工看到的问题、提出的想法,全体规模的摸排群众心声。9月9号的献计总结会上,徐留平更是近一步的强调,集团要主力运营红旗。

徐留平难道不清楚红旗哪儿病了?为什么要大费周章的做这样一场形式大过内容的研讨会?一个猜测是,红旗上下内部对“调任”、“资金投入”颇感无力,走马上任的高管对他们来说,已激不起什么水花,即便是战绩辉煌的徐留平。

相比暴露问题,徐留平更想传递一个讯息:整改即将开始,大家请做好准备。谏言献计颇有些官僚做派的意味,但这对央企属性的一汽来说,称得上是变革前夜的预告了。

第三把火:产品推新

说回到9月10号车云菌试驾的这辆红旗新H7,有几个印象深刻的地方:

1、新红旗H7是基于红旗C级轿车打造而来,是红旗品牌复兴的首款战略车型。

2、“祥云”形尾灯寓意特殊,采用了LED光幕技术。美中不足的是,祥云尾灯的灯光排列设计使得其亮起时,并非全部点亮,而是总会有一个光线死角,造成视觉效果上的遗漏。

3、装载前方碰撞预警系统(FCW)、盲点信息警示系统( BSD)、后方盲区警示系统(CTA)等安全驾驶辅助系统。

不光是新红旗H7,上海车展发布的红旗H5也有望于年底投放市场。此前也曾有媒体曝出红旗规划中的中大型SUV的谍照,据称售价百万。而按照规划,红旗将在未来3年内推出多款产品,覆盖多个细分领域。

车云小结:

如果说红旗的存在是一个精神福祉,那么徐留平的到来则是让这个符号具像化。姑且不论南水北调是否能够缓解一个品牌的干涸,单就领导人的职场生命力来说,央企做出这样的安排是信任并期待徐留平的能力的。

而作为这场改革的产品序幕,我们从新红旗H7身上看到了变化。

更多评论 收起评论

我要说

欢迎您!

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