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知远式自我表达,魏建军用“WEY”说了个够

执拗、追问、不服是他们的宿命。

最近,中年危机出现的特别多。先是摇滚老炮手拿保温杯泡枸杞,再是忧伤鼻祖许知远与文娱大亨马东的尬聊硬怼,我们观看了一波集中上演的失态,并群体嘲笑着他们的不合时宜。

这种没落的过程,说起来都是同一个描述:不酷了。

生于1976年的许知远一直没有回应各路声音,不论是对他的知识结构的不理解,还是对节目形式的场景呈现,甚至上升到油腻人格的人身攻击。只是借由单向空间旗下产品(微在Wezeit)进一步自嘲了一把。

他想让世人了解的程度——“愤怒知识分子的精英式没落”——达到了极致。没落有物质上的穷,也有精神上的困。许知远显然属于后者,他从精神文化层面不再主导、影响年轻人,也远离着最广泛人群的意见表达。但由这一人格特质带来的商业关注、冲突看点、热度利益等等,他尽收囊下。笑嘻嘻的我们还在指摘中年人的无故忧伤,许知远们却早已借此赢得了更可观的商业空间。

生于1964年的魏建军,也选择了舍身取义。他亲手缔造了“WEY”,试图把自己抛进同样的舆论漩涡,期待着搅起一个又一个销量神话。

回顾此前的魏建军,他对腐败的零容忍、对制造工艺的严标准、对SUV市场的极细分强攻,都让长城汽车短时间内造出车市神话,一时间,哈弗H6销量不断刷新人们对其单一产品策略的理解无能,也不断堆高着国内SUV车型的市场热度。

而搜索“长城汽车”,你会看到很多关于集权制度的坊间传闻,知乎匿名回答吐槽的各种不满也无外乎管理层面的非人性。

或许是H8、H9的失利总结,让魏建军意识到了哈弗品牌的限制;或许是阻击合资品牌的心气劲儿,让长城汽车需要一个新品牌来抢争市场,2016年11月长城发布了高端豪华SUV品牌“WEY”。

有人评价这是“一条道走到黑”,只一门心思的狂挖SUV,早已抛弃的轿车市场暂且不提,在新能源、共享汽车如火如荼的今天,依旧选择眼盲式忽略。

有人忧心SUV热度的好景不长,尤其是伴随着消费文化的升级更新,一车横行并不见得通吃,有梯度、有个性、有智联的厂商策略更胜一筹。一个小侧面,旅行车的尖尖角已经开始显露。

更有人担心双积分政策之下,这双强行调配的大手将会给产品策略单一的长城汽车带去影响。寄希望于入股一个河北御捷来给自己加分,是不是足以缓解产品线重构的压力?

据说,WEY筹备了四年之久。按这个时间倒推,2012年的魏建军48岁,差一点儿就知了天命。倘若真如大家所言“成也SUV,败也SUV”,魏建军该怎么办?

他本人倒是没有怀疑过自己的,就像一直愤怒的许知远,执拗、追问、不服是他们的宿命,不论是否中年,他们没有停止过改变世界,哪怕只影响了一个人、一分钟。

用这个思路去观察长城汽车和魏建军,我们会相对轻松一些。不论是饱受争议的产品布局,还是对政策环境的置若罔闻,甚至是删删删的白色公关,魏建军本人或许能够容忍异见,他只是吝啬于注意,用忽略鄙夷了我们一把。

也可能有过怀疑,在夜深人静、在一杯酒后。但在知天命之际选择抛头露面的魏建军,早已学会屏蔽争议,也早已不向任何人解释全部。

正如专注于自我表达的许知远,他说:我不喜欢房间里有别人。

更多评论 收起评论

我要说

欢迎您!

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