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柔大雨“冲毁”WRC中国分站赛,天灾当真如此严重?

8月16日,FIA官方网站发布一则新闻,称FIA和WRC官方收到了一份取消WRC中国分站赛的正式申请……

这可能是笔者有史以来,写过最心塞的稿子。

7月底,笔者满怀希望地,花了整整一下午时间,认真在WRC中国分站赛官网填写表格,只为申请一个官方的摄影师身份,只可惜临到比赛前,马上就到嘴的鸭子却飞了:

WRC中国站的摄影记者注册页面WRC中国站的摄影记者注册页面

“8月16日,FIA官方网站发布一则新闻,称FIA和WRC的发起人收到了一份取消WRC中国分站赛的正式申请(该分站赛原计划于9月8日至11日在怀柔举行),在经过评估之后,这份申请随即被批准且WRC中国分站赛也被从WRC2016年赛历中删除。”

握草!这是肿么回事儿?握草!这是肿么回事儿?

“我等了你17年,等来的却是这个结果”——笔者此时内心无数匹嚎啕大哭的草泥马在日落黄昏前奔腾而过——这是一幅多么壮丽的景象!

而此次分站赛被取消的原因也很简单:

“由于七月份连续的几场大雨,怀柔赛段的几处道路损毁严重,预计在赛前来不及修复达到比赛要求。”

图注:被大雨冲损的怀柔赛道(相关图片来自网络,感谢相关资深记者及赶到现场的信息提供者)图注:被大雨冲损的怀柔赛道(相关图片来自网络,感谢相关资深记者及赶到现场的信息提供者)

好事多磨……是的,笔者此时只能用“好事多磨”来安慰自己失望的情绪。但是,难道几场大雨就能“冲毁”一个以克服艰难险阻而著称的世界顶级比赛?

谁说WRC就是为柏油路设计的?谁说WRC就是为柏油路设计的?

笔者认为不会:因为一来怀柔不是从未见过暴雨,二来更不是没有修复水毁路段的经验,眼下WRC因为水毁路段无法修复而取消,只能是多方妥协后的结果。

在此,笔者不得不为WRC相隔17年重返中国之路的功亏一篑而扼腕。但是,相比接下来我说的那些个人经历,这个结果对今年的WRC中国分站赛来说或许是最好的结局,这一切只因为:

“我们还尚未做好准备,来迎接WRC的回归”

作为一个运动摄影师,笔者曾有幸穿上过“黄马甲”,以官方摄影师身份拍摄了“2010年上海DTM德国房车大师赛”和“2010勒芒洲际大奖赛珠海6小时赛”,在追过多年WRC并拍完这两届赛事后,收获的一些经历给我感触颇深。

1、汽车赛事缺乏高层的专业支持

当年上海DTM德国房车大师赛在排位赛时,来自奥迪DTM车队的车手蒂姆-谢德开进环绕上海科技馆的大弯道后,因外侧车轮压上了分隔车道的双黄线,导致车辆失控,并继而旋转撞上赛道隔离墙使赛车近乎半毁。这个事故让上海方面不得不连夜铲除了赛道上所有的油漆线,才保证第二天的正赛得以正常进行。

当年事故瞬间当年事故瞬间

时间回溯到2004年的上海街道表演赛(事实上这是2010年上海DTM大师赛的前身,只是比赛成绩不计入车手或者车队总成绩)。在比赛开始后不久,奔驰AMG-Mercedes CLK车队的Maylander因为撞到一个松动的井盖导致事故,赛车全毁,所幸车手无碍。大赛工作人员立刻对沿途所有的井盖进行了紧急处理才使延误了四个小时的比赛继续进行。

把现场的事故还原一下:

当Maylander以接近150kM时速驶过赛道时,他非常不走运地驶过了一个因前辆赛车底盘低压,而被“吸”翘起来的井盖;当自己赛车驶过的一瞬间,因为自己赛车底盘的低压,整个井盖都被“吸”了起来,继而顶到赛车底盘导致赛车几乎被撬翻(下图)。

注意赛车前的那个若隐若现的小黑点注意赛车前的那个若隐若现的小黑点

赛车被翘起井盖顶飞的一瞬间赛车被翘起井盖顶飞的一瞬间

赛车报废,“肇事井盖”见机打算开溜赛车报废,“肇事井盖”见机打算开溜

拦住那井盖,别让他跑喽!拦住那井盖,别让他跑喽!

曾经有消息称:比赛开始前,赛事组织方建议上海方面把赛道沿线井盖都焊接加固,防止发生类似危险,可这个建议并没有得到重视,直到事故的发生。但是,这里又不能责难相关方面——因为满大街的“井盖”归属不同,如市政、供电、排污、消防、供水等部门都管理着自己的井盖,而且井盖型号还不一样,所以想一刀切的解决井盖问题无异于痴人说梦。

因此,在中国开拓市场的汽车赛事一直面临一个棘手的问题:获得高层的专业支持,难!

2、民间汽车文化的缺失

当笔者穿上黄马甲,作为2010勒芒洲际大奖赛珠海6小时赛官方摄影师进入赛道的时候,沿赛道纵观那些观众席,其上座率还不到一半;如果用长焦镜头拉近些,你会发现这些观众都不是为了看比赛而过来的车迷,很多都是被“任务”拉过来的闲人。

珠海勒芒6小时耐力赛临近尾声,奥迪R15 TDI Plus赛车正在超越一辆阿斯顿马丁赛车珠海勒芒6小时耐力赛临近尾声,奥迪R15 TDI Plus赛车正在超越一辆阿斯顿马丁赛车

当太阳西斜,阳光逐渐像涨潮一般从看台最低点逐渐“涨”到最高点的时候,这些观众也随着看台的阴影而缓慢移动,逐渐向看台高处的阴影区移动躲避阳光的直射,逐渐远离赛道,远离那些世界一流的赛车和车手——这在我看来,近乎是悲伤的一刻。

法国勒芒24小时耐力赛现场,相比于赛事来说,这里在比赛时更像是一个巨大的游乐场,不但有赛车,还有飞行表演队来助阵,这已然成为勒芒镇的一个传统。法国勒芒24小时耐力赛现场,相比于赛事来说,这里在比赛时更像是一个巨大的游乐场,不但有赛车,还有飞行表演队来助阵,这已然成为勒芒镇的一个传统。

但同样的勒芒24小时耐力赛在法国的发源地是个什么样子呢?一众的汽车、摩托车、房车俱乐部成员,甚至是举家过来看勒芒比赛的爱好者们,从各个地方汇聚到那个传奇的赛道周边,融入到赛道周围的文化节、音乐节、老爷车或户外嘉年华等各种吃喝玩乐的盛会里,消费因赛事带来的汽车文化。事实上,看比赛对他们来说只是一个到现场的必备理由,享受因赛事周边活动带来的快乐才是他们的目的,因此勒芒成为了连接他们和快乐的一个纽带。

私以为,对目前的中国市场来说,“欣赏汽车赛事,消费汽车文化”这个说法还忒早了些。但是,作为全球最具潜力的汽车市场的参与者,我们又不能妄自菲薄。毕竟万事开头难,有的事情还是要提前布局的,就像某人说的:

“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期待来年WRC中国分站赛圆满回归,期待WRC回归之路少些坎坷!

更多评论 收起评论

我要说

热门标签

更多标签

欢迎您!

退出